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相思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莫德索,莫德蒋上面听令!”小宝于高台之上,高声喊道。

    莫家兄弟单膝跪地,恭声道,“属下在!”

    “现令你两为都尉,各带500兵马,好生操练,不得有误!”小宝郑重吩咐道。

    “末将等,定不辱命!”莫家兄弟齐声应道。

    所谓的都尉,既是五百人的将领称谓。军衔分别为,五人一伍、有伍长,十人一什、有什长,五十人一队,有队长,百人一伯,有伯长,二百人一都,有都伯,五百人一尉,有都尉,千人一部,有校尉与司马,校尉为正司马为辅。

    “严瑾为我司马,今日起你们就是我的兵,帝国的兵!但在我的带领之下,我有几条需遵守,必遵守,望各位不可为之戒!”小宝说罢,在此间稍作停顿,深深扫视着台下众人。

    众将士绷紧身躯,望着台上的校尉,大气不敢出,聚精会神的等待着。

    小宝满脸严肃,在高台上望着低下的将士高声喊道,“欺辱百姓者必杀之!

    出卖兄弟者必杀之!

    通敌叛乱者必杀之!

    扰我军心者必杀之!

    奸**女者必杀之!

    ………………………都听清楚了吗?”

    “是!”众将士高声回道。

    听到回答,小宝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说道,“今夜,是你们成为士兵的第一夜就先回去好生休息,明日,都给我卖力操练起来。”

    黑暗吞噬着曙光,落日已消失于天际之间,繁星点点遍布天空。

    一座庞大的府邸中,屋内灯火通明,身着暗金色睡袍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前,眼角涌起的鱼尾纹,双目透着精光,眉宇间透出一丝忧郁之色,他双唇紧抿,令他神色备显冷峻。目光直盯着书桌之上的标注满满的军事地图。

    中面男子轻靠椅背,头微微起,闭着双眼,紧皱的眉头舒张开,手放于鼻梁之上,轻轻揉捏。

    咔嚓,门被推开来,中年男子张开双眼,向门外来去,只见一白衣男子手持白纸扇,周身都透着一股书卷气,他那清澈如水的眼眸中,眸色温暖如玉,似乎总是蕴含着款款深情。唇齿间总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令人倍感亲切。被推开的门外,轻风吹拂而来,白衣随着微风像有节奏般缓缓飘动。

    “哦?大将军还不入睡,可有何烦心事?”白衣男子躬身行礼道。

    黑袍男子没有起声,冷哼道,“明知故问,如若我睡了,你还会推门而进?也不会先敲门问一下?”

    “诶!将军此言可是甚伤我心。难不成将军还藏了女子于此?那我下次一定敲门询问方便与否!”白衣男子呦呦开口道,还露出一脸伤神,在房间内四处寻视。

    “军师这么晚前来,所谓何事,可不要再开我的玩笑了。”黑袍男子哈哈笑道。

    军师朝大将军缓缓走去,至桌前,手轻敲桌面上的地图,看着大将军道,“就是为将军所思之事而来!”

    将军面露喜色,焦急询问道,“难道是…”

    “不错,将军,五日之后,即可西进!”军师打开白纸扇,轻轻挥动于胸前。

    半月之前,已攻陷敌国边境,欲趁势而进,却遭军师的反对,在已攻下的城池稍作休整。

    “粮草已至,是时候了?”军师轻声回道。

    一场战争,最主要的就是粮食,可不是说有兵就能开打,往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需要浩大的物资。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备不时之需,防范于未然。

    大将军打量着地图,向身旁的军师询问道,“不知可有何良策?”

    军师手指向地图,轻声道,“这两座城池固若金汤,若是强攻,必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

    军师手移指至两座城的后方,再次来口道,“夜袭,大军突袭,主要夺下此城,断他们的粮食!围困之!”

    “可城内兵马众多,若是里面的人突围?现也有消息称正在征兵,恐里面的兵马此时已能与我们不相上下。”大将军担忧道。

    军师嘴角上扬,轻笑道,“将军此时为何束手束脚的,前些日子可不是如此啊!”

    将军面露苦色,摆手道,“军师可莫再取笑我。”

    “放心吧,我早已考虑在内,征的兵力再多,也不足为患。唯恐的是六万征战已久的精兵,其他的不过是些乌合之众。若是出城突围,士气大落,我相信我们的将士定能以最小的伤亡将他们歼灭。”军师嘴角微扬道。

    军师面露奸诈之色,再开口道,“因故留口气让他们喘息,本想等他们亲自进攻,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可却迟迟未见有调集大军之意,不过也罢,就让我们主动出击吧!”

    将军哈哈大笑,开口道,“好,好,好啊!”

    笑声之大,在寂静的夜中尤为响,引得侍卫不禁侧目。

    小宝躺于粗木头之上,望着天空之上高高挂起的明月。

    此刻远在他乡,才深感体会得到那句诗句的意境。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知爹娘与幺娘在家里,一切可好?

    小宝身旁突躺下一男子,与之并肩。双手交叉枕在后脑勺,望着天上的明年月,关心的问道,“怎么还不睡?想家了?”

    严瑾就是如同小宝腹中的蛔虫般,总能知道小宝在想什么。

    小宝轻点额头,歪着头,看向身旁的严瑾问道,“你呢?怎么也不睡?”

    “刚要睡,见你在此,过来看看。”严瑾平静回道。

    小宝压低嗓音,在严瑾耳旁,小声道,“今日赶路之时略有耳闻,听闻周遭山贼繁多,明日你替我去查询一番,做个统计,等合计完,给士兵们练练手,我相信有许多人未见血,上到战场之上,恐沦为刀下冤魂,也算是为民除害,一举两得!”

    “好!”对于小宝的请求,严瑾从不拒绝。

    小宝起身,拍了拍屁股后的尘土。伸出手到严瑾的面前,开口道,“起来吧!早些休息明天可有你辛苦的。”

    严瑾抓住小宝所伸出的手,小宝用力将严瑾拉起身,搂着严瑾的肩膀,两人朝营中走去。

    十方城,县内,黄府中。

    女子身着淡雅,也掩盖不了她那倾城容颜,清秀的脸庞,小巧玲珑般的鼻梁,双手托着下巴,仰面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天空那轮明月,在夜色的衬托之下,显得娴静端庄。

    白皙的脸庞之上,眉头微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忧愁。唇齿微动,樱桃小嘴轻张喃喃自语道,“小宝,你近日是否安好,可到了军中?你此刻是不是也念着幺娘呢?”

    话落,伴随着轻声叹息,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仅自己一人。此刻正是燕去楼空,佳人何在!

    幺娘起身,窗外清风徐来,吹起幺娘的洁白素衣,随风舞动。

    迈开步伐,往床边走去,趴在床上,巧鼻微动,嗅着小宝残留味道,渐渐入睡梦中。

    而在另外一个房间,两人并躺于床上,妇人面带难色,推了推身旁呼呼大睡的男子,开口道,“黄中正,你个死没良心的,你儿子至今为见来信,也不知小宝是否已安然到达,吃的好不好,住得惯不惯?”

    男子睁开朦胧的睡眼,起身倚靠于床柱,安慰道,“好啦,小宝都多大的人啦,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我瞎操心?你说我瞎操心?”绝美妇人将枕头甩于男子身上,不停的拍打着他。

    漆黑的夜里,十分的安详,声音从房内穿出,惊扰了许多的昆虫,虫鸣不禁放低了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