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谷中众人

识食物为俊杰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母虫嘶鸣,李若愚暗道不妙,不管其他,沿着来时的方向立马遁走,以秩序神链开道,不时往嘴中放入宝药,飞速的向着远处遁去。

    在黄沙之中遁行了一会儿,李若愚身后开始传来“滋滋”的声音,李若愚赶忙提速,向着嘴中丢入一株老药,咀嚼着咽下。李若愚清楚,身后肯定是噬火蚁寻着奔逃的微弱气息追了过来。李若愚不停的朝着远处遁逃。

    两日后,李若愚听着身后噬火蚁和沙子摩擦的声音,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这噬火蚁不是一般的难缠,李若愚内心一阵感叹。经过这两天的逃遁,李若愚宝药老药消耗一空,如果不是手中有着大邪尊和魔道子须弥芥中的大药,李若愚也撑不过这两天不眠不休的追杀。

    大邪尊和魔道子须弥芥中有着诸多药草,最次的都是老药,但是大邪尊和魔道子估计都看不上,当做杂物处理,密封于匣中保存,才留到至今,甚至李若愚还在这些药草中发现了几株上万年的小药王。

    追杀还在持续,李若愚也只有不停的奔逃。

    与此同时,太一教之人、古教之人、赵国四门中的尸宗、燕国皇室、妖仙林中妖宗、幽魔谷医道世家孟家等人都在一处山谷之上。只见谷中十几株大药,伴着三株万年药龄的小药王位于谷中。

    太一教有着三十余人都位于此处,想来是太一教一股大部队。位于三十余人之前的是他们的外门大师兄——道非烟。道非烟,不像是一个男子的名字,倒像是一个美丽女子的姓名。道非烟气质独特,神异而又如若深渊,使人一眼望去,就能感受到其不凡。一头黑发披落于身后,掩盖不住其背后宝剑的锋芒。太一教不似是恒九宗,其外门大师兄这个称号非一般人所能担当。需谋略、修为、天赋最卓绝的才可封为外门大师兄。

    而古教之人相对来说,显得较少。只是十多个人。是入谷之中古教的其中一个小团体。这十多人中多为女子。领头之人叫做顾菲儿,她静静的立于山谷上的一方,宁静而又沉稳,明眸皓齿,皮肤白皙,秀丽长发披肩,精致的脸庞。显示出她非凡的姿容,有绝色丽人之姿。

    而赵国四门中的尸宗则仅有五人,人数虽少,但是都自信异常,似乎有着什么强大的底气。

    妖仙林妖宗则是有着七人,散出一股股莽荒之气,似是荒古大妖一般,一样位于一方,即使人数偏少,也一样不惧任何人。

    而燕国皇室领头之人则是当今燕国二皇子燕殇影,身份尊贵,身后有九人,都是其仆从,修为皆是炼尘境高手。

    幽魔谷医道世家之人则是仅有一人——孟凝思。孟凝思如松而立,精致的面孔,温润的脸颊,若待字闺中的少女,显得蕙质兰心,大方而又不失典雅。

    幽魔谷临近堕魔谷和燕国,似是山谷,实则地域广阔,有着和燕国相差不多的辽阔幅原。孟家——这片幽魔谷的主人,在幽魔谷就是当之无愧的无上王者。炼药更是一绝,炼药是一门非凡技艺,这可比李若愚生吞强太多。

    这群人不知道怎么在此处撞上了。想来是因缘际会,因大药而来,因大药而争。

    在堕魔谷的另外一处宝地。此处尸骸遍地,有近似金翅大鹏鸟的残尸,也有疑似上古凶兽狰的尸骸散落于此。在这之中还有着诸多残破器物,古玉简,古书册等等,这片战场占地约有半个燕国大。

    在这战场中有着恒九宗之人,也有着天依门、普陀寺之人、更有着剑宗之人。赵国四门的三生教、无生门、大梦宗之人。妖宗、孟家之人也在其中搜寻造化。

    小胖子王博也不知道怎么到了此处。由于此处颇大,众人也是刚入堕魔谷不久,所以暂时还没有相遇,料想一旦相遇,其中的争斗不会过于少。

    于此同时,李若愚还在继续躲避噬火蚁的追杀,又逃了半日后,李若愚临近一片山林中,才摆脱了噬火蚁的追杀。只见前方山林密布,连绵的山峰一座接着一座,山林中间不时能看到一具又一具巨大的尸骸,似是与白骨平原一样,是当初神战的一处古战场,李若愚到了山脚下,看到一块断碑,想来是岁月太过久远,以至石碑残缺了。

    断碑上刻着两个古字,李若愚仔细辨认,似是“平原”二字。

    “嗯?平原”。

    李若愚向着这连绵的山峰望去,内心一震。以前此处竟然是一片平原,看着山林间的巨大尸骸,当初的战斗到底是有多么令人震撼,将一片平原活生生打成一座座山峰,大地都被战得地势大变,从这一角残迹,李若愚感到上古神战的惨烈。

    李若愚清楚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赶忙小心翼翼的往一座山上摸索,寻找隐蔽之地回复己身才是要事。李若愚到山上之后看到一颗三人合抱粗的大树,内心一动,运起秩序神链,向着地面潜去,从大树底部将树掏空,再于树干上开出一个小洞用于观察四周。接着李若愚这才开始回复己身。

    半天之后,李若愚以至巅峰状态,包括先前为了取炽凰髓而受伤的手也得到了恢复。

    李若愚整理了一下自己进入堕魔谷中的收获。五尺见方的天断紫金,这是稀世神材,位列九大神金之一、一串灰色手串、还有一个不知何用的金黄色铜片、炽凰髓、上万的噬火蚁卵。

    李若愚看着噬火蚁卵,颇为动心。记着在大邪尊的遗物中有一门《血炼邪功》,是关于蕴养灵虫的攻法。李若愚再次拿出《血炼邪功》看了起来,随着看下去,李若愚脸色阴晴不定。

    这《血炼邪功》非常的邪异,是一种以自身血液孵化,蕴养灵虫的功法。说其邪,是因为要以此法来控制灵虫与一般意义的操控不同,不仅需要以自身血液来蕴养,此法将灵虫当做一种器来培育,还需以己身魂魄分入一丝来达到心神共通,一损俱损,且灵宠主人需要提供其数倍的成长资源才能得以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