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入夜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飞龙驹飞过高山掠过河流,终于抵达葛啰王朝的边境,木子城。

    当飞龙驹换换落地,停留在城门口时,木子城的高墙之上,长发及腰,穿着盔甲,正威风凛凛得站立在高墙之上饿葛啰女将。

    看着别在腰上的珠子散发光芒,令女将心中一喜,快步朝城门口的方向赶去。

    木子城门口,众守卫见塔娜将军下来,纷纷站直身躯。

    木子城外正大排长龙,接受士兵的搜查方可进城,长队中,一男子远远见城门口有位女将军走出,神色略显慌张,忍不住退后一步。

    白衣男子刚退,就踩到身后人饿脚,男子转过头去。

    只见一壮汉,正怒目而视,吼道,“你瞎啊!”

    突如其来的喊声,令众人转头,齐齐看来,人群顿时骚乱,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前方的塔娜皱着眉头,朝人群中看去,远远就见一张熟悉的面容,急忙喊道,“公主!”

    众人闻言,不由自主的跪伏在地,只剩白衣男子在人群中站着,颇为显眼。

    白衣男子大惊,正欲逃去,一只玉手就已搭在白衣男子的肩膀上,身后传来话语声,“公主,玩够没?可汗可是很担心您啊!”

    蹲伏在地的壮硕男子,双手不停颤抖,惶恐道,“小人该死,请公主大人恕罪!”

    塔娜抽出长剑,斩向在地上的不停颤抖身躯的壮硕男子。

    “住手!”塔娜闻言,长剑停在壮硕男子的脖子旁。

    壮硕男子反应过来,吞了口唾沫,看着脖子旁的长剑,吓得全身直冒冷汗。

    灵儿公主弯下腰,朝地上的壮硕男子柔声询问道,“没事吧,脚还痛不?”

    壮硕男子闻言,抬起头颅,又马上低下,急忙道,“小人,没事,多谢公主的关心。”

    “走吧!”灵儿公主转身,没好气的对身旁的塔娜说道。

    “哼,这次公主不于你计较,就饶了你这条狗命。”塔娜冷哼一声,与公主一同朝木子城内走去。

    待二人离去,众人才敢起身,只有那壮硕男子,依旧蹲伏在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神色中,有欣喜,有庆幸,有后悔。

    木子城里,城中的军营之中,军帐内。

    灵儿公主坐在位子上,瞪着塔娜,气呼呼的埋怨道,“我都如此伪装了,你怎么还能一眼认出我?”

    “公主,你我二人自幼一同玩耍长大,要想我认不出你,恐有些难度啊。”塔娜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道。

    “即便认出我了,为何不能放我离去,你还当我是朋友不?”灵儿公主幽怨的看着塔娜。

    塔娜转移目光,不与灵儿公主对视,解释道,“中原现正兵荒马乱的,公主此次前去,定不安全,我正当公主是朋友,才不能让公主你置身危险之中。”

    “那你先别将找我的事告诉大汗,先带我去中原游历一番。”灵儿公主眼珠子一转,欣喜道。

    可接下来,塔娜的话语落下,犹如一盆冷水般,瞬间熄灭了公主的喜悦。

    “那可不行,必须先征得可汗的同意,否则免谈,行了,我先去给可汗传去消息。”塔娜起身,离开座位,快去朝帐外走去,丝毫不去理会身后的叫喊声。

    “臭塔娜,死塔娜,哼!”灵儿公主见塔娜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对着空气挥可拳,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落日城内,军营之中,军帐里。

    小宝睁开双眼,猛得起身,突感胸口一阵疼痛,不由惊呼出声。

    门外快速涌入两人,一人走至床边,扶好小宝,一人走向一旁,端着水朝小宝走去。

    “谢谢!”小宝接过水杯,将杯内的水一饮而尽,才觉得好了些。

    “我昏迷了多久?”小宝对莫家兄弟二人询问道。

    莫德蒋回道,“少主,已经一天一夜了。”

    “现在何方?”莫德蒋刚说罢,小宝再次询问道。

    “少主,我们依旧在落日城内,援军即使赶到,城守住了!”莫德索开口解释道。

    “对了,救我之人,是?”小宝脑中浮现一背影,长发飘飘,不由脱口问道。

    待莫家兄弟二人为小宝解释罢,小宝才知道救他之人,竟是西域的元帅之家,姬家的小女,小宝也略有耳闻,传闻姬家是守卫西域的世家,世代帅印相传,镇守西域保一方平安。

    小宝抬起头,看着莫家兄弟二人黑黑的眼眶,开口吩咐道,“行了,你们先下去睡吧,守了很久了吧?”

    “少主,我二人并不困,若无事我们就在外头侯着?”莫德蒋拱手道,看样子并不想去休息,莫德索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行了,叫士兵把守即可,你们现在立刻去休息,这是命令,难不成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小宝严肃命令道。

    “这……”莫德蒋还欲开口,好在莫德索即使拉住,莫德索见少主的面容越发阴沉,知道若不听他的,定会生气,而此时少主的伤势才刚好些,若怒急加重伤势,定得不偿失。

    莫德索想罢,踏步上前,拱手道,“好的,少主,我二人即刻前去休息。”

    小宝听到莫德索的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

    莫德索见状,拉着莫德蒋快速离去,退出帐外。

    吩咐好士兵,小心把守,不可出任何差错后,拉着满脸疑惑的莫德蒋往另一个军帐走去。

    走至一半,莫德蒋甩开莫德索的手,开口问道,“弟弟,为何不留下保护少主,现在少主伤势那么重,若敌人突然来袭,那可……”

    莫德索白了哥哥莫德蒋一眼,解释道,“哥哥,你觉得以我两现在的状态,若敌人来袭,我两就能安全的保护好少主?”

    莫德蒋挠了挠,满脸尽是尴尬之色,是啊,现在两人精气神都十分不好,即使有敌人来袭,若是同等境界,指不定还撑不了几个回合,况且,自己身上还有伤,更加不用说了。

    莫德索见哥哥没有反驳,再次开口道,“而且,少主吩咐我两去休息,若是不听他话,若是生起气来,使得伤势加重,得不偿失啊!”

    莫德蒋听罢,率先朝军帐内走去,只有休息好才能保护好少主!莫德蒋心中想到,莫德索见走在前方的哥哥,面露笑意,快步跟上。

    而在落日城的军营之中,另一个军帐内,刘副将坐在椅子上,满脸开怀大笑,想着明天的册封典礼,就十分开心,现在男兵这边,还未有将军,肯定是提升自己,作为一军的骨干啊,论资历,论职位,自己是最接近的。

    “刘副将,李龙求见!”军帐外的守卫禀报道。

    坐在椅子上的刘副将虽然面露疑惑,不知这么晚了,这李龙还来打扰,所为何意?即使这样想,还是朝外面的守卫吩咐道,“让他进来!”

    李龙踏入军帐内,拱手恭声道,“李龙如此之晚,还前来打扰,还望刘将军切莫怪罪。”

    一声刘将军传入刘副将的耳中,令之不由心喜,面带笑容开口请道,“李校尉无需多礼,快快入座。”

    李校尉,既是刘副将所带来的援军之中的骑兵校尉,将军之下,便有副将,之后便是校尉,原先小宝的队伍,装备并未齐全,十分散漫,所以无统一称呼。

    将军之上乃封号将军,封号将军之上便是大元帅了,将军座下的校尉分神箭校尉,步兵校尉,骑兵校尉,盾兵校尉等等。

    现在的姬如霜,就是封号将军,名号为, 凤舞将军!

    “无妨,无妨,我也正好为入睡,不知李校尉前来,是为何事?”刘副将开口询问道。

    李校尉站起身,凑上前,面露笑意,讨好道,“刘将军,那我便不再瞒您,你知道我在校尉这职位已有许久,明日刘将军升职之日,能否提携末将,为将军的副将,辅佐您左右。”

    刘副将听罢,不由笑道,“哈哈哈,我当是何事,原来如此,好说好说。”

    两人在帐内,是不是传出笑声,很是惬意。

    葛啰王朝中,国都内,皇宫里,可汗坐在书殿内,看着传来的信封,不禁眉头紧皱,颇有些为难。

    塔娜在信中交代,公主不肯回宫,心中依旧念着那中原之地,现在询问可汗的意思。

    若是不让公主前去,恐怕回来之后,定不会善罢甘休,即使自己找人看管她,也怕她做出什么有损身躯之事,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啊。

    可现在前方正在开战,新的消息传来,已围住敌方,虽说安全,也怕有些意外啊。

    罢了罢了,就让她去玩玩吧,想罢,可汗轻叹了口气,拿起笔,写好一封信,盖上国章,将自己的随身令牌一同放入信封内。

    “来人啊。”可汗朝门外喊道。

    太监推开门,躬身行礼,快步走至可汗身旁,弯着腰,头微微抬起等候可汗的吩咐。

    “去将此信件,快速送于木子城的塔娜将军手中。”可汗开口吩咐道,将信件递给太监。

    太监双手接过,领命后,捧着信快步退去。

    待太监离去,可汗双手合十,喃喃道,“娜仁,希望你在天之灵,保佑灵儿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