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恒九宗

识食物为俊杰Ctrl+D 收藏本站

    李若愚和李之恒回到家中。“愚儿,明天你就要去学仙法了,千万要好好的学,在家中你也没吃过太多的苦,在外了,要注意照顾好自己,外面毕竟不比家里”。李若愚母亲沈兰说道。

    “知道了,娘”。李若愚道。一夜过后,太阳的光开始映射大地。李若愚在吃过早饭后便和李之恒往石台方向赶去。

    到了石台,已经有十多个孩童在家人的陪伴下到来。时间不长,昨日的孩童已经尽数到达。不久,只见天空中,昨日的老者的八个少男少女已经从天空到了石台上。只见凌九岳手一挥,一艘船悬浮于空中,并降下一个楼梯落于地面上。“昨日的孩子慢慢走,上船去,老夫将要带你们去一片对你们来说完全陌生的神奇天地”。凌九岳道。

    等到孩子们都上了船后,船开始向镇外的天空飞去。船上,李若愚走到小胖镦儿王博面前,坐了下来。“胖镦儿,你说这船会飞到哪儿去?”李若愚问道。“听我爹说是飞到修仙宗门去。”王博说道。

    船不停的飞着,船外是一片蓝天白云,突然,一只大鸟往船方向飞了过来。“哼,孽畜”。只听见凌九岳在说话的时候祭出了昨天脚踏的宝剑,宝剑向大鸟飞去。只听一声“哗”,大鸟的翅膀应声而断,伤口处的鲜血喷涌而出,伴随着大鸟凄厉的叫声,大鸟迅速地朝下方大地坠去。李若愚看着这大鸟,总觉得眼熟“对了,这不是大妖记上记载的金翅大鹏鸟吗?”李若愚想到。

    船离大鹏鸟渐行渐远,只听凌九岳对李若愚他们道“有老夫在,你们不必慌张,只是一只杂血金翅大鹏鸟而已”,凌九岳脸上挂着自信的神色。

    船继续飞行,在这期间,有不少孩童由于孩子天性,走向了船沿,向着船外面看去,也有像李若愚、王博一样安静坐在一个角落的孩童,还有如陈沧等人不停观看四周的孩童。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船的速度缓了下来,且开始缓缓地下降。只见前方一大片亭台楼阁。其中还有着一座非常突出的塔,背靠着一座直插天际的大山,大山周围密密麻麻分布着众多的小山峰,山与山之间有大量的白鹤鸟飞行其中,雾气缭绕,人们隐约可见。

    前方,出现一块高二十米左右的巨大石碑体,上书“恒九宗”三个大字。恒九宗,燕国境内七大顶尖门派之一。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创立于当时的第一代老祖天恒道人之手。天恒道人来历神秘,似是突然出现于燕国,但却异常强大,手段也是极其强硬与血腥。一到燕地,便硬生生的占领了此时恒九宗所在的山门,建立了传承至今的恒九宗。

    船降落于最高山峰下的一个圆形平台上,凌九岳当先走下船,在一个地方站着,一同的几个少男少女站在了他的身后,李若愚跟着其余人慢慢地下来站在凌九岳等人身后。随着时间的流逝,陆续的有船飞到这个大圆盘上来,前后一共大约上千人。突然,只见圆形平台上,很突兀的出现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人,中年人有着清俊的脸庞,但是眼角的鱼尾纹和一头白色的长发显示出他经历的岁月绝对不短;眼中饱经磨砺的神色也掩不去。

    “老夫为此地恒九宗宗主,恒一”,中年人说道。

    恒一接着说道“我恒九宗始于祖师天恒道人,创派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你们是这一次的弟子,希望你们继承祖上意志,最终踏上长生之道”。恒一说完之后消失不见。

    接着只见又一个老者出现在恒一的位置,这老者浑身透漏着一股迟暮的气息,似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但是老者的一言一行又与他这股气息不太相符。老者身穿一身灰衣,倒是和他这个迟暮气息很相称。

    “接下来的时日你们将在这里渡过很长一段时间,愿你们能踏尽凡生,臻至仙境”。这灰衣老者道。

    灰衣老者接着说道“接下来的三年里你们将在这里修行,期望你们能早日炼尽尘埃,实现自身的超脱之始”。

    灰衣老者说完就驾驭着一口钟飞向了远处。“现在你们跟着我去外门弟子处领取弟子令牌、服饰以及其他基本用品”,凌九岳说道。

    李若愚、王博等跟着凌九岳来到了外门弟子处领到了该领的物品之后,凌九岳又带着李若愚等人去了一座山峰上找到了住处,由于恒九宗占地面积极广,相对于弟子来说住的地方倒是显得极其充足。

    李若愚分到的这间屋子位置算是不错,位于这座山峰接近山腰的位置。进了屋,李若愚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一套白色的衣服,两本厚厚的书籍,一块外门弟子令牌,还有一些其它的杂物。李若愚除了这一箱子之外,还领到一把宝剑,这宝剑泛出冷冷的幽光,显示出它远高于世俗的武器,剑身上刻着弟子剑,想必是统一为弟子们所打造的。

    李若愚将目光放在了两本书籍上,其中一本名叫《恒久录》,另一本名叫《修界常识》。

    李若愚拿起《恒久录》翻看了起来,恒九宗原来是取自恒久之意,恒九宗从上到下分为太上长老、宗主、长老、执事、外门执事。弟子由上至下则分为传承、核心、内门、外门。恒九宗之所以叫做恒九宗,是因为该门有九门传承功法,能够造就宗门最顶尖的九个战力。

    《恒久录》中还有一些宗门人员的人物图,和一些简单的介绍,如宗主恒一,本名不叫恒一,只是每代继承宗主的人都会改名叫恒一,如那灰衣老者名叫徐常衡,乃是恒九宗器峰长老,虽为长老,但是真实战力其实在宗主之上,只是向道之心很是坚韧,所以才只是担任一个长老之位。《恒久录》上也有关于凌九岳的一些介绍。凌九岳显示的是恒九宗执事,于恒九宗多年做事一直比较果断,也算很有决策力,宗门的中间顶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