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挚友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小宝,去哪呢?跟你说要早点回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妇人指着小宝教训道。

    小宝在门口,没有出声,没有回话,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娘亲。

    眼泪顺着脸颊,低落在地上。

    “怎么了,小宝,娘不说你了,不哭哈。”小宝娘见此顿时慌了,蹲下身子,帮小宝抹去眼角的泪水。

    小宝抱着娘亲,“娘,幺娘以后不能出来跟我玩了。”委屈道。

    小宝娘叹了口气,“我当什么事呢,以后小宝长大了,就去把幺娘娶回来,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感觉这话有些邪恶)。”小宝娘轻拍着小宝的背,安慰道。

    小宝松开妇人的怀抱,盯着着她道“真的?”

    “当然真的,不过小宝要是不努力学习,以后幺娘就给别人当小媳妇了。不跟你玩咯。”小宝娘看着小宝调笑道。

    “不行,我不会让幺娘…”看着娘笑盈盈的看着小宝。有些害臊,话还没说完就往屋里跑。

    “诶,不会啥?还没告诉娘呢!”小宝娘戏谑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使小宝越发的不好意思。

    “不告诉你。”急忙朝身后的娘喊道。

    “你这孩子。”小宝娘在身后笑着摇了摇头。

    “先去洗澡,衣服给你准备好了。”小宝娘娘在屋外,对小宝喊道。

    “好。”小宝答应着。

    屋顶飞过一个黑影,落在院子里。

    一个妇人飞身而出,向那黑影袭去。

    不多时,两人已互相招架数百掌,黑影一个反手抓住妇人的双手,“是我。”妇人一看,心中怒气不减反增。

    挣扎着,“放开我,小的不让我省心,大的也不省心,今天除夕夜,说了要早点回来,全都当做耳边风。”说罢,全身气劲爆出,将他击飞。

    看着他飞向地面一动不动,妇人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表面还是不咸不淡的,“喂,别装了,又想骗我?”

    地面的身影并没有回应,妇人落在他身旁,推了推他“别装了。”

    没有反应,妇人不禁有些害怕,伸手帮他翻过身,扶着他。

    他突然睁开眼,妇人没有反应过来,被他抱在怀中。“干嘛呢,小宝还在家里呢!”挣扎着想要脱离小宝爹的怀抱,发现没有办法后,只能干瞪着眼看着他。

    小宝爹嘿嘿一笑,“不怕,还在玩水呢。”耳朵微微抖动。

    “等等被邻里看着了,你快放开我。”小宝娘羞红了脸。

    “我抱着我的娘子,看见就看见了。我不怕。”小宝爹一脸坏笑。

    小宝娘一脸无奈,“你说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质问着抱着她的小宝爹。

    小宝爹张口徐徐道来,“今天不是说街上有个……”

    “那他对小宝是…?”小宝娘急切道。

    小宝爹示意她放松,“没事,小宝不是好好的嘛,就是恰巧路过此地。”

    “娘。”小宝穿好衣服,往正屋走去,边走边喊。

    “快让我起来。”小宝娘对着小宝爹催促道。 两人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匆匆走进,正屋里。

    “娘,爹。”小宝爹娘端坐正厅内,小宝恭敬的朝他们行了一礼,喊道。

    娘招呼着我坐在她的身旁,听着他们聊着邻里的八卦。而小宝此时的思绪,早就飘到幺娘那。

    她是不是也在想自己呢?小宝脸颊微红的想着。

    咕~,小宝和爹的肚子齐声叫唤起来。

    他俩相视一笑,齐齐望向小宝娘。

    小宝娘白了他们爷两一眼,“现在知道饿了?早不回来。”从一旁拿出糕点,放在桌上。“先垫垫肚子吧,晚点再给你们把菜热一热。”。

    半夜,小宝娘把饭菜热好,招呼他们爷两,一家人坐在桌前。

    “小宝,过完年送你去学堂读书。可不许调皮捣蛋,惹先生生气” 小宝爹停下筷子,跟他叮嘱道。

    “我知道了,爹。”小宝答应道。

    小宝可以去上学了,对从未接触的东西,小宝都有很大的好奇心。十分的期待。

    五更天了,小宝兴高采烈的拉着爹,往院子外走去。在门口,家家户户门口都都挂着鞭炮。

    大壮扶着墙,缓缓往外走来。小宝赶上前,去搀扶他。

    嘶~ 噼里啪啦~

    巨大的鞭炮声传来,小宝和大壮捂着耳朵。看着一团团炮仗火光四射。

    等炮仗燃尽,四周的街坊互相道贺着新年祝词。

    “快看!”小宝闻声,看着大壮所指的地方。天空中出现一缕火光,砰!火光向周围散去。照亮天空,“烟花,是烟花。”他兴奋的拉着大壮。

    新的一年到了,看完美丽的烟火,大家纷纷返回家中。

    时间快速的流动,而小宝却总觉得它很慢,不知不觉中,迎来他即将踏上学堂的日子。

    “小宝,快吃,别耽误了时辰。”小宝娘在一旁催促着。

    “娘,粥太烫了,我不想喝,我拿几个包子在路上吃吧。”小宝放下碗,拿起包子就往外跑。

    “你等等,带着这个。”小宝娘拿出一个崭新的书袋,给小宝挂在身前。拍了拍他衣服上尘土,“快去吧。”

    看着近在眼前的私塾,小宝止住脚步。有些惶恐,彷徨。

    但还是要硬着头皮,小宝迈开脚步,向前走。

    望着低下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本不喜好与陌生人打交道的小宝,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不希望别人注意到他。

    “同窗,你没有朋友跟你一起来?”没多久,一个精瘦男童,靠过来招呼道。

    小宝正望着窗外,精瘦男童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他一惊,连声道“是…是啊!”

    精瘦男童嘻嘻一笑,开口道“不必拘束,你我日后还望多多指教。”

    看着精瘦男童面带和善,心中也对他添了几分好感,抬手道“不敢当,不敢当。”

    “先生来了,先生来了。”有人急忙喊道,周围乱糟糟的同窗都急忙回到自己的座位,端坐着。

    先生走了进来,拿着戒尺与书本。

    面无表情,看向下方的小宝等人。

    他满头白发,飘逸的胡须,如传说中的仙人画像般。

    门外响起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出现一个人,站在门外。“先生勿怪,学生来迟了。”简短的话语,笔直的站在门外。

    “进来吧,下不为例。”先生并未责怪,让他进屋。

    他走进屋内,径直往小宝的旁边走来。

    先生看了看小宝等人们,缓缓开口,“先都说说自己的名字吧,介绍下自己。对了,今年应官府要求,加设武学,你们介绍的时候也说说现在的境界。”

    说罢。他坐在上面,拿起毛笔,示意第一个同窗可以开始介绍了。

    同窗们的介绍,让小宝听得心惊胆战。

    没学过武的都已经有入武小成的境界了,有些还是武徒之境低阶。

    很快就轮到小宝身旁的冷酷男孩,他不咸不淡开口,声音平稳清晰“学生名为严瑾,望各位同窗多多指教,武徒5阶。”嘶~ 周围的同窗都倒吸了口冷气。连刚刚沾沾自喜的一位武徒3阶的都露出讶异的目光望着他。

    他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说完就坐下。

    到小宝了,小宝站起身,看着周围人望着自己的目光,使他有些害怕,颤抖着声开口道,“学…学生…黄识君,请诸位多多照顾,没有入武。”

    话音刚落,明显周围同学的变了,有些人不屑的看着小宝。

    先生也抬起头,看了看小宝。他有些拘谨,不太适应,赶紧坐下。

    “好了,好了,大家都有了初步的认识。”先生的声音响起,同窗们也都向他望去,不再看向小宝,他不由的松了口气。

    “黄识君,送你首诗: 少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出自汪洙,望你多多努力。”先生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先生一走,周围又变得杂乱起来,各自讨论着。

    小宝知道,他们肯定会讨论小宝。一般人10岁就算不学武,也会感应到灵气,力气也会变大,这就是入武初境,长到成人,都会有入武巅峰境界,而他连普通人都不如。

    “严瑾,我旁边有空位,要不要过来跟我一起坐,我们可以探讨武学,别跟这天遗之人一起占了晦气”一个精壮男子走来,朝小宝身旁的严瑾邀请道。

    他就是武徒3阶的黄傅,也是乡里人,有些眼熟。

    小宝听了,不禁低下头,心里十分羞愤。(天遗之人,就是天生废材,上天都遗弃的意思。)

    “不必了,这挺好。”严瑾冷冷的开口拒绝道。

    严瑾的回答有些出乎小宝的预料,本以为他会迫不急待的远离我。

    黄博很意外的看着他,“你没搞错吧,你就不怕…”

    他话还没说完,严瑾就不耐烦的开口了,“你烦不烦?我比你强在哪都一样,不要来这边叽叽歪歪的。不用你替我操心这些。快滚。”周围的人也意外的看着严瑾。

    黄博阴冷的看着严瑾,“行,狗咬吕洞宾,你等着。”他转身离去。

    “谢谢!”小宝轻声向身旁的严瑾表示感谢。

    他狐疑的看着小宝,“谢我干嘛?我又没帮你。”严瑾的声音冷冷的。

    小宝尴尬的吐了吐舌头,继续看起书来。

    整个上午,黄博阴冷的目光时不时的望向我身旁的严瑾。

    小宝也不想自讨没趣,而且严瑾应该会注意的,毕竟他的武功那么强。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想着法子来陷害严瑾。

    害他被先生用戒尺打得手掌都红了。

    但他都不在意,任然我行我素。

    “严瑾,你说,这本书是不是你弄坏的?已经有同学像我举报了。”

    先生气得直哆嗦,指着严瑾大发雷霆。“你下午就别去学武了,我跟你去你家里走一趟,太不像话了。”

    一向波澜不惊的严瑾,脸上闪过些许慌乱,开口“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做的?可是有同学指证的。”先生沉声道,“这个时候还想狡辩。”

    小宝看着面色苍白,无力辩驳的严瑾。有些于心不忍,班里要不就都是跟着黄博的人,要不就是一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同窗。

    小宝鼓起勇气,站起身。“先生,不是严瑾做的。”恭声替严瑾辩解道。

    “哦?此话怎讲?”先生有些讶异的看着小宝。

    班里的同学也望向小宝,连一旁的严瑾也有些吃惊,没想到小宝会为严瑾辩解。

    “学生放堂时,在茅厕听见黄博他们谋划着如何陷害严瑾。”小宝恭敬道。

    “嗯?可有此事?”先生沉声,目光直射黄博而去。

    黄博惶恐的站起,“先生,学生绝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啊,何况他无凭无据,就凭他一面之词?”

    先生摸了摸胡须,看向小宝询问道,“你可有证据?”

    “这…,学生没有,但我知道黄易也参与其中。”小宝没有证据,但小宝知道他们中黄易胆子最小,或许可以从此人突破。

    先生看向黄易,面上越发得阴沉“可有此事。”果然黄易害怕了。

    黄易微微颤颤的起身,吞吞吐吐道,“没…有”

    先生狐疑的看着他,厉声道“吞吞吐吐,再不从实招来,就不用来上学了。”

    黄易被一吓,更害怕了,流着泪道“不关我的事,都是…”他转身看去的方向正是黄博的位置,伸出的手还没指出,就被黄博吓得缩了回去。

    先生已经清楚了,直指黄博,“还不从实招来?”

    黄博依旧叫嚷着冤枉,但小宝一一指出黄博的同谋。

    黄博的同伙都禁不起吓唬,全盘皆出,什么都说了。

    气得先生直跳脚,指着黄博怒道“小小年纪不学好,歪门邪道一肚子,陷害同学,你现在给我出去,以后不用来了。”

    黄博一惊,刚想开口,就被先生“快滚!” 只好悻悻转身向外走去,临走前还阴冷的瞪了小宝一眼。

    阴冷的眼神让小宝浑身发抖,不禁后怕。

    他的同伙虽然未被驱逐,但都有严厉的惩戒。

    解决完这件事后,先生照常给小宝等人上堂。

    小宝与严瑾一同坐下后,严瑾就开口了。

    “谢谢!”一向沉默寡言的严瑾,居然能主动跟我道谢。

    小宝不可思议的盯着他,严瑾不禁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轻声道“咳,咳!听堂。”

    “哦!对。”小宝赶紧回过神,不再去看身旁的严瑾。

    中午了,小宝收拾好,离开座位,准备回家。

    刚出私塾,“嘿,我请你吃饭当做谢谢。”严瑾看着天空,让小宝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在跟他说话。

    小宝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开口询问道,“我吗?”

    严谨难得露出白眼,反问道,“不是你是谁?”

    小宝无奈的挠了挠头,“不必了,家里已经做好了。我只是看不惯他们那么欺负人,你不用放在心上。”小宝连声谢过严瑾的好意,转身离开私塾。

    但严瑾没有放弃的打算,一路跟着小宝。

    小宝被跟得无奈,朝身后的严瑾走去,严瑾赶紧望向别处,缓缓悠悠的。

    “真要请我?”小宝盯着严瑾。

    “嗯。”严瑾郑重的点头。

    “那可得去乡里最贵的酒楼,等你有钱了我们再去吧。”小宝故意这样说,好打消他的念头。

    “不用等,走吧。”严瑾迈开步伐,小宝好似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扬,他笑了吗?小宝挠了挠头。

    坐在这华丽的包厢里,许许多多小宝从未见过的贵重物品。

    小二推开门,走了进来,开口道“两位客官,要吃点什么?”

    严瑾托着下巴,示意小宝来点菜。

    小宝也不知道这里最便宜的是多少,严瑾能给得起多少?摇了摇头,“还是你来点吧!”。

    “老规矩吧!”。严瑾淡淡的开口。

    这样看来严瑾应该是经常来啊?难怪小二会让小宝这两个十岁孩童进来这雅间。

    不一会菜就都上来了,菜色精美,香气扑鼻,勾起小宝肚里的馋虫,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嗯,真好吃。”他夹着肉往嘴里胡乱的塞。

    “发什么呆啊,快吃啊!”小宝看着对面正发呆严瑾催促道,他才回过神,拿起筷子。

    一顿饭吃完了,期间小宝和严瑾也熟络了。跟熟悉的人,小宝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说了一大堆,严瑾才会勉强搭理小宝上一句。

    走出酒楼,小宝满意的拍了拍微微鼓起的肚子。

    “去哪?”严瑾简短的说。

    小宝无语的看着他,“回家啊!你不得去练武了?难道你要翘堂跟我这无业去玩?”小宝试探性的向严瑾询问,心里微微有些期待。

    “可以,去哪。”严瑾面无表情的说。严瑾的话给了小宝一个大大的惊喜,自从幺娘不能出门后,大壮也被他爹送到县里的武馆,邻里比小宝小的小屁孩下午都得去练武。

    早上从私塾回来,只能待在家里看书,甚是无聊。

    “那走吧,我先回家说声。”小宝朝身后的严瑾招了招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娘,娘。我回来了。”在院子里小宝就急忙朝屋里喊。

    一股戾气席卷而来,“你个臭小子,放堂也不回家,饭都不用吃了?都这么大人了还不让人身心。”小宝娘的声音由远至近,身影出现在屋外。

    小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转头看向身旁严瑾。

    严瑾的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玩味。

    “娘,我带朋友来了,中午他要请我吃饭,所以没有回来。”小宝小声道。

    小宝丝毫没有注意身旁的严瑾,当他说到朋友的时候,严瑾的神色有些许变化。

    “那你怎么好意思呢?”小宝娘厉声道。又和蔼的看着他身旁的严瑾。

    “令堂好,冒昧打扰,多有得罪。”严瑾毕恭毕敬道。

    娘亲笑着道“哪里,哪里,叫阿姨得了,不用那么生分,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冒昧了,晚辈严瑾,啊姨,叫我小瑾就行了。”严瑾话刚说完。

    娘就顺着他的话“小瑾啊,来进屋喝口水。”招呼他进屋。

    而小宝站在原地,被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