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清白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要跪就跪吧!我睡觉了。”小宝说罢,躺下不去理会莫家两兄弟。

    醉意上来,小宝很快就沉沉睡去。

    突感一阵尿意袭来,小宝起身,向尿桶走去。

    “嗯?”感觉身前有东西挡住去路,小宝揉了揉迷糊的双眼。

    看清楚后,小宝十分无奈。开口道,“都说我不需要手下了,你们这是何苦呢。”

    “恩公不收,我等誓死不起。”莫家兄弟倔强道。

    小宝摇了摇头,朝尿桶走去。

    莫家两兄弟跪着跟在小宝身后。

    小宝刚解下腰腰带,耳朵微动,听着就在身后的呼吸声。 转头看去,小宝惊呼一声,提着裤子跳开道,“干嘛?上个厕所也跟着?”

    莫德蒋露出一口白牙笑道,“恩公不答应,就是洗澡我俩也跟着。”

    “算我求你们哥俩了,先让我上完厕所再说这事。”小宝哀求道。

    “不行。恩公只要点头即可吩咐我俩。”莫德蒋跪着一脸倔脾气。

    小宝都快气炸了,厉声道,“你们这不是耍无赖嘛!”

    “那恩公就当我俩耍无赖亦可。”莫德蒋解开嘴,漏出一口大白牙。

    小宝左右徘徊,小宝走到哪,莫家两兄弟跪着跟到哪,如同狗皮膏药一般,黏着。此刻小宝的身下,感觉快要涨爆了。

    “行。我答应你们,你们行行好,转过身去,先让我上个厕所。”小宝讨好道。

    莫家兄弟高兴的起身,见兄弟俩离去,小宝赶紧掏出,对着尿桶,放空他的库存。尿完,还周身颤抖了下。回到炕上,莫家两兄弟就靠过来。

    小宝急忙喊道,“干嘛,干嘛?”

    莫德蒋开口,“恩公,贴身保护啊,快睡吧!”

    小宝挣扎着,开口道“不用!”

    三人躺在炕上,小宝被夹在中间,莫德蒋莫德索两兄弟左右护着。 看着身旁呼呼大睡的两人,小宝整夜无法入睡,实在是从未与两个大男人同床过,这冷不定的冒出,一向独睡的小宝还真有些不习惯。

    咔嚓,铁门被打开,两个衙役走了进来。

    他们朝小宝开口道,“黄少爷,请上公堂。”

    小宝揉了揉双眼,起身欲跟衙役们往外走。

    莫家兄弟激起将我护在身后,莫德蒋朝两个衙役厉声道,“干嘛!要带我恩公去做什么?”

    小宝赶紧制止道“别冲动,我父母应该找到证据来替我申冤了。”

    莫家兄弟听恩公都这样说了,只能移开身躯,让小宝走过去。

    “放心,等等证我清白之后,定来接你们。”小宝朝莫家挥了挥手承诺道。

    再次踏入公堂之上,小宝知道,今天定能还他一个清白。

    “严瑾。”小宝兴奋的朝严瑾喊道。

    “咳咳咳~”公堂之上,县官轻咳示意。

    小宝才意识现在的环境,收敛起来。

    县官案板一拍,“大胆刁民,诬告陷害黄识君,将你二人打入大牢,为期五年,大胆江明,知情不报,差点害本官诬陷好人,一同打入大牢,为期三年。”

    老车夫与小花夫妇连忙谢罚,老车夫与小花被判五年的牢狱。小花老公,因知情不报,视为同僚,包庇之罪,牢狱三年。

    “刘捕头,现传令下去,全城通缉牛奋!”县官拍着案板道。

    “是!”刘捕头令命而去。

    县官看着远去的刘捕头,消失于视线中,才开口道,“现宣布,黄识君无罪释放。怪本官轻信他人…”

    小宝看着装模作样在那喋喋不休的县官,甚是反感。

    “退堂!”县官挥手就要离去。

    小宝赶忙叫道,“县官大人,等等!”

    县官转身,脸上堆满笑道,“黄少爷,有何吩咐?”

    虽然反感,但莫家兄弟的事也只有他才能下令放人。

    小宝迈开步伐,朝县官走去,附耳道,“县官大人,监狱里的那莫家兄弟是否能将他们放了?”

    “哦!小事,小官现在就吩咐他们放人。”县官答应道。

    “那识君就先谢过大人了。”小宝拱手道。

    县官连忙摆手,“不敢,

    不敢。”

    小宝与县官大人互相恭维了一会,县官推脱离去。

    小宝才走向严瑾,搂着他调笑道,“怎么,想我不?”

    严瑾冷着一张脸,没有回话。

    小宝喃喃道,“无趣!”

    像四周望去,小宝开口向严瑾询问道,“我爹娘没来?”

    “没有,黄叔黄姨在家给你准备好吃的!”严瑾板着脸开口道。

    看严瑾鼻头微皱,小宝拿起衣服凑到鼻前闻了闻,“真臭!”

    严瑾白了小宝一眼,嫌弃道“才知道啊,刚出来就闻到了!”

    “怕啥,两兄弟有臭一起闻。”小宝对着严瑾大笑道。

    严瑾摇了摇头,催促道,“走吧,快回家洗洗。”

    “等等!先去趟监牢。”我拉住他,往监牢走去。

    到监牢门口,就看见师爷在那侯着。

    看到小宝和严瑾走来,连身迎了上去道。

    师爷还未开口,小宝就开口道,“师爷,让你久等了,莫见怪。”

    “不敢,不敢,小人也是刚到不久。”师爷回礼道。

    监牢大门传来脚步声,牢头带着莫家兄弟朝小宝走去。

    “劳烦了,在狱中多谢关照。”小宝朝牢头行了一礼。

    牢头上前扶着小宝还未弯下的腰,开口道,“哎呦,黄公子,你这样,可真是折煞老夫了。”

    “小宝这两位是?”严瑾疑惑的向小宝目光。

    小宝刚想开口,莫德蒋就抢口道,“我兄弟俩是以后负责保护恩公侍从。”

    “哎呀,莫大哥,别再这样叫了,叫我小宝亦可,况且我也不需要人保护啊!”小宝无奈道。

    莫德蒋思量片刻,应声道,“也对,不能再叫恩公了。”

    听了莫德蒋的话后,小宝欣慰的点了点头,暗道,总算开窍了!

    然而莫德蒋下一句话,让小宝颇为头疼,猜不透此人的脑筋是如何转动的。

    “应该称为少主!”莫德蒋一本正经道。

    “你…”小宝指向莫德蒋,但看着他笑嘻嘻的模样,又发不出火来。

    小宝一行人踏出县衙,往家的方向走去,怎感今天街上热闹异常。

    小宝们刚到家门口附近,老远就看到小召端着水盆在门口侯着,看到他们后,小跑着朝小宝们赶来。

    “少爷!严少爷。”朝小宝和严瑾喊道,有看向后方,不禁微微皱眉。

    不满道,朝莫德蒋两兄弟,开口道“你们来干嘛?”

    莫德蒋自来熟般,上前搂着小召道,“兄弟,以后都是少主的手下,自己人。”

    莫德蒋刚楼上去时,小召挣扎了,但怎么可能挣脱开莫德蒋这大汉。小召向小宝投去求救般的目光,小宝轻咳声开口道,“都饿了吧,先回去吃饭吧”

    朝莫德蒋和小召挥了挥手,小宝与严瑾率先踏上台阶。

    莫德蒋刚将小召放开,见小宝要踏入府内,小召加快脚步,喊道,“少爷等等!”

    小宝与严瑾一同转头,眼中充满疑惑的看向奔来的小召。小召拿出水盆里柚子叶,绕着我不断撒水,开口道,“夫人交代了,少爷回来先用柚子叶去去晦气。”

    等小召撒完,小宝才能踏入府内。

    “小召,饭菜是不是做好了?可以开饭了吧?”小宝转头看向小召。

    “少爷,要不先沐浴?水都给你准备好了!”小召试探性的问道。

    小宝想了想,也对,一声味等等,真是臭煞旁人。开口朝小召道,“那你帮忙准备两套带莫大哥们也去洗洗身子吧。”

    “好的,少爷。”小召恭声应承。

    对着莫家兄弟摆了摆手,朝后院走去。

    “严瑾,我去沐浴先!”小宝跟严瑾说了声,往浴室走去。

    严瑾看着小宝离去,转身走向堂厅。

    洗完澡,用劲气轰去身上的水渍,穿好衣服刚要外堂厅而去。一陈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府外传来,接着响起锣鼓声,不多时,小召的声音就传来了!

    “今日,我家少爷洗刷冤屈,奸人已被绳之以法,老爷夫人大喜,特此发糖庆贺!人人都有,别挤!!!”

    发糖的话语刚落,就听见府外传来喧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