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部署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高山之上,山寨之内,人声鼎沸,很是热闹。

    空地之中摆放了许多桌椅,都已人满为患,桌面上有着美味的佳肴,桌下已堆满了许多喝尽的空酒坛,一个个大汉除去上衣,露出一身腱子肉,喝着酒猜着拳,杂乱不已。

    大汉与瘦弱男子等人已至于山寨之外,朝高大的寨门走去,寨子之上守卫见来人,喊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瘦弱男子见身旁大汉点头,高声喊道,“我们青松岗大当家听闻马寨主招聚众人,共同抵御官兵,特此前来!”

    话落,巨大的寨门打开,跑出几个大汉,恭声道,“请杨当家入内!”

    被唤作杨当家的大汉高仰着额头,带领众人往里走去。

    杨当家与众人被带入宽阔之地,望着前方嘈杂的人群不禁皱了皱眉,领他们进来之人,摆手请道,“杨当家的,请入座稍等片刻,我们当家的还有些事!”

    见杨当家点头,他恭声退去。

    瘦弱男子站在杨当家旁,轻声道,“大当家,如此多人,我怕…”

    “怕什么,若不给,我们就离去,谁敢拦之?”瘦弱男子话还未说完,杨当家就出口打断厉声道。

    瘦弱男子见此立马点头哈腰讨好道,“大当家所言甚是。”

    杨当家带人入座,与众人一同等待着。

    不多时,正前方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原本吵杂的人群,立刻止住了话音,变得十分安静,高大的身影缓步走出屋子,身旁还跟着一个满身书卷之气的男子。

    高大的身影走出黑暗,在阳光下,站着望着众人,面上的刀疤很是狰狞。

    刀疤男高声朝众人拱手道,“感谢各位,给马某这个面子。”

    “马当家不必如此,此刻你肯站出领着我们抵御官兵,是我们要感谢你,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人群中站起一个大汉喊道。

    众匪齐声应道,“是啊!是啊!”

    马当家笑着对着众匪点了点头,应承道,“好,那我也不多说了,等灭了那群官兵,我们再一一奖赏!”

    手下将一碗酒递于马当家,马当家接过酒碗,举手向众人,开口道“马某先干为敬!”

    马当家将酒饮尽,将酒碗摔在地上,声响酒碗四分五裂碎开。

    “好!”众匪卖力的拍着手掌高声叫好道。

    瘦弱男子在杨当家的身旁,看着前方的中年男子,买着力的拍打手掌,面色通红。

    “不知马当家的如何安置众人?”一句不适宜的声音响起,瘦弱男子听着熟悉的声音闻声而去,见一旁的杨大当家站立起来,目光望着前方的马大当家,不禁下了一天,退了几步。

    马当家也看向站起来之人,眉头微皱。随即松开,笑道,“哈哈哈哈,小兄弟,当然是你们各领各人,听我安排,等灭了那群官兵之后,要想离去也可,若是留下,马某定立其重职。”

    瘦弱男子现在只能祈祷自己的大当家的别再抽风,能应声坐下最好。

    可杨当家偏偏不如瘦弱男子所愿,目光仍盯着马当家,喊道,“哦!据我所知,贵寨只有大当家和二当家,不知我留下是否能当个三当家?”

    话落,马当家并未开口答应,而场上的其他人就不愿意了,站起一人,指着杨当家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青云岗的杨大当家,不过才入匪不久,论辈分,论实力,哪论得到你在此放肆?”

    众匪齐声应是,杨当家面色阴沉,看着马当家道,“我只问马当家答应与否?”

    马当家挥手制止众人,开口解释道,“这位杨寨主,不是我不答应你,是玩等灭了官兵之后,看功劳而论,马某不可轻易应之。”

    “既然如此,在下告辞!”杨当家拱手,转身往外离去。

    站起来反驳杨当家的男子哪肯,开口制止道,“站住,你当此处是你想来就来的吗?”

    话落,众匪抽出砍刀,看着杨当家与他带来的人。

    杨当家面露冷笑,转身看着众人道,“既然如此,我还不走了,若不为我所用者,死!”

    “放肆!”一个小头目喊罢,武夫巅峰的劲气涌出,跃向杨当家,挥拳轰去。

    杨当家站在原地,握拳与之对轰,武师五阶的气息涌出,领头目瞪大双眼,可已收不住拳了,双拳相撞,杨当家纹丝不动,那小头目已被轰飞而出,撞至墙体,才止住飞出的身形,倒地一动不动。

    众人皆面色凝重,望着此人,谁都不敢上前。

    众匪中又走出四个头目,武师初阶的气劲涌出,令杨当家止住面上的笑意,不禁皱着眉开口道,“姓马的也不过与我同阶,只是占着名声较大,如今众位兄弟已齐聚于此,何必听他的,跟何况我还比他年轻,跟着我不好过跟着他吗?我们也不必拼个你死我活?”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小子,看拳!”声既出,拳已至。

    速度极快,杨当家运转全身的于拳上,与袭来的拳头撞,噗,一口鲜血从杨当家的口中喷出,整个人倒飞而去,飞至远处,落地不断翻滚。

    “没想到马当家已经突破至武师巅峰了?”声音在众匪中传出,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四名武师低阶的头目都低下了头颅,不禁有些害怕,还好刚刚未听此子之话!

    “都杀了!”马当家冷声吩咐,看着杨当家所带来的人,面露冷色。

    瘦弱男子不禁吓得腿软,倒坐地上,支支吾吾的开口求饶,“不关…”

    众匪还未从震惊中醒悟,四个武师听马当家吩咐罢,就已提刀斩去。

    瘦弱男子求饶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就被人首分离,众匪才反应过来,拿着刀追着场上四散而逃,已无勇气与之抵抗,犹如任人宰割的小羊。

    叫喊声,求饶声,怒吼声,还不到几个呼吸间,便已归于安静。

    一座巨城中,夜幕悄然降临。

    街上十分杂乱,许多档口都已倒地,被堆至一旁,让出大路。

    城中的房屋全无灯火,只有城中央的巨大府邸,任然灯火通明。

    不错,这便是被葛啰王朝的军队所攻占的炎城,民众早已逃离,街上时不时有队伍走过,巡视着。

    府邸的书房内,葛啰王朝的大将军借着烛光,盯着桌面的地图。

    一身白衣手持白扇的军师推开房门,踏入,朝大将军拱手道,“将军,可先派队伍前往埋伏了。”

    大将军早已见怪不怪,门外的守卫也不敢阻挠,大将军听罢,朝门外的侍卫吩咐道,“传四旗将军塞因知否前来!”

    “是。”答应声从门外传来,接着就是焦急离去的脚步声。

    军师走到大将军身旁,点着地图上,指定地点前方的一座山,开口道,“可先派异军先埋伏于此。”

    将军面露疑惑,开口询问道,“只不过一座小城,有必要如此?”

    军师摇了摇头,解释道,“我们攻城,敌方守,必须出其不意,若城中有高人,可守许久,等敌人的援军到来,我们就被动了。”

    “好吧!”军师言之有理,大将军也无法反驳。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门并未关上,身型高大满脸胡腮的大将踏入屋内,蹲伏在地,拱手道,“四旗塞因知否,拜见军师与大将军。”

    “起来吧!”大将军摆手道。

    塞因知否起身,站立着,军师朝塞因知否微微点头示意。

    大将军正坐位上,沉声吩咐道,“现命你吩咐异军潜入此山,等后天夜里,率一万人,与异军配合,攻下此城,住前方的支援部队。”

    “末将定幸不辱命!”塞因知否再次蹲伏下,右手笔直的放至胸前。

    “趁现在离天亮还早,先将异军安排过去!”大将军再次吩咐道。

    塞因知否起身,手仍笔直的放于胸前,恭声道,“属下先行告退!”

    看着塞因知否离去,大将军靠着椅背,放松对身旁的军师道,“真期待后天啊!”

    “谁不是呢?那我就不打扰将军了!”军师嘴角掠起,浅笑着退去。

    与空城相对望的高墙之上,一身着亮金盔甲的男子,负手远望着已被攻占的城,目光炯炯有神。

    “元帅,最近发现敌军有所异动,一二三四旗的军队调动频繁,恐对方近日恐有行动。”一身钢铁盔甲的将领恭声道。

    元帅微微叹息,吩咐道,“传令下去,全军戒备,密切观察,随时应战。”

    “是!”侍卫应声离去。

    脚步声匆匆在元帅身后的楼梯传来,如画般美丽的女子出现在城楼之上,踏步朝那抹金光走去。

    “爹,为何我们不主动进攻,在此死守?女儿愿当前锋!”女子抱拳,躬身请命道。

    元帅转头看去,摆手示意女子无需多礼。女子会意,站起身安静的站在一旁,等爹爹的吩咐。

    “入伍也快三年了吧,都趴至此位,还如此看不懂大局,实在令我太失望了,炎城如此难攻,你不会不知道吧?”元帅看着前方摇头道。

    “可为何敌人能,难道我们比之…”女子话还未说完,就被元帅打断。

    元帅黑着脸,沉声道,“爹自有打算,你尽快率军去落日城镇守。”

    “我不去,我要留至最前方!”女子坚定道。

    元帅怒声道,“入伍多年,还不懂军令如山吗?此时由不得你,速速启程!”

    女子满脸通红,冷哼一声,跺着脚生气的离去。

    元帅看着远方城楼灯火,一阵轻风徐来,驻守城楼的将士们都不禁打了个冷颤,现在是如此的安静,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