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援军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塞因知否看着来人,上下打量着,看着此人手中的银色长枪,两条长龙盘旋在枪柄之上,塞因知否扬起嘴角,开口喊道,“姬如霜,怎不待在青城内,莫非被撤职了?”

    手持银色长枪的女将,听前方此人话语如此,便卸去面庞的灵气屏障,露出皎白如雪般的脸庞,此等仙姿玉色,令唐山看直了双眼。

    柳如霜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直到看见此人手中的金丝大环刀才冷声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葛啰第四旗的大将军塞因知否,究竟是何原因,令你亲自出手,对我军小将抱以必杀之心”

    “将军,我们乃落日城的守卫,此人带兵攻城,现已被我们守住,可此人修为极高,我等不得不逃。”唐山拱手禀报道,时不时还偷望着姬如霜。

    姬如霜嘴角上扬,笑问道,“哦,那你们有多少守城将士?”

    唐山见姬如霜一笑,看得不禁呆了,随即立马反应过来,恭声回道,“守城弟兄不多两千余。”

    “那他们呢?”姬如霜抬头,看着塞因知否朝唐山询问道。

    “敌军约摸一万有余。”唐山话音刚落,姬如霜便哈哈大笑。

    姬如霜看着塞因知否哈哈大笑道,“塞因知否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带领一万精兵,居然攻不下一座满是新兵的城池?”

    塞因知否听此言,面露寒光,盯着姬如霜怒道,“速速将你身后的男子交于我,不让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

    塞因知否轻甩动金丝大环刀,刀震得嗡嗡作响。

    姬如霜甩动长枪,用长枪指着塞因知否,挑衅道,“那你尽管试试。”

    塞因知否体内灵气涌动,武王境的气势爆发而出,严瑾等人都被轰飞至远处,不敢靠近,姬如霜也不退让,运起体内的灵气,直视这塞因知否。

    噗!在姬如霜身后,背靠在大石上,周身无法动弹的小宝,被两大强者的气势所袭,一股热流涌至喉咙,血从小宝的口中喷涌而出。

    远处的严瑾等人,看着心中一惊,不由齐声出声喊道,“将军,小心我们校尉!”

    塞因知否见此状,不由大笑着,出声道,“既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此子斩杀,再来。”

    说罢,加大灵气,武王境的气势更加强大,姬如霜也不得不加大灵气,否则定会被塞因知否压下去了。

    噗!又一口血,从小宝口中喷出,小宝感觉到视线越来越模糊,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严瑾看不下去了,运起全身劲气一头扎入,快速朝小宝的方向跑去。

    塞因知否怎肯如严瑾所愿,挥刀斩出道利刃刀气,武王境的利刃刀气可不是武师境可比拟的,巨大的利刃刀气飞快激向严瑾。

    利刃刀气瞬间就到了严瑾的身前,严瑾根本反应不过来,就在要斩中严瑾之时,一道长枪虚影飞至,击碎了利刃刀气。

    “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姬如霜娇呵一声,持枪攻向塞因知否。

    铿锵!双方瞬间交战,由地上打至高空之上,严瑾见自己没事,再次迈出脚步,朝小宝跑去。

    至小宝不足一丈之时,严瑾只觉得自己双脚沉重,很难在迈动,这就是武王境的威压吗?

    严瑾艰难的迈开双腿一步一个脚印,迈向小宝而去。

    严瑾越靠近小宝,威压便越发强大,一股热流涌入口中,使严瑾情不自禁的喷出,鲜红的血水从口中喷出,严瑾受不了倒地。

    看着前方昏迷的小宝,严瑾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退缩,而且要尽快将小宝带离此地,否则小宝将有危险。

    严瑾站不起来了,在地上匍匐前进,缓慢的前行。

    高空之上,姬如霜与塞因知否正相互缠斗,打的难解难分,不时甩出的利刃刀气与长枪虚影飞出,落在大地之上,地面上显现而出的巨大刀痕与枪痕就是两人的杰作。

    “寒冬已至!”姬如霜喊罢,手上的长枪顿时显现冰霜,挥枪向塞因知否刺去。

    塞因知否见此招不凡,不敢硬接,挥舞金丝大环刀,一道道利刃刀气轰向长枪,可至周围之时,本就是由灵气所话的利刃刀气,竟被冰冻住,化作冰块,掉落在地。

    塞因知否的利刃刀气根本无法阻挠姬如霜的长枪,姬如霜持枪缓缓刺向塞因知否。

    “金光乍现!”塞因知否吼罢,手中的金丝大环刀金光一闪,钢铁般的刀身皆染上金色,塞因知否持刀斩向长枪。

    砰!塞因知否的金丝大环刀与姬如霜的长枪并未碰撞,刀前的金光与长枪前的寒光相互撞击,竟僵持住了。

    塞因知否嘴角上扬,露出冷笑,刀上的金光快速****的寒光,塞因知否笑道,“姬如霜,你不会不知道我的金之力的特性吧!”

    姬如霜面色铁青,看着金光飞快的***前的寒光,知道不可如此下去快速收回长枪。

    虽然收回了长枪,可到刀上的金光快速袭来,姬如霜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躲过。

    塞因知否面露邪魅,直直的看着姬如霜,邪笑着说道,“可惜啊,可惜!”

    姬如霜低头看去,胸前的盔甲已被金光分解,露出里面的衣服,随说如此并无大碍,可看着塞因知否此时神情,姬如霜怒上心头,面若冰霜,挥枪朝塞因知否冲去,口中喊道,“樱舞漫天。”

    纵然间,姬如霜身后大变,漫天的樱花飘落,将两人笼罩在内,姬如霜轻呵,长枪快速刺动。

    长枪尖点在飘落的樱花之上,樱花化作光束,飞快朝塞因知否激去。

    塞因知否挥舞着金刀,阻挡着飞来的光束,樱花色的光束直接无视金刀前的金光,打在刀身上。

    铿锵!塞因知否面露疑惑,不过也阻挡下来了边不打算再深究。

    塞因知否不小心漏掉了一个光束,樱花色的光束直朝肩膀而去,塞因知否闪身却已来不及了,樱花色的光束直透过塞因知否的护身灵气罩,打破肩直射而去。

    塞因知否面露寒霜,冷冷的看着肩膀上的一个血洞。

    姬如霜可不会给塞因知否机会喘息,持枪激向塞因知否,周围飘落的樱花都聚集起来,围绕着长枪不断旋转,直直刺向塞因知否。

    塞因知否欲想返击,却突然感觉持刀的手居然没了知觉,塞因知否朝手臂看去,只见刀上连同手不知何时已被冰封住,而且自己居然感觉不到?

    姬如霜见塞因知否那错愕的神情,面露冷笑,加快速度持枪朝他刺去。

    严瑾终于爬到小宝的身旁,血水再次从口中喷出,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严瑾抹去嘴角的血渍。

    顶着威压,站起身,不知为何,空中两人越打威压越发的强大,樱花从高空飘落,落在地上,严瑾此时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将小宝背离此地,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严瑾看面无血色的小宝,伸出手指惶恐的朝小宝的鼻子探去,还有微弱的鼻息,严瑾大喜,温柔的帮小宝抹去嘴角的血渍。

    严瑾艰难的背起小宝,怒吼一声,劲气涌出,快速朝外跑去,刚刚走进来时,严瑾根本不敢使用半点劲气,就是为了此。

    严瑾背着小宝,跑出中心,至半径外,此地的威压稍有些减落,可也不是严瑾与小宝所能承受的。

    严瑾体内的气劲至此已用尽了,脚上一软,单膝跪倒在地,严瑾咬着牙,血从齿缝流出,眼中,鼻子,耳朵皆流出鲜血。

    转头看着小宝苍白的脸庞,心中越发坚定。

    严瑾沉声低吼,站立起身,背着小宝缓缓朝外走去。

    至外围,莫家兄弟与唐山涌起劲气,朝二人掠去,带领二人跑离威压的范围。

    莫家兄弟二人扶着小宝与严瑾躺下,严瑾连忙摇头示意莫德蒋不用管他,向躺在身旁小宝扬头,示意他们先看看小宝。

    莫德索连忙解释道,“少主还活着。”

    严瑾听罢,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小宝小宝,面露笑容,随即昏了过去,昏迷着还洋溢着笑脸。

    这一切都被身后的唐山看在眼中,唐山面露疑惑,朝莫家兄弟二人询问道,“黄校尉与严瑾不会是断袖之徒吧?”

    唐山话音刚落,莫德蒋就站起身,满面怒容,怒斥道,“你说什么呢!”

    莫德索即使拦下莫德蒋,莫德蒋见被弟弟拦下,阴沉着脸,坐在地上。

    莫德索也并未给唐山好脸色,沉声道,“黄都尉,我家少主与严瑾乃重小到大的好兄弟,切勿胡乱猜忌,况且如今二人还未脱离危险,你出言如此,也别怪我大哥如此之怒。”

    唐山挠着头,干笑道,“是,是,两位兄弟别生气,都怪我这把口无遮拦的破嘴。”

    唐山道歉着,一边道歉一边还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嘴。

    远处兵马快速奔涌而来,声音大地微微抖动,唐山抬头看去,看见旗帜,不由高兴的喊道,“援军,是援军!”

    莫家兄弟二人闻言,连忙抱起小宝与严瑾,随着唐山一同朝援军的方向奔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