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前夕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十方城,县里,黄府大门外。

    幺娘穿着素衣群儒,身旁跟着侍女小晴,走出黄府大门。

    街上十分热闹,幺娘与小晴的脚步并未停留在街上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之上,直至柳府外。

    门童见来人,连忙拱手行礼道,“小姐。”

    幺娘轻点头示意,与小晴一同踏入大门之内。

    走过长廊,直达堂厅,柳老爷与柳老爷正坐于正位之上,桌面已摆好茶杯,柳夫人见幺娘回来,不由面露喜色。

    而柳老爷则是满脸阴沉之色,吕伯在柳老爷身旁,不敢出声招呼,连柳夫人也只能坐在椅子上,并未起身相迎。

    “爹,娘。”幺娘轻唤道,朝二老行礼。

    啪!柳老爷大手拍在桌上,茶杯不断晃动,发出声响,幺娘也被吓了一跳。

    柳老爷指着幺娘怒目而视,高声训斥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

    幺娘抬起头看着满面怒容的柳老爷,想必他们已知道小宝之事了。

    柳夫人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拉着幺娘走出堂厅,朝内院走去。

    柳老爷爷并未出声制止,坐在正位之上,向身旁的吕伯,抱怨道,“你说说,这么大的事,也不用跟我商量一番,居然来个先斩后奏,这小宝也真是!”

    吕伯深知柳老爷并不怪罪之意,只是担心,沙场上稍有不慎,便是阴阳相隔,而小宝与幺娘刚刚成婚,就要踏上护国之路,而且还是为柳老爷而去,柳老爷怎能放心,心有不安,心中有愧。

    吕伯想罢,拱手回道,“老爷,小宝少爷也是一片孝心,你就别再生气了,况且小宝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会凯旋而归的。”

    柳老爷轻叹了口气,摆手道,“吕伯,你先下去忙吧,我想独自待会。”

    吕伯拱手告退,走出正厅。

    柳府内院中,幺娘旧时的闺房内,里面一切如故,桌上,梳妆台上,并无灰尘,想来还是有人常来打扫。

    幺娘四下看去,未有半丝变化,与柳夫人齐坐椅子上。

    柳夫人也看出幺娘的疑惑,开口解释道,“这屋子娘几天便派人打扫一番,就怕你受委屈了,想回家没地住,你瞧瞧,可否还是以前那般?”

    “娘,小宝他们对我极好,幺娘嫁过去并未受半分委屈。”幺娘解释道。

    柳夫人轻拍幺娘的手,欣慰道,“那便是极好!”

    “娘,爹最近是不是为小宝的事而…”幺娘挽着柳夫人的手臂,询问道。

    柳夫人微微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一直都那样,过几天就没事了。”

    青城,是正对着被葛啰王朝所占领的炎城。

    城内百姓早已退却,战争之地,无人敢留之,现在城内只剩军队。

    军营之中,元帅的军帐之中,身着金色铠甲的老者坐着,眉头紧锁,目光一直盯着桌面上的地图。

    侍卫踏入帐中,蹲伏在地,拱手禀报道,“元帅,前方敌军今日异常,守卫士兵甚少,不知去向!”

    元帅抬起头,撇了眼下方的侍卫,吩咐道,“再探再报。”

    “是。”侍卫领命拱手应答道,退出军帐。

    待侍卫推去,元帅再将目光投向地图中,喃喃自语道,“这是何意,难不成是诱敌之术?”

    元帅至上次被敌军所设计,被破城而入,丢了边境之城,退于此,便步步为营,一再小心,恐再失策。

    身着黑白色盔甲,束起的长发,配上洁白无瑕的面容,走路如风般,闯入元帅的军营中。

    元帅抬起头,见来人,不禁深皱眉头,怒斥道,“你眼里还有没有军纪?如此莽撞?”

    女子拱手行礼道,“请元帅收回命令,让末将守在前线!”

    “退出去,明日太阳升起之时,若还在青城之内,未按命令行之,你就不可再待在军中。”元帅摆了摆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气拒绝道。

    女子见元帅如此,拱手轻声细语道“爹,女儿恳求您收回命令。”

    元帅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女子,讶异道,“哦?现在倒是知道我是你爹了,那为何当日不顾爹的反对,你有把你爹我放在眼里吗?”

    女子低着头,拱手蹲伏在地,并未出声回话。

    元帅见此,再开口道,“要么就去守落日城,要么就回家,你自己选!”

    女子见自己都如此姿态了,元帅还是不肯收回成命,一股怒气涌上心头,起身怒气冲冲的指着元帅,吼道,“姬战,你个老匹夫,蛮不讲理?”

    元帅大手拍打桌面,站起身指着女子女道,“姬如霜,你说什么?你胆敢再说一句!”

    一大一小,一老一少,大眼瞪着小眼相互怒目对视。

    军帐之外,站着身着钢铁盔甲的男子站在一旁,附耳倾听。

    “大哥,站这干嘛呢?为何不入内?”身后忽传来喊声,吓得男子立马后退,连忙堵着身后同样身着钢铁盔甲朝他走来的男子的嘴。

    男子再细听,里面依旧没有声音,不由叹了口气,小声在小弟耳边道,“别出声,小妹与爹在里面吵架呢!”

    小弟一听,不由大慌,开口询问道,“那大哥还在这,不进去劝劝?”

    大哥摆手回道,“你若是想进去找骂,可别拉上我,能与爹如此的,恐怕我们姬家只有小妹才敢。”

    小弟见大哥都如此,也不敢贸然进去打扰,与大哥一同附耳倾听。

    军帐门外驻守的侍卫们,见二人如此,不禁朝二人抛去鄙夷的目光。

    军帐内,姬如霜刚开口叫出爹的名字之时,就已后悔了,可现在这种处境,正所谓输人不输阵,怎能先示弱呢?

    双方都未先开口,气氛在此僵持住了,颇有些尴尬。

    姬如霜也不想在此逗留,忍不住开口道,“你不就是想让我收心回家吗,我偏偏不如你所愿。”

    说罢,姬如霜冷哼一声,甩手朝帐外走去。

    “你站住!”元帅在身后怒吼道。

    可偏偏姬如霜好似听不见似的,脚步越走越快,踏出帐门,消失在元帅的眼线之内。

    留下在军帐内暴跳如雷的元帅,不由想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会生出此女。

    大哥见身旁的小弟要与刚走出帐外小妹打招呼,连忙捂住小弟的嘴,躲在一旁。

    直至小妹离去,才松了口气,对着小弟责怪道,“你又要抽什么风,以往的教训还没让你长教训?”

    小弟也想起以往小妹生气时的切勿上前,要是贸然上前,一定会被当作出气包,任她发泄,想着都有些后怕。

    “那大哥,爹不是找我们两吗,现在可不可以进去?”小弟疑惑道。

    大哥连忙摇了摇头,走向远处,拒绝道,“还是别,你要进去你自己去,可别拉上我,我可不想被爹一顿臭骂,我还是等会再来吧。”

    小弟稍作思量,觉得大哥言之有理,抬起头却见大哥已走远,迈开步伐,朝大哥奔去。

    葛啰王朝,国都之中,皇宫之内。

    可汗坐在狼椅之上,眉头紧锁,经过一夜的搜寻,城中已被翻遍,可始终未见灵儿的身影,让可汗深感担忧。

    若灵儿此次偷去战争之地,谁人会认得,若是遭遇不测,可汗想到不敢想,不由在心中暗道,灵儿啊灵儿,你为何不让大汗少操心啊?

    一身着重甲的女子,踏入殿内,风轻吹起她的发梢,发梢随风飘动,配着身上的行头,很是英姿飒爽。

    女子快步走至可汗下方,蹲伏在地,手直放于胸前恭声道,“末将,塔娜,拜见可汗。”

    “起身吧!”可汗缓声道,摆手示意塔娜起身。

    塔娜站起身,恭敬的站直身躯,等候可汗的命令。

    可汗微微叹息,才开口道,“乌尔其家族世代为王朝立下显赫战功,可汗知道此事派你前去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不过也非你去不可,望你能将灵儿公主平安带回。”

    “什么?”塔娜惊呼道,灵儿公主失踪了。

    可汗见塔娜如此神态,开口解释道,“不错,昨夜失踪的,想必现在正在赶往中原边境的路上,希望你速速启程,表面以支援战事之名义,找到公主,护之周全。”

    “末将定幸不辱命,时间紧迫,也关乎公主的安全,末将即刻出发。”塔娜蹲伏在地,手直放于胸前。

    塔娜现在已经清楚了,可汗为了隐瞒公主的失踪,怕有人借此来要挟他,所以昨夜搜城的理由是宫中有刺客逃避,明面上是为了抓捕刺客,可实际是在寻找灵儿公主。

    在思绪之中,塔娜已塔出大殿之外,匆匆离去。

    黑夜悄然而至,今夜没有月亮,四处一片黑暗,炎城外,大匹葛啰王朝的勇士集结。

    一股肃杀之气涌入,威武的大将领跨上高台之上,扫视着下方的大军,高声喊道,“我知道,大捷之后,已过去不少时日,将士们都迫不及待,想为王朝立下战功,就在今夜,王朝的铁骑将踏灭敌军,让他们见识敌人们王朝之威,你们可有信心!”

    “有!有!有!”四十余万的将士们齐声高喊,气势何其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