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入狱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那下官先去将賊子绳之以法。”县官大人拱手道。

    申少爷嘴角微微上扬,起身道“那我也不打扰大人了,先行告退。”

    县官看着申少爷,迈开脚步离去,赶紧把桌子上的箱子搬入屋内。

    小心翼翼将箱子藏好,额头上冒出细汗,他伸手抹去,脸上露出喜色,打开门,缓缓关闭。

    转身想向公堂之上走去,迎面撞到一人,顿时有些慌张。

    待看清来人之后,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表面还是大怒道,“干嘛,躲我背后鬼鬼祟祟的。”

    “老爷,申少爷找你…”妇人轻声询问道。

    县官没有理会她,径直向前走去,“妇道人家,管这些作甚?”

    头也不回的往公堂走去。

    走向座上,缓缓落下。拿着案板一拍,“现在继续审理本案,我问你黄识君,你可知罪?”

    小宝盯着县官,“大人,无中生有,我未曾做过之事,何罪之有?”坚定道。

    “哼。”县官冷哼一声,“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带被害妇女,小花上堂。”

    衙役带着一妇人上来,小宝看着完全陌生的面容,完全摸不着头脑。我和她四目相对,她没有特美丽的面容,只有些说不清的韵味,而此次我和她刚见面,以往的映像中从未有过此妇之容。

    “当日想辱你之人,可是他。”县官指着黄识君道。

    名为小花的妇女,看了看小宝,开口道,“是的,县官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也要为我的恩人们报仇啊!”抽泣道。

    县官冷冷的看着小宝,对妇女道,“你将当日的情况,说出来。不得有半点隐瞒!”

    小花止住抽泣声,红着眼眶开口道,“当日我从县里赶路去城里的娘家,走到半路,一辆马车停了下来,就是这位车夫所驾的。”

    她停顿了下,指了指跪在一旁的老车夫。

    “然后呢?”县官开口道。

    她看了看县官,低头道,“然后…然后,这个禽兽就下来,想要…想要…非礼我。”

    她指着小宝道,小宝沉声回道,“啊姨,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今天之前我从未见过你。”

    她显然被我那声阿姨给气到了,看她的年纪应该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县官老爷,你可得为我,为死去恩人们做主啊!”她嚎啕大哭道。

    砰!砰砰!砰!县官拿着案板拍在桌上,响声响彻公堂,厉声道“肃静!肃静。公堂之上,成何体统,你只管说出实情,本官自会决断。”

    小花止住哭声,继续开口徐来,“车夫先生想制止此人,被此人踢到一旁,此人朝我扑来,撕破我的衣裳,欲要…欲要强迫我,好在恩人们这时及时出现,将他们擒住。就当我以为安然无事之事,此人不知施展了什么邪功,整个人厉害得很,把恩人们都…”。

    说到这,她又低声抽泣了起来。

    “哼。无凭无据,就凭你们几人的陈述之词。未免太儿戏了。”黄夫人坐在一旁冷哼了一声。

    小花听罢,开口道“大人,我还留着被撕破的衣裳。”

    “哦,呈上来。”县官看着她道。

    小花打开身上带着的包裹,拿出破破烂烂的衣裳。交由衙役,拿到县官大人面前。

    县官看着眼前的破烂衣裳,“是被人为所撕裂的,这里有些许土壤,捕头。”

    “在。”刘捕头,上前道。

    县官指向衣裳后的泥土,“这是否案发现场的土壤相符合?”

    刘捕头摸了摸,闻了闻。向一旁招了招手,一旁的捕快拿出泥土放在一旁做比较。抬头道,“与案发现场的土壤相同,无异。”

    啪!案板一拍,县官大人坐直身子,“来人啊,证据确凿。罪犯黄识君,草芥人命…等等数罪并罚,判处极刑,即日起打入大牢,三日后斩首示众。”。

    话音刚落,周围的衙役就围上来,想将我抓起来。

    砰!一声巨响,黄夫人跃升而起,护在小宝身前,她刚刚坐着的椅子已四分五裂像四周散去。周围的衙役都被悉数震飞倒地,娘亲沉声道“尔敢?”

    小宝看着娘亲护在他身前,侧脸极为霸气。全身气劲鼓动,冰冷的盯着县官,“狗官,叫你一声大人是给你面子,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

    县官吓得脸都白了,躲在师爷身后,朝捕头道,“快上啊,把她们拿下。”。

    “这…”。捕头看了看周围的弟兄,他们颤抖着身躯。咬了咬牙,“黄夫人,官职在身迫不得已,望下手轻一些。”

    小宝呆了,没见过还未交手便要求手下留情的人。

    他们朝娘亲涌来,娘双掌围绕着劲气朝他们拍去,一个照面全被击飞,倒落在地。

    娘朝县官飞去,将他身前的师爷扇飞,踩在县官的胸口之上,居高临下道,“狗官。我儿可有罪?”

    县官求饶道,“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公子绝对是无辜的。”

    衙门在一道身影匆匆赶来,高喊道“夫人住手。”

    身影临近,小宝才看清他的面容,开口喊道“爹!”

    小宝爹朝小宝走来,看了看他,“臭小子,变强了。”嬉笑道。

    说没几句,就赶紧上前将娘亲拉下来。县官见娘离开,慌乱翻身,手脚并用的爬到桌下蹲藏起来。

    小宝娘甩开小宝爹的手,怒道“你干嘛?让我杀了这个不辨是非的狗官。”

    “别闹。”小宝爹沉声道,小宝娘愣了愣看着小宝爹,不再开口。

    这是我第一看爹用这种语气对娘。

    小宝爹对着桌下的县官拱手道,“县官大人,内人也是护子心切,望您别跟她一般计较。”。

    县官听着声音,小心的冒出头,指了指自己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小宝爹朝他点了点头,县官立刻挺直了身子道,“咳咳,太…”话还没出口,爹娘的面色都沉了下来,县官及时收嘴。

    “本官不计较了,嘿嘿,不计较了”县官错了搓手干笑道。

    “不过,这案子嘛…你也是知道的,本官已经开口了,你要是贸然把公子带出去,可让我脸往哪搁。”县官小声道。

    “大人放心,该是如何便是如何。”小宝爹开口道。

    小宝听了,心中哇凉哇凉的,不知爹怎会说出这种话,不过小宝爹下一句话让他放弃了这种想法。

    “不过,我不信我儿子会做出这种事,待我查明望大人还犬子一个公道。”小宝爹拱手道。

    “好说,好说。”县官虚伪的说道。

    小宝娘走过来,慈爱的看着我,“委屈了。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嗯。”我点头应下。

    小宝爹也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没有开口,但小宝读懂了爹的意思,爹相信我,这就够了。

    小宝爹拉着小宝娘往衙门外走去,小宝娘一步三回头看小宝,一脸不舍。

    “来人,将他押…”话未全说出口,就看见止住身形的娘亲。

    连忙改口,“咳,请黄公子移步监牢,委屈了。”痛心疾首道,仿佛做了十分不该做的事。

    他们没有动小宝,摆了摆请的手势,小宝只身跟着他们的步伐。

    县官坐在椅子上,松了口气,喃喃道,“这事实在有些棘手啊。”

    他们打开铁门,小宝迈着台阶往黑暗中走下去,一股难以入鼻的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他不禁微微皱眉,用袖口捂住鼻子。

    衙役将小宝交给牢头,交代好,转身离去。

    牢头领着小宝往里走,显然刚刚衙役有交代了,并未计较我为何不带手铐脚铐。

    走到门前,停下,掏出钥匙打开,将门打开,朝里喊道,“有新人进来了,你们不许放肆。”

    说完朝小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小宝进去后他轻声道,“公子,有人欺负你你就出声,我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小宝点了头,牢头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