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及笄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哎呦,刘老爷。您里面请!”

    “李老爷来了,您请,招呼不周。”

    柳府门口,今天热闹非凡,人来人往,门童在外迎接着一位又一位的宾客。此时迎面走来一中年男子,门童上迎去,接过他身旁人递来的请柬。

    “您是?”门童看着手中的请柬,却对此人毫无映象。

    中年男子闭口不语,身旁的阴柔男子厉声呵道,“瞎了你的狗眼了,申家家主你都不认得?”

    门童一听,跪倒在地,浑身颤抖道,“小人该死,小人有眼无珠。”

    阴柔男子伸手指着门童,欲要责怪,身旁的申家家主摆手制止道,“罢了,罢了,今天乃柳家大喜之日,就此做罢。”

    门童听完,马上头着地,磕着谢道,“谢大人大量,谢大人大量。”

    申家主没有去理会门童,自顾自的迈入府内,阴沉男子紧随其后。

    “恭申家家主到!”

    叫喊声一出,入席的宾客齐齐抬头望去。柳老爷焦急的往申家家主的方向赶去,低着头拱手道,“申老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哈哈哈,无妨!无妨!今日是令媛结笄之日,事情繁多,谅解!”申家老爷哈哈哈一笑道。

    柳老爷见无怪罪之意,摆手道,“申老爷,先请上坐!”

    申家家主走上主席,在一旁刚要坐下,柳老爷就连忙道,“不可!申老爷还望能请于主位。”

    申家家主连忙摆手道,“诶!这怎可?”

    柳老爷急道,“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双方推脱一会,申家家主见推脱不了,便坐在主位上。

    后院中,幺娘正在房内。依然在为小宝之事所担忧,即使自己成人之日,也闷闷不乐的。

    “申公子!申公子!不能进啊!”院外传来小晴的阻挠声。

    申明站在院外,小晴张开双手,阻止他进内院。

    “让开,我找你家小姐有事。”申明指着小晴道。

    小晴一脸倔强神色,死活不让,开口劝道,“申公子还是请回吧,今日乃小姐结笄之日,期间不能见任何人。”

    见小晴如此油盐不进,申明张嘴朝里喊道,“幺娘!幺娘!”

    小晴连忙劝道,“公子别叫了,小姐不可能出来见你的。”

    听着院外传来的声音,幺娘焦急的往外走去,申明此刻来,会不会小宝出什么事了?越想越心慌,脚步不自觉的加快。

    “小晴!”小晴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转头望去。

    看着站在身后的小姐,小晴惊呼道,“小姐,你怎么出来了,不可…”

    话还没说完,就被幺娘开口打断,“行了,你先下去吧。”

    “可是…”小晴欲言又止。

    幺娘的声音又响起了,“下去吧!”

    “是。”见小姐如此,小晴只得退下。

    等小晴走后,幺娘自顾自的走入内院,申明跟在身后。幺娘在前方停下,被对着申明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幺娘…”申明刚开口,就被幺娘打断。

    幺娘沉声道,“申公子请自重,你我还未那么熟识。”

    申明哈哈哈一笑道,“是,是在下唐突了,柳若汐小姐。”

    “说吧,是小宝的事?”幺娘听申明如此,语气有所缓和道。

    申明看着前方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配着他脸上的表情,很是邪恶,开口道,“如柳若汐小姐所猜般,在下调查一番后,发现此人的确是被人所害,收集好证据,我就将它们一并交由此人之好友,现恐已在翻案中了,应该能赶上你的结笄礼!”

    幺娘转身,脸色郑重,朝申明深深鞠了一躬,谢道,“多谢申公子,我代小宝多谢于你。”

    “不必客气,能帮人还个清白,也是一大乐事。”申明笑道。

    “如申公子有何要求,只要幺娘力所能及,定竭尽所能。如现如今无法完成,待日后定与小宝一起报答您的大恩。”幺娘恭声道。

    “无妨,在下只望能与小姐成为朋友。”申明回道。

    “可是…”幺娘刚想开口。

    申明摆手阻止道,“小姐想哪去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只是单纯的想与小姐成为朋友。”

    “真当如此?”幺娘沉声道。

    申明笑着点了点头,用诚恳的语气应道,“嗯”

    幺娘思量片刻,开口应道,“好,我就交你这个朋友。”

    “那在下就不打扰了,先出去了。”申明拱手告退。

    幺娘看着申明离去,眼睛的闪过一丝喜色,小宝终于平安无事了。

    柳府内洋溢着喜悦,众人都已入座。

    幺娘此时已经沐浴更衣完毕,正在东房的屋内静候。咔嚓,门被推开了,幺娘吓了一跳站起身看着门外,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幺娘开心的叫道,“若雨!”

    女子生得美丽,落落大方。笑着张开双臂,想与幺娘相拥。

    幺娘闪过若雨,抱着双手,埋怨道,“这么晚才来?我都怕今天你未到,这结笄之礼怕是无法进行。”

    “哎呦,我的姑奶奶,我这不是赶过来了嘛,别生气啦。”若雨拉着幺娘的手撒娇道。

    房外的乐声停止,便传来柳老爷的声音,柳老爷站在前方,面相宾客,开口道,“今日,小女柳若汐行结笄之礼,感谢各位宾朋佳客的光临!下面小女柳若汐的成人礼正开始!”

    等掌声停下后,柳老爷再次开口道,“请柳若汐入场,拜见各位宾朋好友。”

    幺娘走到门口等候,若雨先踏出门外,在门口旁的盆子里洗了洗手,走向西面,静候着。

    等若雨停下脚步后,幺娘踏出房门,走到正中央,面朝南边,双手伸出,右手在前拱手朝宾客们行礼。转身面相西面,跪坐在结笄席上。

    柳老爷柳夫人带着老妇前往东面,在早已准备好的的水盆中洗手,洗完手,一旁的下人将早已备好的毛巾奉上,老妇接过毛巾擦干水渍。

    柳老爷柳夫人与老妇相互拱手,各回其座。

    待宾客都坐好之后,幺娘动身面向东面。小晴拿着盘子站在一旁,下方的老妇走上礼台。对着幺娘,高声道,“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老妇跪在地上,膝盖着席,拿过小晴盘子中的梳子,为幺娘梳头,并插上簪子。起身,走回座位中。

    若雨走到幺娘身后,象征性的摆正簪子。

    幺娘起身,面朝宾客拱手行礼。

    转身往东房走去,更换衣物。

    小晴拿着襦裙过来,幺娘接过,小晴退下。幺娘脱下儿时衣物,穿上大袖长裙礼服。

    小晴进来帮忙查看,确认穿着无异后,朝外退去。

    幺娘穿着长裙踏出门外,站在正中央向来宾展示。面向柳老爷柳夫人,拱手举到耳头,手藏于衣袖之中,呈九十度弯身鞠躬行礼(正拜礼)。表示感谢父母亲的养育之恩!

    幺娘面向东面,老妇起身,再洗手擦干,走上礼台。小晴奉上发钗,老妇接过走向幺娘面前,高声喊道,“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替幺娘插上发钗,然后回位。

    幺娘面向师长,行正拜礼朝师长们九十度鞠躬。表示感谢教育之恩!

    转身面向国都,朝国都方向行正拜礼。表示日后传承文化,报效祖国!

    若雨走上前来,将装好酒的酒杯递给老妇。幺娘面向北面,老妇拿着酒杯走到幺娘身前,老妇高声喊道“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幺娘朝老妇行拜礼,接过老妇递过来酒杯,老妇回礼。

    幺娘跪在席中,将酒撒在地上,做祭酒,拿着酒杯嘴唇轻沾在酒杯上,做做样子。小晴端着碗筷走来,幺娘拿起碗筷夹起一小口饭,咽入腹中。

    做完这些,柳老爷柳夫人上前,对幺娘教诲。待父母停话后,幺娘开口道,“儿虽不敏,敢不祗承。”朝父母行拜礼。

    起身,朝宾客,乐师等行拜谢礼!众人点头应承。

    礼闭!

    人群中的申明看着如此美丽的幺娘,面露贪婪,此女我必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