第二百零三章:灵珠碎阵破

天麻虫草花Ctrl+D 收藏本站

    木城主和徐城主两人做好这一切后。

    他们两人盘膝而坐后,徐城主道“你先还是我先”。

    “暂且你先吧!”。木城主没有丝毫的犹豫道。

    “那好,开始吧!”。

    随着木城主双手奇异的灵诀一掐而起后。

    灵诀水泻而出,一道道奇异的灵诀,随着木城主一掐而起,一道道的灵光,没入跟前的那块玉板之中后。

    那块玉板猛然的灵光一颤下后,玉板之中涌现出一道道青白相间的花纹,并且还悬浮一枚枚银色蝌蚪文状的符箓。

    石板灵光一颤后,沿着他们两人坐着的石柱上,阵纹一一的如波纹般点亮而起。

    紧接着池中池中一阵翻滚而出。

    先是沿着阵纹,一股股精纯的灵气注入坐在池中身前的七人人体内狂涌而去。

    在他们体内游走一遍之后,这一股股的灵气顺带这他们体内的灵气以及丝丝缕缕的生机,往身后的阵纹一路往徐城主所在的那根巨柱上涌去。

    身后的八根巨柱同样是如此景象。

    只是,他们见自身的生机随着灵气,慢慢慢的流逝后,一个个面色纷纷大变了起来。

    生机,乃是朝气蓬勃、精血、气血的来源,一旦生机耗尽,那便是寿尽。

    徐城主在修炼,木城主控制阵法。

    运转阵法过滤精纯的灵气,从众人体内吸纳而出的生机,缓缓的控制阵法之后,往自己两人所坐着的巨柱涌来后。

    再经过七枚灵珠一一的滤过,缓缓的注入徐城主体内。

    只是一股股精纯的灵气之中,带着一丝丝白色的雾气。

    随着灵气和那丝丝白色的雾气注入后。

    徐城主身上的气息一涨一涨,并且容色也缓缓似是年轻了两三岁一般。

    只是,还未二十几息的时间。

    正在控阵的木城主眼中暴怒道“竖子尔敢”。

    阵法之内。

    只见宣傲杉祭出自己的剑心。

    往虚空一晃下,一分为三,直接往木城主两人所在的巨柱上一斩而去。

    木城主连连的掐诀,打出一道道的法诀没入那块石板之上后。

    ‘嗡’的一声。

    木城主所在的那根巨柱,一道七彩流光护住。

    只是,一化为三的飞剑。

    另外两道一个回转下,直接斩在宣傲杉和水城主属下的两根巨柱之上。

    ‘咔嚓’的一声响起。

    巨柱之上随后蔓延着蜘蛛网,片刻的功夫后,那巨柱便破碎轰然倒塌了下来。

    地面震动了几下。

    “动手”。玄清见宣傲杉动手后,大喝一声。

    水城主、丑娘子、连君等人似是早就准备配合里面攻击的宣傲杉一般。

    一个个的施展手段,狂攻那阵幕。

    那青色濛濛的阵幕只是灵光狂闪几下后,稳当当的便接下了众人的攻击。

    “怎么可能?阵法已经劈开了两处,这阵法怎么还能够接下我们的攻击”。月生有些傻眼道。

    “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你自己控制阵法,护住阵纹”。木城主见宣傲杉破开阵法一角,整个阵法运转已经受到了影响后,木城主心中的震怒可想而知。

    木城主单口一吐下,灵火一飞而出,滴溜溜的一转后,便朝宣傲杉一扑而去。

    而他自己大喝一声,身体噼里啪啦如爆竹响声响起,身形瞬间暴涨倍许,浑身星光狂亮而起。

    双拳一晃下后,一拳拳的带着破空的声音,虚空都荡起了点点涟漪的往宣傲杉而去。

    宣傲杉见此后,面色狂变了数下。

    手上的剑诀一掐而起后。

    飞剑‘咻’的一声。

    绕着宣傲杉快速飞舞,形成一道红色的剑罩。

    拳头一击击的轰击在剑罩上后。

    那红色的剑罩灵光一暗,在剑罩里头的宣傲杉身形一震,一股巨力涌来后,身形‘蹬蹬’的后退数步,接着面色一白。

    “不好,宣傲杉顶不住木城主的攻击”。在阵幕外的玄清,见到这情况后,面色大变道。

    “看来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水城主叹了一口气道。

    接着水城主奇异的灵诀一掐后。

    悬浮在徐城主头顶上那枚水灵珠猛然蓝色濛濛灵光一放之后。

    紧接着那水灵珠从中一点蓝光一闪后,便如同蜘蛛网一般,碎成无数块从徐城主头顶上掉落而下。

    随着那蓝灵珠掉落而下后,地面猛然的一震,似是有什么东西要破阵而出一般。

    玄清等人面前的阵幕灵光一闪后,暗淡下来不少。

    “水城主你怎么敢如此,万一放出了饕餮,我们都会死的”。木城主察觉到异样后,转首暴怒的朝水城主怒道。

    “木城主也知道会死,等你们冲关成功后,我们又如何,既然如此,那大家一块死就是了”。水城主话毕之后。

    手指灵光一闪,虚空一点,往玄清而去。

    玄清脑海之中,传来一阵信息。

    信息只有了的十数字。

    是破开这阵法的法诀。

    玄清双手奇异的法诀一掐而起后。

    原本认自己为主的那枚白灵珠猛然白濛濛的灵光狂闪几下后,白灵珠从中一点白光一闪后,便如同蜘蛛网一般,随着水灵珠后尘,碎成无数块从徐城主头顶上掉落而下。

    那封神控灵阵随着几处阵眼接二连三的破坏,地面震动之力已经越来越大了。

    那阵幕灵光已经越来越暗淡了下来。

    “我们从这两处攻进去”。水城主指着原先自己和玄清所坐着那两块符箓道。

    玄清把玄天藤葫之中所有的蝰藤都祭了出来。

    数百株的蝰藤挥舞着藤树枝往前一绞之下。

    那蓝色的阵幕灵光狂闪,似是不支一般。

    水城主等人的攻击紧接着而至。

    那阵幕随着‘噗’的一声后。

    随后,慢慢的碎开。

    “杀”。丑娘子一跃之下,一扑之下,便是往徐城主厮杀而去。

    徐城主原先一边控阵之下,吸纳灵气之下冲关。

    此时阵法被破后,内府受到震荡,已经身受不轻的伤势。

    见丑娘子、连君、月生等人往自己杀来后,弃了巨柱,扑身往他们厮杀而去。

    至于玄清和水城主两人则是往木城主围攻而去。

    大战一起,瞬间迸发。

    整座大殿之中,似是有阵法自动的运转,连连的闪烁灵光不已,似是护住整座大殿内的阵纹。

    这场厮杀杀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激烈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