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王气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属下该死!”塞因知否蹲伏在地,手直放在胸前,朝坐在位置上的大将军特木尔萨恭声道。

    大将军特木尔萨冷哼一声,指着马塞因知否怒斥道,“塞因知否你堂堂第四旗大将军,亲自带领一万精锐,竟攻不下一座小小的落日城,据我说知,城中守卫既不多,又不是精兵强将,为何会如此,如若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你就向王朝谢罪吧。”

    “我…”塞因知否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话到嘴边又回到肚里,恭声道,“末将领罚。”

    “你…”大将军特木尔萨并未想要真的处决塞因知否,毕竟也是一旗大将,哪能说斩就斩,说出此话,不过是要塞因知否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如实交代罢了,哪知塞因知否竟然这样回答!

    顿时,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大将军特木尔萨迟迟未开口吩咐,塞因知否也只能蹲伏在地,大气不敢出。

    半响后,大将军特木尔萨终于忍不住了,起身正欲开口,门外一道身影踏入,军师布答施里吉缓缓朝二人走来。

    布答施里吉收起纸扇,朝大将军特木尔萨拱手道,“大将军息怒,且听塞因知否说道说道,再下结论。”

    军师的到来,也给大将军特木尔萨一个台阶下,大将军特木尔萨朝指着塞因知否怒斥道,“还不从实招来!”

    塞因知否赶紧把事情的经过如实道来,不敢有半点隐瞒。

    听罢,军师布答施里面露疑惑,焦急朝马哈尔木西吉询问道,“哦,你可有将此子斩之?”

    塞因知否拱手回道,“末将本已追上,可被姬如霜阻挡,并未能将此人斩之。”

    “行了,你先退下吧!”军师布答施里吉摆手示意道。

    塞因知否回道,“是,末将先告退!”

    待塞因知否离去,军师布答施里吉满脸担忧对大将军特木尔萨出声道,“若真是如此,此子可留不得,可惜最好的机会被破坏了。”

    大将军特木尔萨也是一脸忧愁,叹息道,“若是将此子斩杀,攻不攻得下城池也无所谓了。”

    也不怪特木尔萨与布答施里吉如此重视小宝,王者之气,乃将帅之才,实数难得,哪怕整个帝国恐都寻不出几位。

    葛啰王朝这边,现在的大将军特木尔萨勉强拥有最低阶的王者之气,已塞因知否的描述来看,此子应该是刚觉醒,可范围和士兵提升的力量来看,直达中阶,若是让其成长起来,可是一大威胁啊。

    王者之气,犹如光环般,如军队中,有此大将,站在军前,释放王者之气,将敌我士兵笼罩,敌方的士兵修为,会有所下降,而自己士兵的修为可有大幅度提升。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若下次有机会,定要竭力斩之!”军师布答施里吉沉声道。

    落日城外,当众女兵抵达落日城时,却发现里面的守军居然变多了,而且城门紧闭。

    姬如霜骑着战马,看着高墙之上,站满了守军,面露疑惑,看向身旁的夏巧。

    夏巧见姬如霜看着自己,连忙摇头,此刻的场景与唐山等人描述的不相同,夏巧转头看向唐山。

    唐山见夏巧看来,挠着头,开口解释道,“这,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啊!”

    高墙上,探出一个脑袋,看着下方众将士,开口询问道,“来者何人!”

    众人抬头望去,唐山面露幸喜,挥手朝男子开口喊道,“刘副将,是我们,这位是姬如霜,姬将军!”

    被称为刘副将的男子朝唐山看去,当听到姬将军时,面色大变,向身旁的士兵吩咐道,“快,速速打开城门。”

    说罢,刘副将快速走下高墙,往城门而去。

    落日城厚重的城门,露出一丝缝隙,缓缓打开。

    城门刚打开,刘副将就迎身而上,蹲伏在地拱手向姬如霜行礼道,“末将,恭迎姬将军。”

    姬将军并未开口,使得刘副将依旧保持着行礼之势,不敢起身。

    姬如霜冷着脸,并未理会刘副将,骑着战马自顾自的缓缓踏入城内。

    刘副将此时尴尬至极,夏巧连忙开口道,“刘副将请起,还望见谅,我们将军一直如此。”

    “哪里,哪里。”刘副将起身摆手道。

    转头看着远去的姬将军,刘副将稍微松了口气,摆手朝众将士请道,“诸位辛苦,快些进城歇息吧!”

    “敢问女将军芳名?”刘副将拱手向夏巧询问道。

    “夏巧。”夏巧回礼答道。

    “刘某失礼了,还望夏将军见谅。”刘副将拱手道。

    夏巧面露疑惑,不知刘副将何时失礼,可接下来,才知道是如此失礼。

    刘副将说罢,扑向唐山,将唐山按到在地,抓着唐山的衣领,怒斥道,“唐山,你们这等逃兵,竟然弃将军于不顾,独自逃离,你说你们该当何罪?”

    “你放屁,别乱喷,是苏将军叫我等保护黄校尉等人离去的。”唐山涨红了脸连声解释道。

    “现在苏将军已战死,你们怎么说都可以啊!”刘副将怒吼道。

    夏巧连忙将两人分开,开口劝道,“行了,行了,有什么事去姬将军面前说,此事应该另有原因。”

    “我就怕此等贪生怕死之徒不敢!”刘副将站在一旁,撇了眼唐山,鄙夷道。

    “姓刘的,别乱喷!”唐山瞪着刘副将怒道。

    “你说什么?”刘副将满面怒容,朝唐山走去,唐山也不虚,挺着胸膛,瞪着刘副将,迎了上来。

    看着两人快要打起来的模样,夏巧走在中间,双手张开,退开两人保持距离,劝道,“行了,行了,这里是军队,就得按军队的规矩来,有什么事,去姬将军面前说。”

    刘副将冷哼一声,朝落日城内走去,唐山跟在夏巧身后,一同去寻姬将军。

    落日城内,军营之中,军帐之内,姬如霜盘膝而坐,闭着眼睛,空中的灵气不断涌入姬如霜的体内。

    “将军!”军帐外响声夏巧的喊声,姬如霜闻声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身,走向座位上,坐好,才开口回道,“进。”

    军帐外的夏巧等人,听里面传来声音,才踏入帐中,蹲伏在地行礼。

    “什么事?”姬将军看着下方的夏巧等人,冷声询问道。

    夏巧还未开口,刘副将便开口道,“末将恳请姬将军,将此等逃兵处决。”

    唐山一听就不乐意了,拱手对着姬将军解释道,“将军切勿听此人胡言,我等是受苏将军之令,保护小宝离去,何来逃兵之说?”

    “将军,我可未有胡说,当我率将士返回落日城时,城中只剩百余士兵,待我询问才得知,苏将军是爆体而亡,而他们呢,却不见所踪。”刘副将指着唐山怒道。

    “你…”唐山正欲反驳,就被姬如霜开口阻止道,“行了,就这事?”

    众人齐齐点头,姬如霜冷声道,“他们便是我救下的,那名帝国大将也只奔他口中的小宝而去,这事不假,还有什么稀奇之事?”

    刘副将听罢,也就不敢再说此事,见姬将军发问,拱手回答道,“对了,将军存活下的士兵所述,当时他们的修为居然提升了一个境界,至此才守住落日城的。”

    姬如霜闻言,眉头微皱,看向唐山。

    唐山见姬将军朝他看来,立刻摆手摇头解释道,“将军可别看我,属下并不知何原因,苏将军等人只是吩咐我们要安全护送黄校尉离去。”

    姬如霜听罢,挥手吩咐道,“若无事,就退去吧。”

    唐山与刘副将连忙起身,拱手告退。不知为何,当踏入帐内时,犹如进去冰窖一般,让人胆寒。

    “那末将也先告退了?”夏巧拱手询问道。

    “下去吧。”姬如霜不耐烦的挥手。

    夏巧吐了吐舌头,快步走出军帐。

    姬如霜坐在军帐内,眉头紧皱着,目光凝视军帐门,喃喃道,“小宝?”

    葛罗王朝境内,一座小城中,客栈的客房里,女子猛然坐起身,绝美的脸庞上,两朵红晕浮现在两旁。

    刚刚女子做了一个噩梦,梦中有人想要侵犯她,梦中的场景是如此的逼真,就在坏人即将要扑向她时,一白衣男子从天而降,将坏人斩杀,可外面有坏人的手下,男子抱起她,逃去。

    她正趴在男子怀中,甚至能感受其传来的体温,正欲看清此人的脸庞之时,就被坏人追上,坏人们持刀砍来令女子惊醒。

    女子一想到自己,竟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脸上更是红润。

    女子摇晃脑袋,想将此事忘记,可梦中之事却越发得清晰。

    女子起身洗漱,将头发束起,穿上男装,又变成一个偏偏美少男,拿起包房,走出房门,将客房钱结清,踏出客栈,朝城门的方向走去。

    高空之上,已伪装成男生的女子,坐飞龙驹背上的厢间内,飞龙驹的头颅之上坐着一个老者,指挥着飞龙驹。

    女子走出厢间,朝老者走去,老者一脸错愕,随即惊呼道,“不可!”

    女子疑惑的看向老者,见他瞪大双眼看着自己,不由道,“怎么了?”

    老者拍了拍胸口,叹息道,“公子真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您修为不高,怕您掉下去呢!”

    女子心想,若老者说得无误,再过半日,即可到达王朝的边临之城,离中原也就不远了,心中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