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搏杀

识食物为俊杰Ctrl+D 收藏本站

    杀苍穹亦是丝毫不示弱,一柄血剑在其手中浑然天成,这把其唯一器历两千载岁月在其手中已然成为其身体的一部分延伸,血剑威力已然突破了一种极限。

    血剑与骨剑的交锋震动这片古来寂静之地,掀起阵阵波澜。

    “斩轮回”

    杀苍穹以剑斩出其未曾动用过的一式,斩轮回这一式一出,杀苍穹身后浮现六个漆黑的洞,相传世间有地府,地府深处有着轮回之地,而杀苍穹身后浮现的六个漆黑的洞是否就是传说的六道轮回?

    李若愚不清楚杀苍穹身后的六个漆黑的洞是否就是六道轮回,但是李若愚清楚斩轮回这一式非同小可,杀苍穹曾经说过要杀破苍穹,杀破轮回。显然其在这两千余载之中定然有过很多尝试与探寻。想必这一式斩轮回定然有其诞生的原因。

    李若愚神觉感到一股深深的威胁,这一式若是一个不好,会死。这是李若愚神觉的一种纯粹感应。

    李若愚对这种感应深信异常。汇聚周身精气神,将大魂幡取出用以防御。持着骨剑,一式“始终”向着杀苍穹袭去。

    “始终”一式与“斩轮回”一式始一接触,李若愚就感到阵阵的吞噬之力在吞噬其生机,似是要归墟,重入轮回一般。

    “是那疑似六道轮回的六口漆黑的洞?”李若愚暗暗心惊。这吞噬之力竟然连大魂幡都不能够完全将其防御住。可见其威力非同凡响,恐怖异常。

    即使此刻处于下风,李若愚依旧战意昂然,其信念依旧坚定,没有丝毫动摇。李若愚感到其道念在这种状态下进步可谓神速。道念的力量越发强大,李若愚将其加持于骨剑之上向着杀苍穹身后六个漆黑之洞斩去。李若愚道念和杀苍穹身后六口大洞在接触的瞬间,额头划落的汗滴,显示出其并不轻松的境况。

    而杀苍穹身后的六个漆黑之洞开始出现模糊,似是要消散,但是在杀苍穹道念加持之下又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李若愚清楚,此时的杀苍穹,要想将其击败,单纯的靠宝物或者秘术已经不行了。杀苍穹境界高李若愚一个大境界,而且最恐怖的是此人的道异常的坚定。没有什么波谲云诡,就是简单的执,这种执虽简单,但是却更加纯粹,正因为其纯粹,因而才如此的可怕。加上其两千载的人生,其渡过两千载的春秋。其经历过的生死危机,经历过的红尘过往,都使得其意志几乎不可以被动摇。

    既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胜过杀苍穹,将其斩掉。那么李若愚决定用最危险的方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将这一战终结。

    要么,生;要么,一死而已。

    李若愚收起骨剑,仅仅手持大魂幡。相比于骨剑,虽说是一脉相承,蕴含残荒体之力;但是李若愚还是觉得大魂幡更加适合自身,幡尖若自身的杀戮,幡面之下则是守护。这是李若愚己身使用大魂幡和骨剑之后的体悟。

    “今天,我就要用我这二十三载的道,断你前路”李若愚一如过往的平静,看着杀苍穹深邃的眼神。

    “那我两千载的道不是白修了,二十三载,呵呵”杀苍穹倒是被李若愚的话语逗笑了。

    李若愚手持大魂幡,仅仅动用己身道之力向着杀苍穹刺去,似是巨矛破天一般的景象展现在杀苍穹眼中。

    “御道”

    杀苍穹看着眼前的景象,口吐御道二字,虽然脸上依旧若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但是眼中的惊异却是使人一看便知,其心中的吃惊程度丝毫不低。

    所谓御道,就是修炼之人将己身所悟之道十之八九发挥出来。其发出的攻击蕴含异常恐怖的道念于其上。这不是拼的修为、宝物。而是仅仅拼的己身之道。在修炼界,若不是生死仇敌,轻易不会动用,一旦动用,即分高下,也决生死。

    这就是为何入道修士恐怖。

    “你要死,我便成全你”杀苍穹虽然眼中吃惊,但是依旧不惧李若愚。手持血色宝剑,御道而出,向着李若愚杀来。

    “我在哪里?我是谁?李若愚看着这一片翠绿竹林”,自身站在一片竹林之中,李若愚不解。

    “长空,吃饭了。”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的流仙裙,站在一片竹林之中的竹舍门口,手持碗筷的玲珑仙女喊道。

    “我?长空”李若愚眼带疑惑地望着白裙玲珑仙女问道。

    白衣玲珑仙女将碗筷放下之后,朝着李若愚走来,用手敲了敲李若愚的脑袋“傻了?不是叫你是叫谁?”

    李若愚迷惑中被白衣少女拉入竹舍,端起碗筷,看着汤中自身清秀的面孔,十一二岁的年纪。矮了玲珑仙女的一个头。李若愚碎碎念道“我是谁?”

    “还能是谁?你是燕长空啊!我燕沫儿的弟弟啊!脑子糊涂了?”边说,这叫燕沫儿的玲珑仙女还拿着筷子向着李若愚脑袋一敲,似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

    “我是燕长空?你是燕沫儿?是我姐姐?”李若愚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燕沫儿。

    燕沫儿围着李若愚转了转,摸了摸李若愚的额头,眼带疑惑的说道“不烫啊!难不成上次发烧没有好全?”

    一顿饭就在李若愚的疑疑惑惑之中过去。

    日落西沉,星斗漫天。李若愚躺在竹舍之中的床上,看着窗外的星空。不禁疑惑“我是燕长空吗?”,没有答案,只有窗外虫儿的鸣叫声传入耳中。时间缓缓流逝,李若愚依旧盯着天空的繁星。两个时辰过后,天空的繁星依旧如画一般不曾动丝毫,美丽而又迷人。

    看着天上繁星,李若愚眼中的疑惑更深了。“这是真实的世界吗?”李若愚带着一丝不确定的言语回荡在自己的耳边。

    日子如此反复,平淡中带着温馨。李若愚似是沉醉其中。直到有一天,竹林上空飞过一白发道人,却是突然停住了遁光。打破了原本的温馨。

    白发道人缓缓的落到了李若愚和燕沫儿的面前,手持浮尘。

    “小娃娃?可愿随我修仙,传我衣钵。”白发道人向着李若愚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