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埋伏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唐山站于高台之上,望着台下的将领,高声道,“今日,我们要去为民除害,心要狠,手要稳,不过是群乌合之众,哪能比得上我们正规军,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众士兵挥舞着长枪,高声回应道。

    唐山在高台之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命令道,“出发!”

    唐山跃下高台,正欲上马,身后突传来喊声。

    “唐校尉!等等!”小宝笑着朝唐山奔去。

    唐山落地,转身看着跑来的黄校尉,面露疑惑。

    “唐校尉,我与苏将军能否随军,一睹唐校尉的骁勇之采?”小宝讨好道。

    原来如此,唐山面露笑容,拍着小宝的肩头,应承道,“哈哈哈,难得将军与黄校尉有空,有何不可?”

    “那多谢唐校尉,让我等旁观学习!”小宝拱手道。

    唐山摆手,连声谦虚道,“哪里哪里,黄校尉与苏将军肯前来,是唐某之幸。”

    小宝欲回捧之,可身后已传来盔甲碰撞声,不用想,肯定是将军,从唐山面上洋溢的笑容就可看出?

    “将军。”小宝与唐山一同喊道。

    苏将军摆了摆手,开口道,“行了,上路吧。”

    苏将军跨上战马,小宝与唐山一同跨上。今日领兵之人是唐山,所以唐山骑着马在最前方,小宝与苏将军跟在其后,与部队一同往城外飞驰。

    “黄校尉,你带着这两百人是为何?”唐山转过头,朝小宝询问道。

    小宝轻笑,回道,“唐校尉,这不是上次有些人承受不住嘛,特带些人来再见识见识。”

    “原来如此,不过黄将军可要吩咐好啊,等等若打起来,害怕就躲后点,别丢了性命!哈哈哈哈!”唐山哈哈哈笑道。

    “那是,那是。”小宝干笑着回道。

    苏将军阴沉着脸,训斥道,“行军战前,聊什么天?”

    唐山才回过头去,小宝偷偷给身旁的苏将军竖起大拇指,见苏将军瞪着他,小宝立马摆正头颅,目视前方。

    当小宝等人入山时,并未发现高山之上,两个离去的身影。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山贼飞快的往寨中的大屋跑去,边跑边喊道。

    马当家快步走出,怒斥道,“慌什么慌?”

    山贼停住脚步,吞了口唾沫,恭声道,“发现官兵已入山,正往此赶来。”

    “哦?”马当家应道,转身看着着身旁的男子。

    “大当家,按计划行事饥渴!”男子露出自信的神色,拱手道。

    见男子如此说道,马当家转头对蹲伏在地的山贼吩咐道,“去,召集大家,前往埋伏地点。”

    “是!”山贼应答道,起身朝外跑去。

    马当家站在一旁,摆手请道,“军师,请吧!”

    被称之为军师的男子,赶忙拱手道,“还是大当家先行。”

    马当家也不再相请,率先向前走去,军师紧随其后。

    “报~”探兵快奔而至唐山身前,蹲伏着禀报道,“近几个寨子已探,并无贼影。”

    唐山听罢,眉头微皱轻声道“嗯?传令下去,急行军,我看那群乌合之众已发现我们,不可让他们逃去。”

    “是!”唐山身旁的司马应道,骑着马挥鞭朝后而去。

    小宝皱着眉头,担忧道,“要不就先退兵,我发觉此处多有蹊跷,日后再议?”

    小宝深深看着前方,一条宽阔的道路,边上有两处高坡,若山匪在此伏击,那后果…

    唐山转头,面露笑意,安慰道,“黄校尉不必担心,只不过是群小小的山贼而已。”

    听罢,小宝也不再劝阻,身旁的苏将军都未开口劝退,他又何必操这心呢?

    周围实在**静,静得似乎有些诡异,连飞鸟都不见几只。

    小宝面色凝重的看向身旁的苏将军,苏将军也朝小宝望来,见苏将军点头,小宝会意,伸出手高喊道,“停下!”

    话语一出,止旗一举,兵立止。整齐的站着,身前的唐山也被突来的喊声下了一跳转头看着小宝,正欲开口。

    高坡之上,马当家见停下的军队面露疑惑,转头看着身旁的军师。目光深邃,沉声道,“行动,先将前路封上,弓箭手齐射,冲锋往后移之,再一同冲下。”

    “听到没,还愣着干嘛?”马帮主一脚将愣在原地的山贼踢倒。

    山贼才反应过来,立马起身,也不顾身上的疼,飞快的朝外跑去。

    小宝正想跟唐山说明,一阵破风声从远处传来,一枝箭插在唐山身旁的地面上。

    “快,防御阵型!”正当众人发呆之际,只要小宝与苏将军率先反应过来,齐声高喊。

    听到喊声,旗兵挥旗行令,当旗令打完时,又一枝箭直射向旗兵的头颅之上,穿透挂在头颅,高处的旗兵堕落于地。

    众士兵立马慌乱,没能立刻摆好阵型,箭雨已至,倾泻而下,射向慌乱的士兵中。

    队伍最后方的队伍已涌至队伍中,两百人整齐有序的将盾牌顶至头顶,形成防御阵型,为一些杂乱的的士兵提供保护,但并未能护全所有。

    箭雨已至,小宝劲气涌出,拿过令旗,跃向高处,沉声涌入劲气朝众士兵喊道,“都别乱,防御阵型!”

    场上不断有士兵被箭射中,倒地不起,血流出,更大刺激了这些新兵的求生欲望,更加的慌乱,可唐山呢,早已挥着大刀,骑着马朝射箭而来的方向冲去,现已不知人影,不留在此地指挥兵将,只会逞匹夫之勇,好在小宝的喊声还是有些人响应,在第二波箭雨袭来时,已有大部分士兵听令不再乱跑,有序的举起身旁的盾牌,也避免了伤亡再次扩大。

    现在小宝感到为难,退呢定能全身而退,可要弃唐校尉之不顾,小宝做不到,为此感到纠结。

    “杀!!!”高坡上涌出山贼,在高处往下方的士兵发起冲动。

    小宝立刻吩咐着,高声喊道,“盾兵护至两侧,步兵十人摆成杀阵,严阵以待,随时听候命令。”

    小宝抽出身上的赤军剑,看着最前方,手持巨斧的山贼,当斧头轰击盾牌,擦出火花时,小宝挥下宝剑。

    步兵举着长枪,在盾牌的缝隙间桶出,枪尖刺入肉中,溅出血渍,穿透山贼的身体,山贼倒下于遁外。

    拦下了第一波,小宝并未感知欣喜,反而有股不祥的预感。

    也正如小宝所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大哥微微颤抖,小宝朝山望去,只见巨石从高处滚轮,山贼在巨石之后,一涌而下,数量之多,应是全面冲锋了。

    巨石速度越来越快,现在别无他法,只能全靠盾兵了。

    “盾兵听令,死守之,记住,身后方是自己的兄弟,若你败了,兄弟一同死去!步兵五人一伍,行杀阵,预备!”小宝高声命令道。

    盾兵高举大盾,狠狠砸于地面,盾牌入土几分,巨石滚动的声音越来越近,不足一尺,盾兵怒着,双臂撑盾。

    砰!砰砰砰!巨大的力量冲击盾牌,盾兵们双手布满血管,面色通红,不少人被震伤,口吐鲜血,甚至手上的血管都爆裂了,但好在守护战友的信念在脑中扎根,得以此拦住巨石。

    杀声随即而至,手持巨斧的三贼涌下,高高跃起,用手中的斧头劈向盾牌。

    在巨石撞击盾牌之时,被盾兵护在身后的步兵,双眼都已通红,这就是战友之情!

    小宝也深受感动,但他知道,此时不是感慨之时。

    小宝高举着赤军剑,命令道,“盾兵相背之举盾护己,步兵出杀,不留活口!”

    令既出,速行之,盾兵两人一同背靠着,将盾举至自己身前,将两人死死护住。

    露出里面的步兵,山贼的巨斧也应此挥空,落在地上,由于力气太大,收不住脚,不断前行,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却被早已准备好的长枪桶了个透心凉,倒地睁大双眼,呈现死不瞑目之样。

    终于有盾兵撑不住了,盾牌倒下,全身是血倒在地上,随着一个倒地的声音,似乎刺动了盾兵紧绷着的那根弦,如同多米洛骨牌效应般,一个接一个接连倒地。

    这次不用等小宝命令,众步兵冲在步兵身前,如同铁壁般,将倒地的步兵护在身后,挥舞着长枪与山匪厮杀。

    小宝不禁欣慰的点了点头,如今他们已经成长了,已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了,甚至比小宝带领的兵要更加强韧。挥舞着长枪,面色坚定,只为身后的战友!

    而在前方的山腰间,一人一刀,身上的盔甲已被鲜血染红,这当然不是他自己的,看着遍地的山贼尸体,散落的弓箭,此人正是一根筋直冲至此的唐山。

    当群箭如暴雨般,从天而降,倾泻而下之时,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唐山显然乱了分寸,心中也涌出怒火,对这些偷袭之人恨不得杀之为快。

    才有此出单刀赴会的戏码,也如唐山所愿,他已将所有山贼的弓箭手斩于刀下,心中的气焰才消散不少,得益于弓箭手中最强的只有武夫中阶,完全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