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阴谋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少爷,夫人叫我给你送饭来。”小召嘻嘻的咧嘴笑道。

    牢头打开门,将小召放进来。小召连声道谢,“大哥,你先锁上。去歇息会,等我陪少爷吃完再拜托您。”

    小召很会来事,牢头听着也顺耳,关上门,说了句有事唤我便离去。

    “少爷,这些菜都是夫人亲手做的,快趁热尝尝。”小召打开篮子,将饭菜一一拿出来。

    小召将饭碗递给小宝,蹲在一旁催促他赶紧吃。

    小宝疑惑的看着小召,开口道“你不吃?”

    “我早就吃过了。”小召连声道,可刚说完他的肚子就将他出卖了。

    小宝盯着小召的肚子,调笑道,“嘴上不老实,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快来一起吃吧!”

    “这怎么可以?这些都是夫人亲手做给你吃的。”小召挠了挠头,摆手拒绝着。

    小宝无奈的看着小召,指了指篮子里的另一碗饭,“看这不是有一碗嘛,娘知道我的饭量,多一碗就是要你陪我吃的。快点别矫情了。”

    见少爷说到这份上了,小召嘻嘻一笑,拿起碗筷,“嗯!夫人的手艺比府里的厨师都要好,真好吃。”。

    “快吃吧。有的吃都堵不住你的嘴。”小宝敲了敲小召的头道。

    四周的目光让小宝有些不自在,小宝朝周围望去,他们连忙低下头,扒着碗里的白饭就咸菜。胡子大汉和精瘦男子还是那样硬气,撇开眼不看我,但余光还是盯着盘子里的肉。

    吃饱后将碗筷放入篮子里,跟小召闲聊了会小召便要回去忙了,小宝向他招了招手,附耳细语。小召疑惑的抬了抬头,看了看少爷,见小宝点头,才应声离去。

    “牢头大哥,你看这是些小小心意,望多多照顾我们家少爷。”小召将碎银塞入牢头的手中。

    牢头看了看手中的碎银,面露贪婪,但还是推了推道,“这可使不得。”

    “使得,使得。如我家少爷有什么需要,麻烦牢头大哥了。留步,不用送了。”小召踏出监牢道。

    此刻,申少爷领着媒婆跟侍从站在柳府门外。

    拱手向门夫道,“麻烦通报下你家老爷,十方城申家申明前来拜会。”

    门夫看了看来人,拱手回礼道,“请少爷稍作等候,小的这就前去通报。”

    转身离去,进了府内。

    “老爷,府外申家的小少爷求见。”老管家附耳道。

    “哦!可知是何事?”柳老爷询问道。

    “不知,未道明来意。”老管家回道。

    柳老爷低头喃道,“这就奇了怪了,我与城里大家族素无来往,这次前来所谓何事呢。”

    苦思了片刻,柳老爷子想不出所以然,开口道,“来者即是客,快些请入堂厅。”

    听到吩咐,老管家低身退下去安排。

    柳老爷子站起身,对着前面挥拳的学徒喊道“都好好打,练多三套,各自打坐休息。”

    叮嘱完,转身离去。

    老管家领着申明进门,往堂厅走去。

    柳老爷子看着来人出现在门外,起身道,“申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申明惶恐道,“柳伯父,真是折煞小的,冒昧打扰还望见谅。”

    媒婆嘿嘿一笑,开口道“柳老爷啊,两人就别这样生分了,今天申少爷可是来提亲的。”

    柳老爷心里也明白了几分,但表面不改色,疑惑道,“恕老夫愚昧,不知…。”

    “哎呦,柳老爷,你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媒婆掩嘴笑道。

    “柳伯父,小子也不遮掩来意了,小子正是为您小女而来。”申明谦谦有礼道。

    “哦!申公子是否见过小女?”柳老爷狐疑道。

    申明开口道,“前些日子有幸望见令媛,一见倾心,才冒昧来访。”

    “哦?”柳老爷看了看边上的管家,眼中充满询问之色。

    老管家附耳道,“老爷,前些日子小姐是出过门,去挑选成人礼的衣裳。”

    “原来如此,申公子能看得上小女实属是她的福分。不过老夫晚来得女,是万分疼爱,这事还得看她的意思。”柳老爷子委婉道。

    申明话音未出,身旁的媒婆就抢着开口道,“哎呦,柳老爷,父母之言,媒妁之命。这可由不她胡来,将来万一要是选了个穷苦人家,那可真是作孽啊!”媒婆苦口婆心道。

    “再者说了,两人都未相见,现在正好见一面,说不定令媛能看上呢?”媒婆笑道。

    “这…。好吧,去把小姐喊来。”柳老爷被说得无言,只得吩咐管家去带幺娘过来。

    庭院后,幺娘正懊恼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老管家出现在她眼帘。

    幺娘见来人,是从小照看她到大的吕伯,轻声唤道“吕伯。”

    吕伯满脸慈爱,“小姐,老爷让你前去堂厅。”恭敬道。

    幺娘前来拉着吕伯的胳膊道,“吕伯,你看你又叫我小姐。这般见外,要是外人听见可得议论我。”

    吕伯拍着脑袋笑道。“是吕伯不是。”

    “吕伯,可知父亲唤我所谓何事?”幺娘疑惑道。

    吕伯开口道,“十方城申家的小少爷上门提亲,老爷拿不定主意所以来请小…,”

    话说到一半,见幺娘满脸幽怨,赶忙改口“小汐去看一看。”

    幺娘这才露出满脸笑意,“这才对嘛,吕伯。不过麻烦您跟父亲说,我不想见。”

    等吕伯离去,幺娘又是满脸愁容。

    吕伯走到柳老爷的身旁,附耳道,“老爷,小姐看来心还是在小宝少爷那,不肯过来。”

    柳老爷听罢,微微点头,起身抱歉道,“申公子,实在抱歉,小女自幼被我惯坏了,如今不肯出来相见,实属无奈。”

    申明起身道,“那小生可移步与小姐相见。望柳伯父成全。”

    “这…。”。这申明明显不死心,柳老爷子心里也犯嘀咕了,如今小宝入狱了,所做之事情不知真假,不如让这位申公子试试也无妨。

    “老吕,你就带小少爷下去与小女一见吧。”心中计较了一番,柳老爷开口道。

    吕伯疑惑的看了看柳老爷,见他神色不改,“是。”应声道。

    走在前面为申明带路,申明的侍从想跟着,申明摆手示意他留下,他才停下步伐。

    幺娘正想着小宝的事情,不料又有脚步声传来。

    只见吕伯带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男子,见他第一眼,就有些讨厌,明明都说不见了,还这样厚着脸皮要与之一见。

    “小汐,申公子非要与你一见,老爷令我将他带来。”吕伯靠在她身旁道。

    “我知道了,吕伯。”幺娘恭敬道。

    “那老夫先退下了,你们聊。”说罢,吕伯便退下了。

    吕伯并未离开,而是踏着墙飞向屋檐,趴在屋檐上,盯着申明的一举一动,怕他会做出伤害小姐的举动。

    申明拱手道,“在下申明,冒昧来访,还望见谅。”

    “知道冒昧,还如此这般?”幺娘呛道。

    “我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怕错过让我心动之人。”申明坐在石椅上,徐徐而来。

    “不必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已有心上人了。”幺娘背向他道,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不想与之交谈,有眼色的都会知趣离去。

    “哦!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不过我们也可以成为朋友。”申明委婉道。

    “不必了,你请回吧。”这已经是明确的下逐客令了。

    申明站起身,负手而立,“刚刚进来见小姐眉头紧皱,可是有烦心之事?”

    “与你无管。”幺娘声色越发冰冷。

    申明摘下树叶,像是不经意道,“与陌生人讨论一番,不用憋的那么难受,说不定在下还可帮上些许。”

    幺娘沉默了,显然有些意动,是啊。他是城里的大世家,或许他有办法能帮小宝脱困?

    “那你可知县里最近发生的杀人案件?”幺娘仍旧冷着声。

    申明闻着手中刚刚摘下的喇叭花,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可是那个欲辱妇女,又杀正义之士的案件。”

    “正是!”幺娘喊道。

    “难不成小姐的心上人,是那恶徒?”申明声音带着疑惑道。

    “不,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幺娘厉声道。

    “哦!既然小姐坚信,那我先告退帮你去查明此事。”申明拱手道。

    “你欲何求?我是不可能会嫁于你的。”幺娘冷声道。

    “无妨,望能成为小姐你的朋友,就以足矣。”申明迈开步伐往外走去。

    “好,如果你能帮小宝翻案,你的大恩大德,我铭记于心。”幺娘正色道。

    申明没有回话,拱手礼之离开庭院。

    远处的吕伯也跳下屋檐,返回堂厅。

    “柳伯父,晚辈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留步不必相送。”申明行完礼带着侍从和媒婆离开柳府。

    待望不到他们人影时,向一旁的吕伯询问道,“什么情况?”

    吕伯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将看到的情形一一道出。

    柳老爷低头沉思,“猜不透啊!”

    此刻在街头走着的申明,身旁只剩下贴身侍从,媒婆早已离去。

    他勾着嘴角道,“鱼已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