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幺娘

小帅被人砍死Ctrl+D 收藏本站

    小宝爹刚出厨房,越想越不对,转头问“你不会是要幺娘她…?”。

    小宝娘白了他一脸,“怎么?还不乐意?”盯着小宝爹。

    小宝爹挠了挠头,“没有,没有,我看也挺不错的。”打着哈哈往外走去。

    “婶子,大壮在家吗?”小宝探了探头,向着屋里望去,只见一妇人院子里晒着玉米,小宝开口朝她询问道。

    她抬起头,看到是小宝,连声笑着说“小宝啊,大壮在里屋呢?你自己进去找啊。”

    打过招呼后,小宝朝里走去。

    “大壮,你怎么了?”一进屋,小宝就看大壮趴在床上,一脸痛苦。

    “哎呦,小宝啊!过来坐”他看向我,指了指前面的椅子。

    小宝拉过凳子,坐下,大壮挣扎着要起身,我连忙摆手道,“你就躺着吧,又被你爹打了吧?”

    他委屈道,“可不是嘛,都怪大伯娘,真的倒霉。”。原来大壮的大伯娘从我家出来后,就直奔大壮家,拿走了肉作为赔礼,他爹晚上喝酒没肉,一怒之下就拿大壮来撒气。

    小宝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那你今天不就不能跟我们出去玩了?”

    “去玩?去哪玩?”他一听来了精神,刚想起身,“哎呦!”一声,又躺在床上,“不行,不行,太疼了。”

    小宝起身,安慰道“那你好好休息吧,我等等给你带些好吃的回来。”

    “好啊,多带点,我得补补。”大壮在我身后开心的叫嚷道。

    “行,等着吧。”小宝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刚出门口来到院子。

    迎面就撞见大壮他爹朝这边走来了,小宝恭敬的跟他打了声招呼,但他没有回应小宝,直直朝里屋走去。

    小宝自讨没趣,吐了吐舌头缓解尴尬,迈着步伐朝大门外走去。

    “怎么还躺着呢?”大壮爹沉着脸朝大壮呵斥道。

    大壮娘送走小宝后,听见声响,赶忙往里走去。

    大壮如同老鼠见了猫般,小声道,“爹,起不来。”。

    大壮爹一听,脸都气红了向大壮走去。想过去,把大壮拽起来。

    大壮娘及时出现,制止道“哎呦,孩子昨天刚被你打完,就不能让他休养一天?”

    大壮爹阴沉着脸,怒道“娇气,轻伤还不下战场呢,快去武馆练武去。”

    “行了,行了,孩子还伤着呢,练什么练。又不是上战场,一天不练还能出问题?身子不养好才容易出问题。”大壮娘挡在大壮面前。

    “行,我说不过你,明天你再赖在这,我拖着都要把你拖去。”大壮爹冷哼一声。

    大壮爹转身往屋外走去,突然止住身形,反身回来。

    开口道,“还有,别老跟那小宝混在一块,看他那小身板弱的,你要是跟他一样,你看我不打死你。”

    “我们是朋友!”大壮坚定的说道。

    “你说什么。朋友?只会交些狐朋狗友。”大壮爹一听,臭脾气又上来了。

    大壮想反驳,大壮妈就开口了,“行了,行了,没你说得那么邪乎,再说,现在圣上不也在大力提倡文学?”

    “你…  哼,妇人之见!”大壮爹也不敢反驳,要是被人听到那可是要人头落地的啊。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一群人拿着糖葫芦从我身边经过。

    小宝目不转睛他们手中的糖葫芦,吞了吞口中唾沫。

    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撇撇稚嫩的嘴唇,那才不好吃呢,握着双拳心中默念道。

    “想吃糖葫芦?”一只手搭在小宝的肩膀上,小宝抬起头,仰望着陌生的男子。

    看着他的面容,小宝十分不解,脑中完全没有映像,开口询问道“大哥哥,你认识我吗?”

    小宝疑惑的看着白袍男子。 他哈哈一笑,“认识有何妨,不认识又何妨,倒是你,想不想吃。”

    他说着小宝听不大懂的话,小宝思量片刻,说出心声,“想!”

    “好。”他突然消失在小宝面前,只在一霎那间,又出现,手里拿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递到我面前。

    小宝满眼放光,但又不敢拿,白袍男子似乎看到小宝的犹豫“拿着!”小宝才敢接过他手中的糖葫芦。

    正当小宝沉浸在得到糖葫芦的喜悦之中。大哥哥的声音在小宝耳边响声,“喜爱之物,欲用其力而得之,而非伫立远望。”

    他早已踏空远去,但声音却在小宝耳边响起,仿佛他就

    站在小宝身旁附耳一般。

    “快看啊。御空而行,武王境啊!”周遭一片哗然,传来议论声。

    “我们乡里有武王境的强者?方圆百里不是只有十方城城主才有这等境界,难道他…”壮汉感慨道。

    “去,去去,十方城城主都得年逾半百了,这小伙我看不超过而立之年。怎能相提并论。”

    买菜妇人反驳道。“哼,见识少,武王之境在大都城犹如白菜。”一位算命先生,摸着唏嘘的胡根徐徐而来。

    “神棍,少在这里胡言乱语。”壮汉指着他讥笑道。

    周围的人也跟着调侃他的愚蠢。

    他摇了摇头,走往远处…

    而小宝,脑瓜中早已将他那深刻的话不止丢去了何处,迈开步伐往幺娘家走去。

    武馆里传来,嘿!哈!哬!一阵阵喊声,小宝拿起藏在暗处的梯子,往屋檐上爬去。

    小心翼翼的趴在屋檐,看着下方清一色穿着练功服,整齐的操练着。

    让小宝好生羡慕,特别是看见小猴子他们,比划得有模有样,帅气非凡。

    “小宝,小宝!你怎么在上面啊!危险,快下来。”小宝闻声转过头往下望去。原来是武馆里的青姐,小宝小心翼翼往下挪,踩在梯子上缓缓往下。

    “青姐。我在这等幺娘,闲来无事,所以…”,小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小姐?”她疑惑的望着小宝道。

    “小姐她一早就出去了啊!不是要去找你?”看着她的神情,小宝一拍脑袋,原来她先过去了啊。因为,以往都会等我来再一起前往的。

    “我知道了,青姐,那我先走了。”小宝向着站在原地的青姐挥了挥手,往前跑去。

    穿过光秃秃的田地,走过小溪流。

    “咦!”看着溪流旁的一株没见过的植物,结着小小的红色果实。

    挺好看的,摘给幺娘她绝对喜欢,小宝在心中美美的想道。

    看到了,幺娘站在平坦的大石头上,望着汹涌而下的瀑布。

    小宝兴奋的边跑边喊“幺娘,幺娘。”

    她转过头望向小宝,眼里的欢喜也清晰可见。

    小宝奔向她,张开双臂,她也笑着张开,在离她不到一丈时,脑海中显现出娘的叮嘱“小宝,以后和幺娘可不能那么无礼,要知道男女有别,可不能像小时候那般。”停住了脚步,张开的双臂也放下了。

    幺娘见小宝如此,疑惑的看着他询问道“怎么了?不想我?”

    “想啊,幺娘。”小宝与幺娘四目相对。

    “那你这是为何?”。她张开的双臂没有放下,仍保持着。

    小宝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小声嘀咕“我娘说男女授受不亲。”

    幺娘听罢,放下双手,冷哼的别过头去。

    小宝慢慢向前走去,站在幺娘的身旁。幺娘头,不让小宝看见她的脸。

    “哎呦,幺娘,别生气,你瞧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小宝拿着他也说不上来的东西,在幺娘面前晃了晃。

    “能有什么好东西,你且说来听听?”药娘的声音传来,但还是背着小宝。

    “我也说不上来。”小宝把玩着手指。

    她转过身,看着小宝手里的植物。“咦!你真当不知这是何物?”幺娘抓着小宝的手,脸色微红。

    “疼!疼疼!”小宝惊呼道,幺娘不再用力,但依旧抓着。

    小宝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很好吗,我真的不知此物。”

    “那为何送我?”她松开小宝的手,又转身背对着他。

    “看它漂亮啊,跟幺娘一般漂亮。”小宝讨好着说道。

    她听罢,转身直勾勾的盯着小宝,开口道“你看它的果实,表皮微微凸起,你这是在变着法子的咒我满脸包?”她的眼里包含着怒火,小宝连忙摇头道“我怎敢,你…”

    话还没说完,她就噗呲一声,捂着嘴笑道“諒你也不敢,真的送我?”

    小宝看着如此反常的幺娘,虽然疑惑,但还是小声道“嗯。”

    “那我便收下了。”她拿过我手中的植物。

    “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何物呢。”小宝盯着她的手中。

    幺娘缓缓靠向小宝,越来越近,身上的清香扑鼻而来,在小宝耳边道,“想知道?”

    小宝茫然的点了点头。

    “就不告诉你。”说罢,就转身走去。

    小宝紧跟着幺娘的步伐,走在她的身后。

    陪着幺娘如同小时候般,走着闹着。

    “怎么你越来越高了,幺娘。”小宝看着比他高半个头的幺娘,歪着脑袋问道。

    幺娘笑嘻嘻的摸了摸小宝的头,调戏道“不是我越来越高,而是你越来越矮了。小矮子。”

    “哪有,以后我肯定比你还高的。”小宝不服气的反驳道。

    “你看你现在连我头都摸不到,哈哈哈。”她嘲笑的看着小宝,小宝迫切想要证明,蹦跳着想摸她的头,她踮起脚尖,使小宝始终触摸不到。

    幺娘比小宝大两岁,而且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女生都比较早发育,小宝当然矮啦。

    小宝有些气愤,猛的丢下她,独自往前跑去。

    坐在小溪边,生着闷气。她走过来坐在小宝边上,轻声开口,“怎么,生气啦,小气鬼。”

    小宝扭过头,口是心非道“才没有呢。”

    她又摸小宝的头,小宝赶紧甩开在他头上的手,她咯咯地笑着,“好啦,好啦,等你能站起来摸到我头的时候,我就答应你一件事。”

    她的话让小宝一喜,转过头看着她“任何事?都可?”

    “嗯,任何事都可。”幺娘肯定的回答。

    小宝开心极了,从衣兜里拿出油纸,慢慢打开,露出两颗糖葫芦,递到幺娘眼前。

    她疑惑的盯着小宝手中的糖葫芦,问道“哪来的?”

    “你先吃,吃完我再告诉你。”小宝扬了扬捧在手中的糖葫芦。

    幺娘看着小宝,又看了看糖葫芦,伸出纤细的小手,将糖葫芦缓缓放入口中。

    “甜吗?”小宝急切道。

    她闭着眼,感受着糖葫芦,“甜。”

    看着幺娘满足的表情,小宝也开心的笑了。

    “怎么,你不吃?”幺娘朝小宝眨了眨眼。小宝是想吃来着,但想着路上已经吃得够多的了,这两颗还是留给幺娘吧。

    “不吃,我吃过了你吃吧。”小宝满心欢喜的幺娘讲道。

    “那好吧。”说罢幺娘再次伸手拿起那个糖葫芦,小宝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

    “咦,你早上吃什么了,还粘在门牙上了”。幺娘奇怪的盯着小宝,“哪里?”小宝信以为真的张开嘴,幺娘拿着糖葫芦快速朝小宝的口中而去。

    速度很快,时间如同静止般,小宝的思想飞快的转动着。

    幺娘要喂我?她要把喜欢的糖葫芦给我吃吗?

    “嗯!真甜。”小宝呆呆的看着在他面前意犹未尽舔着手指的幺娘,事情并没有按照他想象的那样。

    糖葫芦也没有进入他的口中,幺娘一转手就往自己的嘴里丢去。

    “你耍我,哼。”小宝生气的看着她。

    她向着小宝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呦,生气啦?小宝乖,呐,给你吃。”幺娘张开嘴,在小宝面前露出口中的糖葫芦。

    小宝转过身子,开口道“怎么才不要呢,你吃过的。”

    “现在嫌弃了?小时候不知道是哪个贪吃鬼,我都吃过了,他不也津津有味的?”听着幺娘在后面轻声道来。

    小宝一听,脸上一红,转身用手堵住她的嘴,反驳道“那时候不是小嘛,不许说了。”

    她打开小宝的手,“你管我?我就说。”

    小宝捂住耳朵,背对着她,“那我不听了。”

    听着身后没有声音,小宝有些好奇的偷偷望去。

    空无一人,小宝起身四处张望。

    周围空荡荡的,看不到幺娘的身影。

    小宝着急,双手捂着嘴,朝四周大喊“幺娘。”

    小宝的喊声朝四处扩散,但他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只能听见自己回音。

    正当小宝以为她回去了,绝望之际,上方传来幺娘的声音“鬼叫什么,就去给你找点吃的,你要吓死我啊。”她气喘吁吁的在在树枝上,手里还提着一只晕死过去的野鸡。小宝喜极而涕,抹了抹流出来的眼泪,“那我去捡柴火了。”

    “一只鸡够不够啊?”幺娘撒上调料,不断翻滚着手中的木棒,漫不经心的说道。

    “够了,够了。真香。”小宝动了动鼻子,闻着散发出来的香味,口水自觉的流了下来,“熟了没,可以吃了吧?”

    幺娘白了他一眼,扯下一小块塞到我的嘴里,“怎么样?”,不确定的问小宝。

    正美滋滋的品尝美味鸡肉的小宝,听到她说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原来是在拿我当试验品啊,不过还真挺好吃的。

    “熟了,熟了。”小宝迫不及待伸手,她一把小宝的手打开,“烫啊!”。

    怎么差点忘记了,我可没有武力可以抵抗热量。

    小宝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看着幺娘帮他弄凉烤鸡,她转头望向小宝道“傻乐什么,快吃吧!”。把一只鸡腿递给我。

    吃饱喝足,小宝跟幺娘手舞足蹈讲述着这半年来的琐事。

    “哇,夕阳!”小宝指着天上的火烧云,惊喜道。

    幺娘拉着小宝,“走我带你去高处看!”往高处跳去。

    等站稳脚步,小宝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幺娘,你武功又提升了啊。”她没有回答他,用劲气轰散石涯上的尘土,缓缓坐下。

    小宝也坐在她身旁,“真厉害,不过我今天见到个更厉害的,听他们议论说跟城主一般,是武王境,糖葫芦也是他送给我的。”

    当小宝说完,幺娘反倒露出凝重的表情,左右打量着他。

    伸手朝小宝身上摸去,开口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宝不解的挠了挠头,“没有啊,就是太撑了肚子鼓鼓的。”说完小宝还拍了拍他的肚子。

    她一巴掌拍在小宝头上,“哎呀!”小宝委屈的捂着头,“我怎么了?干嘛打我”向她询问道。

    “以后不许拿陌生人的东西,听到没?”幺娘用严厉的语气警告着小宝。

    “我…”,话还没说出口,幺娘又温柔的说道,“听话。”

    听她说完,小宝默不出声,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乖。还疼不疼?”她怜惜的摸了摸他的头。

    小宝轻声开口道,“不疼了。”她慢慢靠在小宝肩膀上,柔道“看落日吧!”

    霞光照耀在她们两的身上,将两人依靠在一起的身影拉长。

    一阵困意袭来,小宝舒适的缓缓闭上双眼,喃喃道“真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看遍世间所有美丽的风景!”

    趴在小宝肩上的幺娘眨了眨眼睛,细声开口“那你会娶我吗?”

    半响,没有人回应。幺娘抬头看着闭着双眼,呼吸平缓的小宝,嗔怒道,“呆子。”

    小宝感觉自己趴在很温暖的地方,这是哪呢?他缓缓睁开眼,周围的树不断往后退去,谁背着自己呢?幺娘吗?

    “幺娘。”小宝轻唤。

    “醒了啊!”她转头朝着小宝问道,微风吹过幺娘的发梢,甚是好看。

    “到哪了?”小宝舒服的趴在她的背上,“快到乡口了。”

    听到她的话,小宝一个激灵,挣扎着,“快放我下来。”

    “好,你别乱动,等等都摔了。”她慢慢蹲下。

    “呼~没人看见吧?”小宝紧张的望着四周。

    幺娘轻笑着“没人,除夕夜谁出门?”。

    小宝拍了拍胸口,“那就好,别让别人听见,传到你爹耳朵里,又要骂你了。”

    幺娘没有回小宝的话,自顾自的往大街走去。

    走到幺娘家后门,幺娘止住脚步。“小宝,以后我可能没办法出门了。”听幺娘说完,小宝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好啦,别垂头丧气的,你还可以给我写信啊。快回去吧,不早了。”幺娘说完就向前跑去。

    一滴水滴落在小宝那稚嫩的手背上,小宝望着前方的身影,渐行渐远。

    幺娘红着眼眶朝小宝挥了挥手,缓缓关上了大门。

    小宝抬起手,看着手背上的那滴水珠,又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并没有下雨,那这不就是幺娘的眼泪。小宝舔了舔手背上的泪珠,皱着眉自语道“好苦!”

    小宝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望着身后紧闭的大门,有气无力的走在街道上,往家的方向慢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