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余清

识食物为俊杰Ctrl+D 收藏本站

    李若愚毙掉敌手之后,刚想去助余清毙掉最后一人,但是余清朝着李若愚看了一眼。眼中充满一丝傲然,带着一种不弱于人的神髓于眼神之中。这让李若愚明白了,这就是余清。不仅拥有着一颗简简单单的心,对道的执着。还有着其自身的尊严。虽是简单的一眼,但是也让人能够瞬间感受其那种不服输的念头,那是一种虽前路坎坷,依旧能够若老人一般不断踽踽独行的心。

    李若愚退到了一边替余清掠阵。

    一把黝黑之剑在余清手中,似是其身体一部分一般,伴随着“寒梅绽凛冬”道像向着敌手火山道像攻伐而去。若飞蛾扑火一般,明知必死,也要义无反顾。

    这修出火山道像之人一身黑衣,神情之中的癫狂,和其一身古旧的黑衣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似是无法无天般。

    李若愚虽然退到一旁,可是其神觉依旧感知着黑衣男子和余清的情况。黑衣男子火山道像被其运用的出神入化,从其出手,可以看出其似乎到达了一种圆润的境界。

    这火山道像的名字叫做“火葬”,是上古先民为了祭奠祖上,经岁月时光的演变而流传到如今的。

    火山道像不停喷出滚滚尘烟向着“寒梅绽凛冬”而去,影响着余清的雪中之界。余清手中黝黑之剑一剑一剑,不断斩杀向黑衣男子。虽为女子,但是余清此时的攻击着实不像是一个女子该有的, 大开大阖之中又带着一种堂皇之气。

    但就是这狂野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黑衣男子依旧无所惧,癫狂之中蕴含其独特的攻杀方式,一一化解。

    这时,只见余清道像收缩,迅速凝结为一个点,置于剑尖,放弃了防御,朝着黑衣男子脖颈刺去。在余清施展这一击的时候李若愚也是一惊,这是只攻不守的一击,带着一股疯狂,似乎此时癫狂的不是黑衣男子,而是余清。

    黝黑剑尖瞬间刺破火山道像的防御,向着黑衣男子脖颈出继续刺去,速度没有因为黑衣男子“火葬”道像有丝毫的停顿。黑衣男子此时的癫狂之气,似乎减少了一些,带着几许清明。似是余清这一击让黑衣男子感受到了前路以断之感,从而回返了一丝神志。

    黑衣男子虽然癫狂之气减少,但是其攻击却更加癫狂,其右手绽放神能,向着余清心脏攻去,竟然不闪不避,使出了以命换命的攻伐手段。

    关键时刻,余清身子于进攻之中稍微偏离了黑衣男子的攻击,但是其也被黑衣男子重创。被重创的收获则是此时的黝黑之剑刺穿了黑衣男子的脖颈。

    余清和黑衣男子双双向着大地坠下,李若愚赶忙遁去接住余清。此时的余清胸部染血,依然陷入昏迷之中。在余清和黑衣男子搏命一击之时,李若愚就想过是否要去相助。但是想到了余清之前的眼神,李若愚放弃了。

    余清有着己身的道,也有着自己的抉择。李若愚不能替其做决定。

    这世间,路有千万条,踏上了路,那么就只有踏踏实实的走下去,一如余清,一如杀苍穹,一如李若愚自身。这世间来来往往的众生都有自己的选择,有的对,有的错,但终归是自身的选择。只能自己走下去。每个人,都有自身的意志,也许在自身看来是好意,但是对别人而言未必是最好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去雪中送炭,而不是替其做决定。

    这是李若愚的感悟,曾经的李若愚不懂得这些,但是堕魔谷十年经历,面临着个势力之人的争斗,特别是和杀苍穹的两度交手。李若愚明白,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而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尊重他人的选择。

    看着手中抱着的余清,面容姣好,只是嘴角的血迹有些破坏这天妒的容颜,李若愚轻轻用手,将血迹擦掉。看着此时余清的天妒容颜,李若愚不禁感叹其不输荆虹的魅力。

    寻了一处安全之地,看着昏迷之中的余清,李若愚将其轻轻放在一块巨石之上。看着其胸前的掌印,李若愚皱了皱眉。

    “师姐,得罪了”告罪一声,李若愚将余清胸前衣服揭开,白皙的肌肤让李若愚内心道了一句罪过。只见此时余清白皙的肌肤之上,出现一个充满淤血的掌印。掌印之上带着一股股力量在阻止余清自身的力量修复伤势。李若愚运转岁月之道,牵引掌印之上的力量向着余清体外排出。一炷香后,李若愚额头见汗。终于将这股阳属性力量排出。

    “真是个累人的活,比和人争斗一场还累”。李若愚忍不住吐槽道。吐槽完,李若愚又拿出一株老药放入嘴中嚼碎,嚼碎完朝着余清嘴接触而去,将嘴中药液渡入余清嘴中,刚将嘴中药液渡入余清嘴中,此时正好是李若愚和余清正是嘴对嘴将分为分之时。一阵余清的咳嗽声传来,想必是药液的渡入使得余清喉咙产生了不适。

    伴随着咳嗽声的还有此时余清睁开的眼睛,当先映入余清眼中的是一张李若愚的脸庞,伴随着嘴上传来的感觉传入余清脑中,一股油然愤怒产生,余清向着李若愚一掌击去。

    嘴中的药液还有些许残留,余清只来得及发出“你,你,你”三字,喘息的胸口显示出余清此时快被淹没理智。在向着周身看去,只见此时的胸部裸露,彻底淹没了余清这冷清之人的理智。

    “寒梅绽凛冬”骤然被余清祭出向着李若愚攻来。

    李若愚看着余清道像攻来,也赶忙祭出“残荒葬地”道像抵御“寒梅绽凛冬”的威能。

    同时,李若愚也是赶忙解释道: “师姐,我是在救你的时候冒犯了,别无他意”。

    “别无他意?”,听着李若愚的话语,再看看自身,余清感到了一股羞愤之感,但是听见李若愚的解释,在感受到最终残留的药液,以及胸前转好的伤势。余清最终冷静了下来。即使知道李若愚说的是实情,但是余清也是感到羞愤,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倒是将李若愚看的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