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通缉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走了啊。”小宝朝着下方的严瑾挥了挥手。

    严瑾拍了拍我身下的疾风鹰,“路上多加小心。”朝小宝叮嘱道。

    “嗯。”小宝拍了拍疾风鹰的身子,它扇动翅膀腾空而起。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骑异兽飞行了,小时候,严瑾就经常领着家里的异兽,带我四处翱翔。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我已不需要受绳索的约束来保证安全了。站在疾风鹰身上,双腿如生根般,气劲移到脚下,不动如山。飞得再快我也丝毫不受影响!

    高空往下看着,风景甚美,连绵不断的山峰,春天为它披上了一层绿色的衣裳。

    深吸着新鲜的空气,张开双手感觉周身舒畅。

    “回去吧。”小宝摸了摸疾风鹰的头,它跟他也是老朋友了。亲昵的把脑袋往小宝胸口蹭了蹭,才转身往回飞去。

    小宝迈开脚步,往家里走去。看着家里的大门,从未离开家里如此之久的他,不禁有些想念。

    看着踏门而出的小召,小宝连声问道“干嘛去呢?小召。”

    小召是府里招的工人,时间长了就聘请为长工,又与我一般打。有时我也常带他一同去玩,他和我还是较亲近的。

    他急急忙忙的摆了摆手,“有急事。”慌慌张张的朝外走去。

    没几步又倒着走了回来,惊呼道,“少爷,你几时回来的。”

    小宝拍了拍他的脑袋,“怎么这般大惊小怪的?是不是我不在时日发生什么事了?”。

    他没有回答小宝,而是四下查看了一番,把小宝拉到门内。嘱咐门夫道,“无论任何人来都不许让进。”

    “好的!”两位门夫连声应道。

    将门关上,才拍了拍胸口道,“少爷你太不小心了,还好没被人看见。”

    “你怎么神神叨叨的?”。小宝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小召。

    小召见我神情微微有些不快,赶紧解释道,“少爷,你不知道?你现在可是被官府通缉的。”

    他的话让小宝大吃一惊,“这怎么会?”小宝连声询问原因。

    “少爷你是不知道,你杀的那几人都是县里的大户人家的子弟,现在他们都向官府试压了。衙门前阵子有来过,不过你并不在家。”小召跟小宝讲清楚来龙去脉。

    小宝双手搭在小召的肩上,激动道,“那他们没有对我爹娘怎样吧?”

    “少爷你放心,老爷夫人是他们能拿捏的吗,三两下就把他们丢出门外了。”小召讲着眼里还冒着光芒,仿佛那天出手的是他一般,双手比划着。

    小宝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制止道“停停停!爹娘现在在家吗?”赶紧打断他的天马行空,要是这样说下去,指不定得说到什么时候呢。

    “老爷出远门了,夫人现在大厅里。”说罢,小召似乎想起什么事一般。

    拍了拍后脑勺,“对了,少爷,夫人交代我去买东西,再不赶快售罄了,到时候我可就惨了,不陪你了啊!”。边说边朝门外跑去。

    看着小召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小宝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往大厅走去。

    然而黄识君和小召没有发现在他们进门之后,街角蹲着两个鬼鬼祟祟的男子,见他们两进门后,留下一人在这守着,另一个则火急火燎的离开向远处跑去。

    “什么?你可看仔细了?”庭院里女子听了,担忧的站起身子看着她。

    侍女不敢怠慢,开口道,“奴婢反复查看了好几遍,通缉令上确是小宝的面容。”

    “小姐,小姐。”侍女赶紧上前搀扶昏昏欲倒的小姐,安慰道,“没事的小姐,通缉证明还没被抓到,再说事情还不清楚是真是假。”

    稳住身形的绝美女子,殷桃小嘴,光滑细腻的肌肤,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披着,慵懒中又不失韵味,此女正是幺娘。

    幺娘坐在椅子上,“没错,小宝武功那么弱,怎么可能。上次街上一见,他可还未进武徒之境啊,这绝对有人陷害他。”

    “可是。”身旁的侍女欲言又止的。

    “可是什么?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成何体统?”幺娘焦急道。

    侍女蹲着身子道,“奴婢知错,但现在县里颇有实力的家族都被劝动,合力向官府施压,恐怕就是假的,也得给他们弄假成真了。”

    幺娘听罢,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神色复杂。

    而在另一边的庭院里,  “报…报告…大人”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白衣男子拿着茶杯,厉声呵斥道。

    “是,属下知错,黄识君现以回到府内。”黑衣男子蹲在地上,神色慌张。

    “哦!其他人可有派人去禀报?”他质问道。

    “还没,不过属下立刻派人。”黑衣男子刚说还没时,小心翼翼的看向主人,看着主上的眉头微微皱起,连声说道。

    “行。我知道了,先下去吧。”白衣男子朝他拂了拂衣袖,示意黑衣男子退下。

    黑衣男子匆匆行了一礼,退出了庭院。

    “娘,我回来了。”刚跨过大厅,看着正端坐在前方的娘亲,小宝甚是想念,迫不及待的张开双手想和娘来个大大拥抱。

    “你这个臭小子,一出门就惹事,现在胆子大了还惹出人命官司来了。”黄夫人一见小宝,从最初的瞪着眼睛,等他越走越近时黄夫人面露厉色。

    “疼,疼,疼。娘,我不敢了。”被娘揪着耳朵,疼得我不得不求饶道。

    “把事情老老实实说清楚,不得有半点隐瞒。”黄夫人厉声道。

    小宝讲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一一道出。

    “无耻,此等小人,心胸如此狭隘,区区小事竟记恨至今,妄想取人性命,杀的好。”黄夫人大力拍向桌面,怒斥道。

    将小宝拉到身前,左右查看一番,“伤无大碍吧。”担心道。

    “好的差不多了。娘,不用担心。”。小宝回声道打消娘的担忧。

    黄夫人松了口气,目光严肃的看着我,“既然你以开杀戒,那你可知为何杀了人之后境界提升如此之大?”

    “孩儿不懂,望娘亲解答。”小宝疑惑的看着娘。

    黄夫人缓缓开口道,“这都是你的血脉,也是娘不让你练武的原因。因为你的血脉,所以就算偷着练武,境界也停滞不前…”

    我的血脉?我心里想着,这是何故,今天娘要告诉我了。

    “夫人,少爷,不好了,门外来了许多人。说要把少爷抓起来。”家丁气喘吁吁的赶来禀报。

    “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随娘出去,等事情过去了再给你讲明白。”黄夫人起身,离开座位,往门外走去。

    小宝紧随其后,快到门口了,就听见门外叽叽歪歪的嘈杂声。

    “他出来了,快把他拿下。”刚踏出门槛,就听到有人命令道。

    有几个精壮男子,朝小宝抓去。

    黄夫人在小宝身旁,怒道“放肆!”周身气劲由内而外的散开,将近在眼角的男子击飞出去,倒在地上。

    四周的人都目瞪口呆,连我也长大了嘴。知道娘厉害,却没想到,气劲外放,可是武师境才能做到的啊。

    “黄夫人这是何意?难道想包庇凶手不成?”人群中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喊道。

    人群也在几家人的带领下,骂得我们是狗血淋头。

    “哼!”。黄夫人冷哼一声,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人都听得请清楚楚,仿佛就在耳边一般。

    人群也都安静下来,目光都聚集在娘的身上。

    娘目光冰冷的在人群中前头的四个人中来回扫视,最终停留在一个冷静的脸庞上。厉声道,“你们不是官府的人,谁给你们的权力,私下抓人,要抓人,等官府上,把事情都说清楚了。看县官如何决断,而且我儿就算有罪也轮不到你们这种阿猫阿狗来这里叫唤。”

    话音落下,人群中无人敢轻议。

    为首的男子缓缓走去,“那黄夫人…”

    话还没说清楚,人群中纷纷让道。

    官府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