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陷害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让开,让开。”一群穿着官服,腰上别着大刀的捕快走了过来。

    看了看手中画像又看了看小宝,开口道,“你是黄识君?”

    小宝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你跟我们走一遭了。”手铐脚铐朝小宝抓去。

    娘亲只身挡在小宝身前,开口道,“你们刘 捕头呢?”

    “捕头…”那捕快话还没说完。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黄夫人,小人在这。”毕恭毕敬道。

    娘看了看他,“铐就不用了,我们小宝会跟你走的。”

    “是是是,那就拜托黄公子陪我们走一遭了。”刘捕头连声伸手请道。

    小宝和黄夫人一起走下台阶,捕快在他们四周一起往衙门走去。

    以前天天路过衙门,从未进过,也不成想有一天会进去。

    看了看四周的捕快,只有武夫境,最强的刘捕头也才武夫巅峰,难怪会对娘亲毕恭毕敬。想来是上次去家中寻我吃了不小的亏。

    “师爷这么匆忙所谓何事?”衙门里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看着气喘吁吁的师爷疑惑道。

    “老爷,快些上堂,黄家那小子抓回来了。”师爷急忙道。

    “哦,那待我换身衣服,你先去替我教训下。”县官有些怒道。

    师爷走到他身旁,小心道,“老爷不可啊,我知道上次在黄家黄夫人让你没了脸面,今天黄夫人也在外面,如果真当惩戒了他,那我怕…”

    “那就这样算了?这口气出不了了?”县官老爷理了理衣服,开口道。

    “这…这只能见机行事了。”师爷想了想,实在无计可施,委婉道。

    公堂之上,我与娘亲站在一旁,等候县官的审候。

    看着前方一个肥头大耳穿着官服的胖子走了出来,身旁跟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瘦子,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大一小,一胖一瘦。

    他两刚走出,两侧的衙役就有节奏的敲打着棍子,嘴里喊道,“威~武…”

    “堂下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县官拿着案板一拍,呵斥道。

    小宝刚想答话,还没开口,身旁的娘亲就开口了,“县官大人,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咳咳,咳。公堂之上,本官没问你你不准出声。”县官涨红着脸,硬气道。要搁一般人,早就受罚了扔出去了,还由得你在这放肆,但吃过亏的县官大人,显然不敢对我娘动刑。准确来说,想动刑也没人能施得了刑。

    “人啊,不能不服老,你瞧这站了一会脚就酸的受不了了。”娘装模作样的锤了捶腿。

    县官听完娘的话,脸都青了,摆了摆手道,“来人,给黄夫人赐座。”

    衙役搬来凳子,黄夫人坐在椅子上便不在出声。

    “大胆黄识君,你可知罪。”县官大人指向小宝呵斥道,也许因为黄夫人在一旁,县官也没有计较小宝为何不跪下,任凭他站着。

    小宝看着县官的眼神时不时看向他娘亲,不禁有些想笑,县官是怕娘再捣乱嘛!憋着笑意正经道,“小人不知。”

    “十天前,中午前你在什么地方,可有人和你在一起。”县官大人向小宝审问道。

    “回禀大人,十天前小人因要进城乡试,午前在县城路上的树林外。”小宝认真的答道。

    “哦!”他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你可知那天你身处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死了三人!”小宝面色平静道。

    “可是你所为?”县官大人趴起身子,伸出桌前看着我。

    “是。”小宝平静道。

    话音刚落,一旁的跪着的三个中年男子就开口了,“大人。你看看,目无法纪,年级轻轻就草芥人命,此子绝不能留在世上。”

    身前的妇女哭喊道,“我儿啊!我的儿诶。你死得好惨啊!”

    县官大人被她们的哭喊声搞得有些不耐烦道,“肃静,肃静,公堂之上,成何体统,再哭哭啼啼的都给本官扔出了。”

    她们才停止哭声,在一旁小声的抽泣。

    “你为何对他们痛下杀手?”县官沉声道。

    “为何?因为他们先下的手,技不如人,被我反杀之。”小宝挺了挺胸膛大声道。

    “哦?可有当事人与你所说有有异,来人传牛奋。”县官话音刚落。

    衙役就带着牛奋上来,牛奋跪在地上,恭敬的说,“小民牛奋,拜见大人。”

    小宝看着来人熟悉的面容,才发现此人是那天在我身旁看着我的那人。被我爆走的状态下震飞,居然没死。

    “你将那天的事如实交代。”县官命令道。

    牛奋双手抱拳,红着眼眶道,“那日我与是兄弟外出游玩,偶见他与同伴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强上良家妇女,我等师兄弟看不上眼才出手,不料他使出邪术将我师兄弟尽数斩杀。”

    县官大人看向我,小宝反驳道,“无稽之谈,当日只有他们和我与朋友,还有载我们往城里去的老车夫。何来女子?”

    县官案板一拍,道,“传老车夫。”

    老车夫被带上堂,县官指着小宝询问道道,“可是此人?”

    小宝向后看去,老车夫抬起头与小宝相视,“不错,是他。”

    “你将当日情形从实招来,不得有半点弄虚作假。”县官指着老车夫道。

    “当日这位公子与他同伴乘我的马车去往十方城,不料半路他看见一绝美妇人。起了歹心,急忙让我停车,还想杀我灭口。”老车夫惶恐道。

    “你…。”小宝有些气愤的看着老车夫,厉声道“简直一派胡言。”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县官看着小宝道。

    “根本没有这回事,他们都是一派胡言。”我气得脸色通红。

    此时后堂走来一妇人,小声对着公堂之上的县官大人道,“老爷,老爷。”

    县官看了看妇人,朝师爷挥了挥手,师爷朝妇人走去。

    “夫人何事,老爷正在审理案子,如无大事切勿打扰。”师爷恭敬道。

    “师爷,麻烦你跟老爷说声,后院有重要客人。”妇人焦急道。

    师爷看着妇人焦急的神色,应声道,“那我先去通报大人。”

    师爷匆匆走向公堂之上的县官大人,凑近他的耳旁窃窃私语。

    “先等等,众人先休息一炷香的。”说完就匆匆往后堂赶去。

    县官看着在后面焦急的夫人,道,“什么人,别又是你家那边的亲戚,这不胡闹嘛,审着案子呢。”

    妇人左右看了看,白了他一眼道“不是,是城里的申家大少爷,人家正在后院等着你呢”

    县官瞪大双眼看着他夫人,“是那个城里四大家族之一的申家?”县官大人惊道。

    妇人连着点头,“是他。”

    “去,拿我上好的茶叶出来,泡好端上来”匆匆的走向后院。

    县官走向后院,就见两人,一男子坐在石椅上气度不凡,身旁跟着一个 精壮的汉子。

    县官向他们走去,拱手道,“申少爷大架,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男子起身,回礼道,“哪里,哪里,县官大人公务繁忙,冒昧打扰还望见谅!”

    闲聊一会,妇人就端着茶上来,放在石桌上退身下去。

    “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申少爷喝了口茶后,缓缓开口。

    “不知所谓何事,若本官能力范围之内,定竭尽所能。”县官回口道。

    申少爷向身后的汉子扬了扬手,汉子拿出箱子,放在石桌上打开。

    金光闪闪,一叠叠金条正静静的躺在箱内。

    县官面露贪容,但还是有所收敛,“这是为何意?”

    “只是看县官大人,为民积劳,特献上的,公堂上之人望大人…”说到这,申少爷止住了话语,手掌轻轻的脖子前比划。

    “哦,哈哈哈哈,小人定不职责,为民除害。”县官笑道。

    两人相视,拿起茶杯如酒杯般互碰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