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真相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小宝,小宝,快下来试试这件礼服合不合身?”小宝娘在下面朝龟背上的小宝喊道。

    小宝还未说话,幺娘将头抬起,红着脸对小宝娘喊道,“啊姨!”

    小宝娘笑着数落道,“都快嫁给我家小宝还叫阿姨?该改口咯!”

    幺娘羞红了脸,此刻她是叫不出来的,毕竟还未成婚,而且众目睽睽之下。

    吕伯从柳府内走出,朝众人道,“黄老爷,黄夫人与小宝少爷,我家老爷有请!”

    小宝爹跳下屋檐,落到小宝娘身旁,两人一同往里走去。小宝拉着幺娘要往里走,却见幺娘满脸担忧,开口安慰道,“没事的,我一定娶你,再说你不是还欠我一个要求,那我要求你必须嫁给我生好多好多的小猴子。”

    “我才不要呢!”幺娘小声拍打道。

    嘴上虽如此,但还是与小宝一同往府内走去,双手紧扣着。

    柳老爷与柳夫人在府内坐立难安,又喜又忧。喜呢:小宝能来抢亲,两人是郎情妾意,甚好!忧呢:为何早不来提亲?闹成如此岂不是让人笑话,至于申家势力,柳老爷早已见识到小宝爹在外的所为,因此无畏。

    “黄老爷,黄夫人请坐!来人上茶。”柳老爷抱拳行礼道。

    小宝爹小宝娘赶紧回礼道,“坐,都坐。”

    小宝与幺娘随后而来,一进屋就见现在站在身前,背面他俩的柳老爷,同时道,“爹,柳伯父。”

    柳老爷转身,看向他俩,拍着小宝的肩膀开口道,“小宝啊!都长成大小伙子了。不错,不错!”

    目光由上而下,突然看见他俩紧扣的双手,轻咳道,“小汐,你先去你娘那。”

    “爹…”幺娘轻口道。

    “快去!”柳老爷加重声音道。

    小宝见状,轻拍幺娘手,眼神示意她放心。

    幺娘才松手走向柳夫人,站在柳夫人身旁。

    柳老爷拍了拍小宝,摆手道,“上座吧!”

    小宝朝座上走去,向柳夫人打了声招呼,见她摆手示意无需多礼,才坐下。

    柳老爷回座前,与小宝爹并坐上座。沉声开口道,“小宝,我问你?你是否真心要与我家小汐在一起?”

    小宝板凳还未坐热,立马起身坚定道,“是的,此生我定不负她,我非她不娶!”

    柳老爷听罢,呵斥道,“那为何我派人去与你谈,与幺娘及笄之礼的邀请,你们黄家无一人前往?”

    小宝此刻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向爹娘。

    小宝娘不乐意了,沉声道,“柳老爷,我们黄家了未成收到请柬啊?”

    柳老爷露出疑惑的神色,看着小宝道,“你在狱中可有会见我派去的人?”

    小宝摇了摇头,“柳伯父,在狱中除了小召,无任何人来与我相见!”

    柳老爷听罢,脸上乌云密布,怒道,“吕伯?这是怎么回事?”

    吕伯感受到老爷的怒火,赶紧解释道,“老爷你交代我的,我都吩咐小旺去做了啊!”

    “把他带上来!”柳老爷怒道。

    吕伯朝门口的侍从挥手,他们躬身离开。

    “实在是抱歉,怪老夫…”柳老爷抱拳朝小宝们道歉。

    “哎呦,都快成亲家了,不必如此客气!”小宝娘笑道。

    “老爷,小旺不在府内,衣物都不在房内,恐怕已经逃了。”侍卫从外走入禀告伏身道。

    这时,一人影被丢了进来,莫家兄弟出现在门外,恭声道,“少主,发现此子在后门鬼鬼祟祟,就将他擒来。”

    吕伯看清来人,呼道。“小旺!”

    小旺起身跪倒在地,猛磕头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柳老爷大力拍打桌面,怒道,“还不从实招来?”

    小召连忙道,“都是,都是申公子。”

    原来那天派他出府,去监考试探小宝心意时,在半路上被申明的手下拦住用钱财贿赂,让他不许讲。

    “那些黄金,都在我的包袱里,望老爷饶了小人这条贱命。”说着将包袱打开,露出里面的黄金。

    柳老爷双手一挥,吩咐道,“先带下去!”

    被侍从架着带下去的小旺,还在不停喊,“老爷饶命啊!”

    “看来都是这申明搞的鬼,带上来。”小宝爹朝门外道。

    严瑾拎着一人,踏入门内,将他丢在地上,冷声道。“如实说,不然定斩不饶!”

    说罢,走到小宝身旁坐下。

    那人抬起头来,“牛奋!”小宝一见他,便认出他来。

    “我说,我都说,望能留我一命。”牛奋求饶道。

    十余天前,城里武院放假。我们就都回县里,第二天小师弟黄博说申少爷来县里游玩,向替我们引荐。于是我们就在县里大酒楼远稻亭里设宴,为申公子接风洗尘。可是此时,申公子朝外望去,一眼就被柳小姐的美色所迷。招呼我们看去,却看见黄少爷与柳小姐之间的情愫。要我们去杀黄少爷,但事出预料,只剩我存活,申少爷又生一计谋,那些诬陷黄少爷的证人与证据,都是他派人安排的。

    牛奋说罢,跪在地上颤抖。

    “带下去!”柳老爷扶着额头,挥手道。

    “现在事情已真像大白,一切都是申明的计谋。”小宝爹淡淡道出。

    “太可恶了!”小宝气愤道,不禁有些后悔刚刚下手太轻了。

    小宝娘轻咳道,“既然是误会,那小宝与幺娘的婚事…”

    幺娘一听,刚刚还愤怒着的脸,瞬间变成娇羞。

    柳老爷对幺娘道,“小汐,你先带小宝下去,我和亲家商量下你的婚事。”

    亲家都说出口了,这不是变相的同意了吗?小宝与幺娘暗中同时想到。

    幺娘越想脸越红,急忙出去不等小宝。

    见幺娘出了门,不带自己,小宝不禁开口道,“这…”

    小宝娘在身旁用手拍打小宝的脑袋道,嗔怪道,“还不追去?”

    小宝见众人都望着自己,怪不好意思的,起身行礼告退后,匆匆朝幺娘离去的方向坠追去。

    小宝娘朝身旁的小召示意,小召跑出门外,拍拍手,一箱箱聘礼被抬入屋内,放在地上。

    小宝娘对柳老爷开口道,“亲家,柳家乃大户之家,所以礼数不可少,这是我们的聘礼。”

    柳老爷没有开口,一旁的柳夫人接口道,“亲家,您这是做甚,这样可就生份了啊。”

    “是啊!亲家,你我两家不必这样。”柳老爷也开口劝道。

    小宝娘面露难色,为难道,“礼数是礼数,情义归情义,这要是不收,传出去,对两家都不好。”

    双方互相推迟,小宝爹坐不住了,开口道,“别推了,聘礼我们带回去,就当幺娘返的嫁妆如何?”

    此议一出,众人皆赞同。

    “那成亲之日?”柳老爷问道。

    “就今天吧。迎亲队都在外侯着了。”小宝娘回道。

    柳老爷刚想点头同意,一旁的柳夫人抢口道,“会不会太急了?要不再缓缓?”

    小宝娘刚想解释,柳老爷就开口了呵斥道,“缓什么缓?今天是大好日子,小宝与幺娘现在都巴不得赶紧在一起,你还要等得再生变故?”

    “可…”柳夫人欲言又止,小宝娘赶紧拉着她往外走去。

    屋内只剩下柳老爷与小宝爹,严瑾早在小宝离去时就退出屋内。

    “敢问,亲家是何境界?”刚刚的一幕幕还在脑中闪过,即使武师巅峰的柳老爷也很是震惊,但为了女儿的幸福,还是敢于质问小宝,问出实情。

    小宝爹看向柳老爷道,“怎么说呢,可不食五谷之境。”

    柳老爷此刻呆了,原以为只是武王巅峰,没想成…

    “亲家,其实你家功法有些错误,以前呢,不好说,怕让你以为我是砸场子的,现在一家人了,我觉得有必要给你矫正。”小宝爹见柳老爷发着呆,沉声道。

    柳老爷一听回过神,恭声道。“请亲家赐教!”

    “赐教不敢当,我观你是否背部时常发痛?”小宝爹轻声道。

    “不错。年纪越大,越发疼痛。”柳老爷说着,还摸了摸背部。

    “人体内十二大筋脉,我相信你的功法只记载了十一条,你试试将运转功法,慢慢将劲气来回运转。”小宝爹徐徐道来。

    “十二?”柳老爷疑惑道,闭上眼,运转劲气,在经脉里游走,最后到了从未用劲气游走的筋脉时,咬牙控制劲气注入。

    疼!前所未有的疼痛,使得柳老爷面露出难色,小宝爹见状,开口道,“不能放弃。”

    柳老爷听罢,本想放弃的心又坚定起来,忍着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