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欲离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闻声,齐头望向门外,连小宝怀中的幺娘都露出疑惑的目光。

    柳老爷率先反应过来,开口阻止道,“不可,我去,就这么定了!别在说了!”

    “爹!”幺娘与小宝齐声呼道。

    县官身旁的盔甲男,眼珠子贼溜溜的乱转,开口道,“哦!既然有人替前辈出征,那不如让这位小兄弟前去磨炼一番,而且是代岳父出征,此等孝心,必得县民称赞。”

    盔甲男在黄家吃了大亏,又在街上被黄家此子打脸出糗,心中早已生出怨气,只要同意签上字按上手印,只要我速送至兵部,就算黄家再大本事,也无法扭转。

    盔甲男笑着,嘴角不禁露出笑意。

    县官看了看身旁的盔甲男,心中不禁疑惑道,将军又要搞什么鬼。

    柳老爷面无表情,摆手制止小宝与幺娘,沉声道,“我意已决,不必劝说。”

    柳老爷面朝县官与盔甲男,拱手道,“请二位大人将征令递于柳某,待柳某签字画押!”

    “好,在下官这!”县官拿着印泥与征令起身,走向柳老爷。

    幺娘面色复杂,静静抓着小宝的衣裳。

    客位上的盔甲男不禁有些失望,面色阴沉。

    小宝暗运劲气于双脚,轻轻推掉幺娘的双手,幺娘疑惑的看着身旁的小宝。

    “老爷!”柳夫人从里走出喊道,众人齐转头望去。

    就在此刻,小宝消失于原地,正厅不是很大,小宝瞬间出现在县官身旁,夺过印泥与征令,将手纹按在征令之上,柳老爷才反应过来,抓住小宝的双手制止他。

    盔甲男眼中闪过喜色。

    “你可知道你在干嘛?”柳老爷厉声道。

    小宝回道,“孩儿知道。”

    众人看向手中的征令,小宝的指纹已印在纸张之上。

    柳老爷夺过小宝手中的征令。欲要撕碎,盔甲男哪肯,高声制止道,“前辈不可,征令上只得黄公子的手印,待下官回去寻个法子将它去掉即可!”

    柳老爷朝盔甲男望去,回道,“既然如此,还望将军费心!”

    说罢,将征令交于盔甲男,盔甲男将征令收好,拱手道,“事不延迟,前辈,我等先行告退,将征令复原后,再登门拜访。”

    柳老爷拱手回礼道,“有劳了!”

    县官一脸疑惑的往向盔甲男,欲言又止,不禁摸了摸口中一大袋的征兵令。

    “走吧!”盔甲男朝县官催促道。

    “下官这就来。”又扭头朝柳老爷拱手告退。

    等二人离开,柳老爷返身回位,朝小宝怒斥道。“谁准许你擅作主张?”

    小宝低着头,任柳老爷责骂。

    幺娘走上前,搀扶着小宝胳膊,陪同他一起受骂。

    “行了,行了。快回去吧!”柳老爷摆手道。

    幺娘听罢,告退道,“那爹,幺娘与小宝先告退了。”

    柳老爷点头,目光并无看向小宝们。

    幺娘知道爹在气头上,连忙拉着小宝走出正厅。

    柳老爷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欣慰的目光,柳夫人走到柳老爷身旁,开口道,“小宝,也是一片孝心,何须发如此大的脾气。”

    柳老爷白了身旁的柳夫人一眼,回声道,“我当然知道小宝的好心,可这是闹着玩的吗,上战场可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毙命,你想让小汐守寡不成?”

    柳夫人露出担忧之色,一边是女儿的爱人,一边是自己的爱人,谁去都不是她所愿意的。

    柳老爷楼着柳夫人入怀中,拍着柳夫人的背安慰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可与小宝不同,他去能做什么,带阵冲锋的伯长或是都伯,可我去就不一样了,那可是指挥的将军,指挥战场的。站在后方没事的!”

    柳夫人趴在柳老爷的怀中,喃喃道,“但愿吧!”

    幺娘与小宝齐身跨出柳府,走在街中。幺娘紧靠着小宝,双手挽着小宝的胳膊。

    小宝见此,不禁调戏道。“怎么了?街上这么多人不害臊了?”

    “怕什么,你都是我夫君了,我还何必在意他人的闲言。”幺娘楼得更紧了,心中有种预感,如同刚在正厅里他去抢夺那张征令,要离她而去身陷危险中的感觉,而且越发得强烈。

    小宝宠溺的刮了刮幺娘的鼻子,前面晃过红影。使小宝眼前一亮,指着红影的方向开口道,“糖葫芦!”

    幺娘闻声看去,露出喜色。

    小宝与幺娘手手指相扣,朝糖葫芦走去。

    将买来的糖葫芦递于身旁的幺娘,幺娘接过,迫不及待的舔了一口。

    “甜吗?”小宝问道。

    “甜!”幺娘回道,将糖葫芦递于小宝。

    小宝笑着咬下一颗,含于嘴中。

    两人说说笑笑的,在人流中前行。

    前方身着盔甲的男子在人群中颇为出众,走去巷口,小宝早已看见,对着幺娘开口道,“我有些事,叫莫德蒋他两送你回府。”

    “何事?”幺娘疑问道。

    “回去再告诉你。”小宝笑道,朝身后喊道,“莫德蒋大哥,莫德索大哥。”

    两人出现在小宝与幺娘身后,恭声道,“少主有何吩咐?”

    “送幺娘回去,我去办点事。”小宝叮嘱道。

    目送三人远去,小宝遁入人群中。

    入巷子内,盔甲男背对着巷口,小宝一入内便看见盔甲男的背影。

    “找我何事?”小宝对着背影沉声道。

    盔甲男转过身,从兜里拿出那张被小宝印上手印的征令,连同毛笔一同丢像小宝,才开口道“黄公子孝心可加,我等颇为感动,特来此。”

    小宝疑惑的看着手中的征令,不知盔甲男在搞什么鬼,他会如此好心吗?

    高空之上,一少年站在巨鹰之上,看着下面的街道。目光死死盯着巷中那道熟悉的身影,轻拍巨鹰道,“你先在这等我。”

    巨鹰如有人性般,点了点头。

    少年一跃而下,气劲附予双脚,稳稳落在屋檐上,不发出任何的声响,趴在屋檐上侧耳倾听。

    “我不管你是何目的,识君先在此谢过。”小宝躬身道。

    盔甲男摆手道,“不必多礼,不过你要想清楚,如若签名,明日就要跟着队伍一同前去落日城。”

    “哦,这么着急?”小宝疑惑道。

    盔甲男笑道,“这不是怕突生意外嘛,你看你签了我立马送往军部,你明日跟上队伍,他们不就阻止不了了?”

    小宝点头,签上姓名。将征令丢回盔甲男,拱手道,“有劳了!”

    屋檐上的少年想过阻止,不过以自己对小宝的了解,他决定之事,很难更改,不由止住身形,趴在屋檐,一动不动。

    “此令我立马上报,不得耽搁,那在下告退了。”盔甲男退身,消失在巷口。

    小宝也返身,入身人流中。

    少年听两人离去的脚步声,才翻过身,看着蓝天略微作沉思。

    似乎心中已有答案,嘴角掠起笑意,将手放入口中,朝天空吹出哨声。白云中巨鹰听闻,俯身飞下,少年跃向高空,站稳在巨鹰身后,轻声道,“回家。”

    巨鹰听罢,朝远方飞去。

    入夜,小宝与幺娘齐躺床上,小宝抱着幺娘在怀中,轻抚摸怀中美人儿的细发。

    幺娘抬头看着小宝,问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小宝神色闪躲,回道,“有吗?”

    幺娘紧抱着小宝,贴在小宝怀中轻声道,“答应我,不要对我隐瞒任何事。”

    小宝微微叹气道,“我明日要替爹去镇守边疆。”

    幺娘抬起头,双眼通红,颤声道,“什么?”

    小宝抱紧幺娘,脸贴幺娘的秀发一言不发。

    幺娘挣扎着拍打小宝的胸口,厉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小宝任由她发泄,等她打累了,小宝轻吻幺娘额头道,“放心,为了你。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幺娘毅然起身,与小宝激吻。

    彻夜未眠,只叹春光无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