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封将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一早,落日城内的将士们都已集结完毕,仰首挺胸的站列好队伍。

    军帐内,小宝听闻外面的响动,睁开双眼,看向帐门,又转头望向严瑾。

    严瑾也醒了,两人四目相对,小宝裂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面露笑容对着严瑾询问道,“没事吧?”

    严瑾笑着摇了摇头,两人挣扎的想起身,哎呦!两人都忘了自己的伤势,不由停住,齐声痛呼。

    军帐外的人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快速冲入军帐内,莫德蒋连忙开口制止道,“少主,严少爷,可不能起身,您二人的伤势还未痊愈呢!”

    莫家兄弟二人上前,一人搀扶一个,使严瑾与小宝坐好身躯。

    “外面这么吵闹,是为何事?”待坐好,小宝开口朝身旁的莫德蒋询问道。

    莫德蒋见小宝坐好,才缓缓开口回道,“听闻今日姬将军要奖赏守城有功的将士,所以士兵都已集合完毕,等候姬将军上台册封呢!”

    “哦?”小宝听罢,心中有些想去看看因守城而剩余不多的将士,不由开口道,“扶我起身,我们也去瞧瞧。”

    “可是……”莫德蒋欲言又止的,想拒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小宝见状,嘴角微微上扬,开口道,“怎么,怕我伤势加重?我可没那么脆弱,再说总躺着也不好,没有那么娇气。”

    莫德索扶着严瑾起身,对莫德蒋劝道,“大哥,少主说的也不无道理,就是出去看看,也活动活动,伤势会好得快些。”

    “好吧。”见众人如此说道,莫德蒋也无法反驳,搀扶着小宝下床。

    莫家兄弟二人,一人搀扶着一人,朝帐门外走去。

    至大操场,远远就见士兵们都已列队完毕,目视前方,十分工整。

    小宝等人,站在队伍后方的右侧面,停留了下来,一士兵慌忙的快速朝队伍中跑去,见小宝众人,正要行礼示意,却被小宝摆手制止了。

    小宝认得此人,正是守城存活下来的战士,开口催促道,“快去吧,今日的舞台是你们等人的努力所得来的。”

    士兵恭敬的站直身躯,抬脚踏步,脚落地双腿并拢,朝小宝等人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去。

    半响,姬如霜终于在将士们的目光注视下,缓缓踏上高台,银白色的盔甲十分耀眼,红色的披风随风飘扬,姬如霜双手叉腰,一人站在高台之上,扫视着下方的将领。

    “今日之后,你们就是我的兵,想必你们也听闻过我的威名了吧?”姬如霜伸出洁白的玉手,在空中,一把长枪从中心的大军帐飞出,落在姬如霜的手掌中。

    姬如霜看似轻轻甩动长枪,随即持枪而立,一旁的空地传来响声,众将士抬头望去,只见平整的地面突然出现一道深深的壕沟,令众人大惊。

    “这就是后果,望你们严加注意。行了,落日城原苏将军旗下剩余的将士,踏前一步!”姬如霜话语刚落,下方踏出一百五十余人,至队伍最前方。

    姬如霜扫视着众人,拍着手掌夸奖道,“很好,你们很不错,面对比己方还多的敌人,并无惧意,誓死守城,理当有赏,众人连升三级,望你们能继承死去将士的遗志,保家卫国!”

    姬如霜话语刚落,一百五十余名士兵连同在场的众将士齐声高呼,“保家卫国,誓死不屈!”

    待众将士喊罢,女兵端着金条,至百余名将士前方,分之。

    一百五十余名将士躬身,手捧着金条,举止头顶。

    见下方一百五十余将领已领毕,姬如霜再次开口,“现苏将军战死,其职位空缺……”

    姬如霜刚开口,下方队伍中的刘将领赶紧整理好衣裳,面露笑意。

    “现就由……”姬如霜说至此,稍有些停顿,令众人竖耳倾听,刘副将也破不急待,抬起脚步正欲踏出。

    “黄识君担任!”姬将军话语刚落,刘副将脚还抬在空中,满脸错愕。

    队伍中的骑兵校尉,李龙也瞪大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

    队伍最后方正欲离去的小宝等人,突听到自己的名字,小宝与众人齐转过头,只见高台之上的姬如霜双目正盯着自己。

    在场的将士们都转过头,看着小宝等人。

    女兵捧着白银盔甲朝小宝走去,递于身前,躬身而立。

    小宝看着近在眼前的白银色盔甲,心中不禁有些激动,也有些惶恐,若是接下,那可不仅仅是盔甲,更是穿在身躯上的责任啊!

    场中的刘副将见小宝迟迟未伸手去接,不心中不禁升起希望,在心中不断呐喊道,快拒绝,快拒绝!

    小宝颤颤巍巍伸出手臂,刘副将不禁停止了呼吸,抓住了!

    小宝接过盔甲,拱手对高台上的姬如霜保证道,“末将定不负将军的信任!”

    姬如霜欣慰的点了点头,轻咳一声,众人听闻,快速转过头,朝高台上望去,姬如霜见众人回头,才开口道,“行了,黄将军还有伤在身,就不必上来,今日就至此,各自散去吧!”

    姬如霜说罢,率先踏步走下高台离去,众将士中的校尉才反应过来,刚见新上任的黄将军身旁有许多下属,若不快些去讨好,恐得被人顶替之。

    众校尉转头,却发现已不见黄将军众人,心中更为着急。

    场中的将士们解散,使得场内坡有些凌乱,来来往往的士兵们,而场中心,一双阴狠的眼神真望着小宝等人离去的方向。

    小宝等人一同踏入军帐中,莫家兄弟二人扶着严瑾与小宝躺下,小宝还处于兴奋中。

    “莫德蒋,莫德索这两日将已往守城的将士提拔之,切记,操练不可停歇,还有任何人来找我不许进去,就已我身躯不适拒之。”小宝冷静下来,连忙开口朝二人吩咐道。

    “是。”二人领命罢,退出帐外,只留莫德索守在帐门,莫德蒋前去执行小宝所吩咐的事。

    一条大道上,一男一女快马加鞭的飞驰,身后方卷起滚滚尘土。

    “媳妇,你说前方主城被围住,姬将军不得立刻动身前方支援,可以我们的兵力,恐怕还不够给敌方塞牙缝的呢,若姬将军生此想法,你一定要劝阻啊!还有,你累不累,我水壶中还有些水,要不?”唐山骑马与夏巧并列,面露笑容,讨好道。

    夏巧白了唐山一眼,一路上,自己再三交代,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此人就是不改,就犹如死猪不怕开水烫那般。

    面对唐山如同炮弹般,突突突不断的话语,夏巧再次警告道,“唐山,我再次警告你,不许乱叫,还有,将军的决断,不是我等说阻止便可阻止的!”

    “我可没有乱叫,这可是你答应我的,虽说未过门,但你也是我媳妇。”唐山厚着脸皮回道。

    “你……”夏巧气急,可却又无法反驳,不由加快速度,试图将唐山甩在身后。

    可唐山呢,依旧与之并列,两匹马,两个人,在大道上飞驰,身旁的唐山话语不断,令夏巧感觉自己就想被一群苍蝇围住那般,可又无可奈何。

    落日城内,小宝的帐内,一女士兵拱手请道,“黄将军,姬将军有请!”

    “哦?”小宝虽然疑惑,可还是快速答道,“行,待我更衣罢,就立刻前去。”

    女士兵见黄将军回罢,快步踏出帐外,离去。

    小宝挣扎着起身,脱下衣衫,身上散发出一股男子汉的气味,小宝抬起手臂,凑至鼻前,闻了闻,满脸嫌弃,眉头紧皱。

    小宝身躯有伤,平日也只是更换衣物,大战之后,都未曾沐浴,才会如此难闻。

    小宝穿好衣裳,看着一旁睡去的严瑾,艰难的走上前,将被褥替严瑾盖好,才转身走出帐外。

    小宝刚走出帐外,帐中原本闭着眼睛的严瑾猛得睁开双眼,面露微笑,再次入睡。

    莫德索见小宝走出,快步上前,欲搀扶他,可却被小宝摆手制止道,“不必了,还是可以走路的,我是去见姬将军,让我自己前去即可。”

    见少主如此说道,莫德索也只得答应,毕竟姬将军只派人来请小宝前往,若是贸然再带下属前去,不知此女将的脾气,小宝可不想让之抓住马脚。

    小宝缓缓朝女军营走去,每走一步,身躯上传来的疼痛感,不断刺激着小宝的神经。

    小宝咬着牙,若是让人搀扶前去,且不是笑话。

    至女军营前,看着守在营外的女兵,小宝颇有些为难,还是硬着头皮踏步而去。

    营门的女守卫并未阻止,任由小宝踏入,连询问都未有。

    小宝踏入营门,耳朵微微抖动,武师境界的感官是很强大的,营门口女守卫们的议论声,虽说话音极小,还是清楚的传入小宝的耳中。

    “看呐,那个白银铠甲的将军,不就是刚升上的黄将军?”

    “对啊,对啊,没想到如此帅气,据说守城面对众多的敌军,并未胆怯,而且还用阵法大败敌方呢!”

    “长得帅,有勇又有谋,此乃夫婿的最佳人选啊!”

    听着身后的议论声,小宝面色微红,快步走去,也顾不得身躯上的疼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