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得见我时则无生

识食物为俊杰Ctrl+D 收藏本站

    “得见残荒只称臣,果然名不虚传”孟凝思平静的望着李若愚。其眼中的平静透出一股子诡异。

    “你是故意引我来此的?”李若愚眉头微皱看着孟凝思。

    “你能做局,我也能引你入局,独得极寒冰髓的机会可是不常有的。”孟凝思相当的自信。话音未落,其身后再次出现一株混沌气弥漫的莲花。

    “并蒂莲”

    没想到孟凝思已经将混沌一株莲修炼到了并蒂莲之境。孟凝思身后的一株莲向着李若愚攻来。穿过来黑雪,攻到了墓碑之前。墓碑上的字绽放神光,挡住了混沌气弥漫的莲花。

    被动不是李若愚的性格,李若愚反守为攻,御使墓碑向着孟凝思镇压而去。碑文绽放神光,将孟凝思压制。趁胜追击,李若愚再次祭出隔世拳。向着孟凝思攻去。

    这是一个大敌,拥有混沌莲体的孟凝思为独得极寒冰髓不惜牺牲忠仆,引李若愚入局,心机着实可怕。李若愚想在此将其毙掉。

    一把大椿木剑在孟凝思手中使得出神入化,远胜之前的威能。不断向着李若愚攻伐而来,或劈、或刺,招式狠辣诡异。李若愚不敢大意,小心的应对其每一次攻伐。

    “斩沧海”

    孟凝思继斩春秋之后,再次用出一秘术。斩的是沧海、断的是春秋。这一剑比斩春秋更加的霸烈。木剑与骨剑交接处神光绽放。反震之力直接震得李若愚和孟凝思倒飞。神光溅射入沙漠之中,掀起一阵阵沙涛。

    突然,在李若愚倒飞之时,一柄剑突兀出现在李若愚不远处,向着李若愚刺来。握剑之人正是太一教外门大师兄道非烟,道非烟气质独特,神异而又如若深渊,使人一眼望去,就能感受到其不凡。一头黑发披落于身后,掩盖不住其背后宝剑的锋芒。此时其身后宝剑握于手中,若天外飞仙一般向着李若愚刺来。

    原来在其余势力领头之人眼见李若愚不可力敌,遁逃而去之时。道非烟却暗中蛰伏了起来。就是为的这一剑。其心思大胆而又缜密,选的这一剑的时机恰到好处,正是李若愚那一瞬间的虚弱。李若愚见势不妙朝着身旁一躲,躲开了原本直刺脖颈的一剑,但是肩膀却挨了一剑。

    一剑无血,血顺着剑尖滴落,“嗒嗒”的落在沙面上。宝剑寒光四射。

    “得见残荒只称臣”道非烟脸带几丝嘲讽,看着李若愚。

    看着受伤的肩膀,李若愚眼神沉静,若一潭死水,但是额头依然有一层冷汗,望着道非烟,李若愚的杀意并不强烈,但是无比纯粹。

    “得见残荒只称臣,得见我时则无生”李若愚手持骨剑,步伐很慢,行在空中,若踏在道非烟心上一般,随其心脏跳动。

    大魂幡被其收起,身背剑匣,一柄古剑,朝着道非烟缓步前行。

    丝丝冷汗从道非烟额头滴下,道非烟感到前方之人似乎整个气势变了,平平淡淡,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杀意,向其扑面而来,整个人气机似乎被锁定,似是断了前路一般。沙漠之中,以李若愚为中心掀起一阵阵强劲的风,一圈圈地以李若愚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吹起风沙。

    “孟凝思,出手。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显然,道非烟和孟凝思在截杀李若愚之前就有所谋划。否则道非烟不会出那一剑。

    李若愚虽是一步一步向着道非烟踏来,但是其势已然聚起,一剑,简简单单,平平凡凡,没有什么波动,但似乎比任何波动都强烈。向着道非烟刺去。一条魂河出现在道非烟身后,似是随风摇曳。

    “魂河”

    传说天地之间有地府,地府有一魂河,处于奈何桥之下,其中存无尽魂魄。这道非烟的道像竟然是魂河。都说生人不可近地府。因而传说始终为传说。但是道非烟的道像似乎在映证地府是真实存在,非是传说。

    魂河散发出阵阵渗人的阴气,向着李若愚侵袭而去。李若愚仅仅只是一剑,就将魂河破去,剑势不停,继续向着其攻去。

    “这是什么力量,为什么?”道非烟不解直插胸口的一剑,似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将其击杀。

    “路尽了,走好”李若愚带着几许感概说道。回想这几年其在堕魔谷中的种种经历,可谓步步艰险,一个不慎,现今也就是一抔黄土而已。

    一剑毙敌,李若愚再次一剑向着孟凝思击去。大椿木剑也好,混沌一株莲也好,皆是被这平凡一剑所破,一剑将其枭首。孟凝思尸骸伏尸于沙中,眼中带着几分不信,几分不解。黄沙吹过,将其掩埋了一部分,似是天地开始为其送葬。

    “人总该是有所牵绊,有所信仰的”李若愚楠楠念叨。将孟凝思的大椿木剑收起,李若愚看着这片寂寥的沙漠。来来往往的人,走了几许,又来了几多,埋骨其中的也不见少。客死异乡,何尝不是一种遗憾呢!“这就是这条路吗?一旦踏上,身不由己,若不前行,终成沙中枯骨”。李若愚默然,看着沙中三百具左右的残尸,李若愚感到了几分迷茫。

    沙漠之中,放眼望去,能看到的只剩下李若愚,此一战,毙敌三百余人,仅有天依门苏青衣等其他势力寥寥几个领头之人走脱。李若愚一具尸体一句尸体寻找这些残尸的遗物,得到的好东西倒是不少,大药不少,小药王也有几株,一些炼器,修炼的宝物也有所斩获。

    李若愚脚踏这方沙漠,缓缓在其中步行,打算穿越这片沙漠,磨砺自身,白天炎热,滚烫的沙粒灼烧着李若愚的身心;夜晚,寒冷、刺骨,李若愚调息自身抵御这大漠之中多变的环境。白天赶路磨砺己身,夜晚修炼天葬绝法将所得的一些宝物,兵器之类融入道像之中汲取其中神性。李若愚不停向着前方行去,一步一步,眼中充满坚定与执着。

    三月、五月、一年,李若愚依旧不慌不忙地向着堕魔谷东方尽头行去。赤脚前行,脚上已经长了一些茧子,虽不算陈年老茧,但是也映证着李若愚这一路行来的点点滴滴。李若愚修为越发精进,距离道体境中期也快了,第二年,李若愚已经沉醉于这种生活之中。第三年李若愚终于行到了这片沙漠的尽头,这片沙漠尽头白雾缭绕,依旧和初入堕魔谷之时所见景象一致。

    李若愚开始向着堕魔谷西方遁去。来此地之时用了三年,而返回之时,时间则是很少。行至中途,李若愚发现沙漠中出现一处二十丈左右的沙坑,若一个沙漏一般,沙子向着其下涌去,从其中射出两道三尺黑红色光。

    “莫不是宝物”李若愚暗想。李若愚向着黑红光芒之地缓缓遁去。突然,李若愚神觉示警,极度危险的感觉让李若愚汗毛倒竖。李若愚毫不犹豫,向着边上遁走。李若愚前脚刚遁走,从沙坑之中就有一个巨人向着天空冲击而上,李若愚刚才所见那黑红色光竟然是巨人眼中所发出的光,这巨人身高三十余丈,手腕处有着两条链条,这两条链条竟然是天断紫金所铸。天断紫金蔓延下沙漠地底深处。

    李若愚在远处看着这一幕,震惊不已。上古有一族,名人魔,为大魔,体型异常巨大。这堕魔谷之中,竟然还有活着的上古大魔,但是似乎被天断紫金所困住。李若愚极速向着堕魔谷西方遁去,一想到这大魔,李若愚总是感到阵阵不安。觉得其否能脱困而出,只是时间的问题。其脱困之后定然是一场大祸。

    这堕魔谷之中李若愚感到其诡异,先是在山洞之中不似当世之人的白发青年,而今又是这上古大魔复苏,李若愚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于这堕魔谷之中开头。

    五个月后,李若愚到达了堕魔谷西方的边界线,堕魔谷西方,多为水泽之地。李若愚亦是将其当作一方磨砺之地,这西方之地,李若愚遇到过水中毒蛇潜伏、也遇到过天空取水的异兽对其的攻伐,更有一些同进堕魔谷之人的伏杀与偷袭。李若愚皆是将其斩尽。趟过这一路之后,李若愚返回了堕魔谷中央这片冰川世界之中闭关。

    一年、两年、直至离十年之期还有半年,李若愚破关而出,立于天空之中,看着劫云不停的汇聚。还没有等劫云汇聚完,李若愚就冲入了劫云之中,李若愚想要去看看曾经看到的九道人影。李若愚曾在天劫深处看到九道人影,九道身影一人立于一条蔓延于无尽头的道上,越走越远。九道人影背对众生。偶尔回头,显示出其面容,带着萧瑟、孤寂、以及一些莫名的情绪。李若愚至今不知怎样形容那种表情,带着怜悯、悲伤、沉痛。

    劫雷不断向着李若愚劈来,一道接一道。李若愚祭出道像,运出隔世拳,大开大阖,与天劫碰撞,淬炼己身。李若愚不断与劫雷碰撞的时候,边朝着劫雷深处行去。这次的劫雷一道比一道强,不停地向着李若愚劈来,期间夹杂着器物。若疑似三生石的器物,向着李若愚攻来,击穿了李若愚的道像,使得李若愚浴血。不止劫雷的威能增加了许多,连器物爆发出的威能也和前一次天劫的威能有着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