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灭匪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刀面上涌着劲气,越是发亮,马帮主面露狠色,双目通红,怒吼道,“去死吧!”

    砰!来势汹汹的一道,苏将军依旧面不改色,轻而易举的接下,马帮主于空中,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此时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何要和朝廷作对,后悔自己为何如此狂妄自大敢与军队叫嚣,后悔刚刚在山上不作势离去,还妄想自己入场就能改变整个战场。

    心中升起一股惧意。此刻只想赶快逃离此地,逃离眼前这个实力如此恐怖的男子,想罢,马帮主毫不犹豫。

    收起稍微劲气,借势朝后涌去,滚轮在地,头也不回的往山上跑去。

    苏将军好好跃起,在空中,挥剑斩向逃跑的马帮主,喊道,“既然你不想玩了,那就去死吧。”

    马帮主闻声回头,只见那个身着银色铠甲,实力高深莫测的男子在空中挥剑朝他跃来。

    马帮主不敢怠慢,运转全身所剩无几的劲气注入大刀,抬刀挡之……

    山腰中,唐山与王虎依旧僵持着,啪!唐山握着的大刀坚持不住,破开了一个口子,碎片打在唐山的面上,使他微微皱起眉头。

    唐山知道再如此僵持下去,自己手中的刀一定会碎裂,到时候手无兵器,如何与眼前的男子对抗,心中计较了一番,面露坚定之色。

    唐山猛的背朝地倒去,王虎脸状,面露欣喜之色,紧紧用铁棍压着刀,唐山背已着地,脚在空中得已朝王虎提去,王虎已经注意到,可距离太近了,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唐山双脚踢至王虎的腹部之上使,王虎面色狰狞,双眼凸出,血从王虎口中喷向面前的唐山,唐山轻别过头,王虎已被踢飞至空中,唐山可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迅速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双脚用力,地面留下两个脚印,脚印周围不闹了裂痕。

    唐山已至王虎身前,已力劈华山之势,横劈向王虎,铿锵!王虎双手握棍挡住了,唐山嘴角掠起冷笑着看着王虎,挥刀的速度越来越快。

    铿锵!铿锵!铿锵!唐山一刀接一刀的劈向王虎,都一一被挡下,王虎此刻看起来还能与唐山旗鼓相当,实际上,他已经快受不了了。

    刚刚那一脚,力气之大,令王虎措不及防,五脏六腑都已移位,强忍着疼痛,脑海中的求生欲望,才让他如此。

    “受死吧!”唐山怒吼道,王虎瞳孔放大,举棍抗之!

    唐山落在地上,半蹲着刀横在身前,而王虎依旧在空中,啪!铁棍裂开化为碎末,洒落在半空中,王虎双手伸直,胸口至腰间一条斜线,一分为二,砰!砰!两道落地声。

    唐山没有回头,直接离去,刚走出血染的大地是,刀也化为碎末,手中仅剩刀柄。

    唐山轻笑着,往山下走去。

    山下,苏将军提剑斩向马帮主,马帮主提刀挡之,苏将军的剑已落至刀上,并未被抵挡半分,马帮主手中的刀如同纸张般,被一分为二。

    而马帮主头颅飞起,血柱从身体中喷涌而出,头颅高高飞起,眼睛瞪得老大,充满了不可思议。

    剑上的劲气并未停下,依旧斩去,在路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斩痕。

    众匪好下山,主要是马帮主跑得太快了,可刚到山下,就见马帮主如同丧家之犬般,拼命的往回跑,没几步就被那身着银白色盔甲的男子一剑斩杀。

    众匪都觉得不可思议,止住了身形,呆呆的看着,军师在最后方刚下山只见马帮主头颅高高飞起,心中满是震惊,不由的朝众匪徒质问道,“发生了什么?”

    匪徒中一个瘦弱的山匪,手颤颤巍巍指着前方手持长剑的男子,惊恐道,“我不知道,一下来就看到常威在打来福!”

    苏将军目光一转,望向卡在上山路间的匪徒们。

    众匪与军师见男子望向他们,一股寒气由心中升起,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转头就想往后跑。

    众匪刚转头,只见一人从山上往下走来,一身青铜色盔甲,手中还握着一个刀柄,朝他们走来,拦着了去路。

    不少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都倒坐在地上,惶恐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军师已知自己这边已无人抵抗,连忙堆着笑脸朝唐山走去,希望用自己的口才来让对方手下留情,得已保住性命。

    军师刚近唐山身旁,满脸笑意,正欲开口,突然咔嚓一声,只见军师眼睛瞪得老大,缓缓望向自己的肚子,沙包大的拳头印在上面,一口血吐出,背后凸出的骨头。

    令下方的匪徒们都不禁深吸了口冷气。

    唐山收回拳头,军师翻落在地,已全无生机。

    等唐山收拾完这些残匪后,抬头朝苏将军看去,只换来满面的冷目,随之离开。

    战场中,小宝以一打三,同等境界之下,居然打得不相上下,不对,仔细看去,三名山匪头目的大刀锋刃上,几乎皆是卷刃。

    而且小宝越战越勇,剑招越发得刁钻,速度也原来越快,三名山匪身上是不是涌现一道剑痕,血迹流出,使得他们心中越发的焦急,已开始思考退路。

    看着小宝手中的那把长剑,剑身无任何劲气环绕,却能与三名山匪环绕着劲气的大刀相抗衡,三匪不禁后怕,如若此剑加上劲气,那岂不是…

    一名山匪心惊胆战,头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可他根本无暇擦拭,汗珠滴落顺着眉毛滑落下,流至眼睛,刺痛使他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短短的一个闭眼,让小宝抓住了机会,趁着空隙,一个横斩,头颅高高飞起,这名山贼恐怕想不到这一闭眼,就是永恒。

    当山贼人数的减少后,剩下的二人根本就招架不住小宝,又一个横斩,剑上闪过红光,轻而易举的斩断大刀,转身收剑,动作一气呵成,十分干净利落还夹杂着一丝帅气。

    小宝身后的山匪,胸口一道深深的斩横,血流喷涌而出,小宝早已劲气外露,血喷到小宝身后一尺,就停止了前行,滴落在地。

    小宝跃向高处,看着场中的相互依靠着身躯,十分艰难还坚持站着士兵,小宝面露微笑,高声道,“这一战胜了,原地休息,等候命令!”

    欢呼的力量永远不会停止,众人欢呼雀跃,即使自己已站不住了,不少人高高跃起,再倒落在地,沉沉的睡去,是啊,今天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体力精神都已耗尽…

    苏将军向小宝走去,唐山低着头跟在苏将军的身后,苏将军望着站在高处的小宝开口询问道,“怎么样?”

    小宝转身,看是苏将军,拱手道,“大获全胜,不过人数伤亡有些惨重,全军负伤!”

    苏将军轻点额头,又瞥了眼身旁的唐山,冷声吩咐道,“你在此处协助小宝,我先回去,等你回来立刻来找我!”

    “是。”听着冷冷的语气,唐山心里不禁一颤,连忙答应道。

    苏将军冷哼一声,走回坐骑旁,骑上马,卷起尘土,往落日城奔袭而去。

    小宝望着消失在路尽头的苏将军,转头看向下方低着头的唐山,面带笑意,轻轻摇晃脑袋。

    葛啰王朝的皇宫内,一侍女模样的女子伸出头来,左盼右盼,见四下无人,才小心翼翼的从房内走出,至长廊中。

    由于此人带着面纱,看不清此女子的面容,可那窈窕身姿,甚是完美,若有人见此女离去的背影,便会浮想联翩。

    皇宫外围,只要走过这个长廊,至大门,通过侍卫,便可出去了,此刻少女不禁在心中祈祷希望无人来与之搭话。

    所幸已快看到大门了,长廊中依旧空无一人,少女不禁欣喜。

    而就在这时,大门外走入一老者,看起来什么的阴冷,少女也不禁吓了一跳,看起来与此人相识,看着领着一群婢女朝里走来,与少女相对。

    少女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双方越来越近,每走一步,少女的心跳得更快,少女已到心已跳至喉咙,双方已并肩,再错过,见此人离去,才偷偷松了口气。

    少女心也渐渐安定下来,正欲加快往大门走出。

    少女身后突传来阴阳怪气的喊叫声,“等等!”

    侍女模样的少女停住脚步,刚平复的心脏再次猛烈跳动。

    老者快步走向少女,走到她面前,上下扫视一番,质问道。“天色已不早了,此时出宫,还遮掩面容?意欲何为?”

    老者说罢,也不询问少女是否同意,伸手向面纱抓去。

    “公公不可!”少女连忙惊呼道。

    老者在的手在女子面前停住,感到声音疑惑道,“有何不可?”

    “小女因患麻疹,生得满面都是,娘娘才让我快些出宫修养,切勿传染他人!”少女小心翼翼的回道。

    “传染!”老者一听,赶紧跳开,与之拉开距离,袖口捂着鼻子催促道,“快走,快走!”

    少女得令,快速朝朝大门走去,此处十分安静,又离大门不远,少女与公公的对话均已传入侍卫的耳中,直至少女走出宫门,也无人阻挠。

    公公见少女离去,连忙抚摸自己白皙的面颊,轻拍胸口缓了口气,快步往宫内走去,朝身旁的宫女吩咐道,“速速备水,待洒家入浴!”

    少女已走出皇宫,跑至一处小巷,轻拍胸口,有些后怕,风吹起少女的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与嘴角微微掠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