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离别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小宝整夜未眠,幺娘不断的索取,似乎想将他榨干。

    直至天色微亮,幺娘才在小宝怀中睡去,小宝轻轻将幺娘摆好睡姿,为她盖上被褥,摸着幺娘的脸颊,轻轻在吻在她的额头上。

    穿好衣裳,用包裹装几件衣裳以备不时之需。

    做好一切,留恋的打量着房间四处,望着床上睡着的可人儿,压抑下心中的不舍,背上包袱,毅然迈开脚步,朝门走去。

    正想将门打开,背后突被人环抱着,幺娘哭着颤声道,“夫君,我不许你去。”

    小宝背过身,将幺娘搂在怀中,贴着她的秀发轻声道,“边境战事危急,现正举境征兵,家里又只有我一男丁,我知道爹娘已想法帮我推脱,可你爹他们那边呢,就让我代替两家前去吧。”

    幺娘在小宝怀中,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有不停的抽泣。

    “乖,听话,你要相信我能保护好自己的!”小宝轻拍着幺娘的背,安慰道。

    幺娘抬起头,红红着眼睛盯着小宝,令人十分怜惜,小宝甚至产生不想去的想法。

    小宝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捧着幺娘的脸,深深吻在幺娘毫无血色的双唇之上。良久唇分,小宝轻轻抹去幺娘眼,叮嘱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一定不会有事的,知道嘛!时间也不早了,我必须走了。”

    说罢小宝将幺娘抱紧的双手拨开,打开门,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小宝怕,他怕在这样下去,他会沉迷于温柔乡里不舍离去。

    踏出房门,黄府内安安静静,因快于夏至,所以天亮得特别早。

    房内,小宝踏出的瞬间,幺娘蹲伏在地,没有嚎啕大哭,只有无声抽泣,她怕,怕吵醒婆婆公公,怕他们阻止小宝,但她却又舍不得,只有独自流泪,作为娘子自己必须支持相公的决定。

    小宝缓缓往府门走去,再看看这熟悉的家,与父母,兄弟,还有幺娘,时间不长,却是满满回忆。

    此次前去,未知归期,未知生死,只知护国护民,镇守边疆,捍我国土。

    只有守住了,胡人就攻不进来,幺娘和这片小宝所热衷,所生活的土地,才不会被胡人践踏。

    小宝推开大门,街道上没有想象般的冷清,许多精壮青年,背着包袱,匆匆朝一方赶去。

    小宝轻轻关上门,站在街道中,返身深深看了一眼黄府大门,似乎要将它映在脑海中。

    转身迈开脚步跟着人流朝远去走去,从今天开始我就跟他们一样,只是个普普通通保家卫国的将士。

    黄府内,当大门被推开时,躺在床上的黄老爷便睁开双眼,坐起身来,套上衣裳,推开门往外走去。

    走入书房,转动机关,墙突然转动了,露出一个入口。黄老爷朝里走去,陈列着许许多多的稀奇物品,看上去都颇为不凡,黄老爷直直走到最里面,这里只有一张桌子,墙上挂着两把剑,黄老爷取下一把,又从抽屉中拿出一枚古老的令牌。

    走出地下室,踏出书房,腾空而起,朝远处掠去。

    在黄老爷起身时,并未发现身旁的黄夫人也睁开了双眼,待黄老爷退门离去,黄夫人才起身,穿戴好衣裳,踏出门外,与黄老爷不相同的方向走入。

    走到小宝与幺娘的新房外,看着虚掩的房门,黄夫人推开门,入眼就见幺娘蹲伏在地,抬头与黄夫人对视,满脸泪花。

    黄夫人赶紧蹲伏下身子,抱着幺娘未他抹去泪渍,问道,“怎么了?小宝呢?怎么哭了?”

    幺娘止住泪水,不想让黄夫人知道小宝的事,支支吾吾的辩解道,“娘,我没事,只是…只是不小心跌倒了,小宝他…小宝他…”

    黄夫人拿出手绢递给幺娘,责怪道,“怎么,还想瞒着娘?娘早就知道了。”

    幺娘瞪着双眼,不知说些什么。

    “好啦收拾收拾,我们去送送小宝,两父子都一个样,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黄夫人催促道。

    幺娘没有动,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娘,你不反对小宝去…”

    “反对,我当然反对。可是反对又有何用,小宝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再也不是以前只会跟在娘面前的小屁孩了。”幺娘话还未说完,黄夫人就抢口道。

    幺娘蹲伏在地,似乎在思考什么?不禁失了神。

    “还不快去换衣服,不想去送送小宝?”黄夫人再次催促道,

    幺娘才反应过来,火急火燎的朝衣柜跑去。

    黄夫人笑着摇了摇头,走出门外,替幺娘将门关上,可笑颜中浮现着一丝淡淡落寂,使人不可轻易看出。

    幺娘换好衣裳,打开房门,看娘亲站在庭院中,匆匆朝黄夫人赶去。

    “娘,如何前去,恐怕小宝早已走远。”幺娘对着黄夫人说道。

    黄夫人拿出一柄短剑,抛向空中,指尖射出灵气,注入短剑,短剑不断变大,悬浮至空中。

    幺娘捂着嘴,瞪大水灵灵的双眼,望着空中悬浮的巨剑。

    “抓紧娘。”黄夫人叮嘱道。

    幺娘赶紧抓紧黄夫人的双肩,黄夫人带着幺娘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巨剑之上,运转灵气,巨剑载着两人,朝远方飞去。

    此刻天已大量,小宝跟着队伍,走出了许远,抬头望向后方,已望不到家长,离乡越远,心中越发不舍。

    小宝坚定的迈开脚步,前行着,突然身旁传来熟悉的喊声,使他停住了脚步“小宝。”

    转头朝身旁往去,一道熟悉的身影,由小到大从未变化般,一如既往的坚挺,斜靠在树梢旁。

    小宝声音不禁有也梗咽,开口失声喊道,“爹!”

    “怎么?都快上阵杀敌了,还要留泪?”小宝爹笑着调戏道。

    小宝爹的话让小宝立马收回即将滴落的眼泪,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问道,“爹,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许爹送送你?接着!”小宝爹答道,将手中的剑丢于小宝。

    小宝双手捧接,轻轻抚摸未出鞘的宝剑。此剑正是抢亲那天,小宝爹丢给他使的那把。

    “爹,这是?”小宝不明其意,不由开口询问道。

    小宝爹微微叹息,才开口解释道,“此剑乃黄家祖传之物,因杀戮而生名为赤军,故应随你一同上阵沙场,不可在我手中埋没了。”

    小宝爹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与吊坠,递于小宝,叮嘱道,“此令乃黄家令,如非紧要关头,不可轻易面世,这吊坠务必贴身紧带,它可在危机关头保你一命。”

    “我知道了,爹。”小宝将令牌收入怀中,剑别于背后,挂上吊坠应承道。

    “好了,快走吧。都快望不见队伍了。”小宝爹拍了拍小宝的肩膀,扬头示意道。

    “那你与娘亲要多保重,孩儿走了。”小宝说罢,迈开步伐,欲要跟上前方的队伍。

    “小宝!”身后传来叫喊声,小宝听声,不禁回头幺娘的容颜显现在眼中,由远至近。

    小宝十分开心,此刻能见幺娘,可是目光看着幺娘身前,面色阴沉的娘亲,小宝不禁有些害怕,毕竟这是第一次擅作主张。

    巨剑落地,小宝娘与幺娘一同跃下。

    幺娘迫不及待的迈开脚,朝小宝奔去,两人紧紧想拥在一起,小宝还未来得及好好享受这个拥抱,未能细细嗅着幺娘熟悉的体香。就见娘亲黑着脸,朝两人走去。

    小宝娘拧着小宝的耳朵,开口道,“长大了,翅膀硬了,都不与娘亲告别了?”

    “娘,疼,疼!”小宝直呼疼。

    小宝娘冷哼一声,松开小宝的耳朵,开口道,“怎么了,后悔没,后悔就跟娘回家。”

    小宝看着将他养育成人,疼爱他,教育他,帮助他,开导他,指引他的母亲,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久违的拥抱,自长大起似乎很久未与娘亲拥抱了,还是如同小时候般的温暖。

    小宝送开娘,看着对面的三人,开口道“爹,娘,幺娘,你们都要好好,我走了。”

    说罢,小宝转身,泪水止不住从眼眶中滴落,小宝不想让她们看见。

    “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小宝娘喊道。

    小宝没有回头,没有停下前行的步伐,挥手应道“好!”

    “小宝,你答应我要好好的,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身后再次传来声音,这次是幺娘略带梗咽的喊声,相信她也止不住泪水吧。

    “嗯,我一定会平安归来,与你相守一生!”小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幺娘捂着嘴,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三人直至小宝身影消失,才准备回家。

    “你叮嘱好了没有,那些法宝如何使用?”小宝娘仍不放心的对着小宝爹询问道。

    “放心吧,再说还有人跟着呢。”小宝爹说到这,回头望向远方,嘴角上扬道。

    烈日当空,此时已经正午了。队伍并无停下歇息的样子,小宝此时也有虚脱了,一夜未眠,又操劳过度。即使在平整的道路上,仍然脚步漂浮,走得摇摇晃晃的,好似随时会倒下般。

    终于小宝坚持不住了,眼睛之打架,眼前一黑就要倒下时,一只手臂拖住了他,小宝抬头望去,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笑着看着小宝,帅气的脸庞,配上一口白牙,小宝不禁失声喊道“严瑾!!!”

    “少主,还有我们!”莫德蒋莫德索两兄弟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小宝扭头望去,四人洋溢着笑容在此定格。

    小宝将与他的兄弟,踏上战场,骁勇征战,热血护国,迈入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