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衷肠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我从王母殿中出来之后,小翠鸟已经不见了踪影,我回想着刚刚王母同我说的话有些不解。

    王母说只让我不论何时只跟随着内心去做选择就好,她说她虽不喜容鹤,可她不能去干涉我的命运,王母在我眼中是有着大智慧的人,她说的话一定都是对的,她说让我日后不论在何种境地里,都要保留着现在的一颗初心,她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最后,她说,既然我心意已定,就如此走下去罢,让我无事可不用再回昆仑来了。

    我出了王母的殿中后,在院中待了好半天,然后才反应过来,我与容鹤的事情,王母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我感觉王母看我的眼神中有着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我独自平复了好一会儿心绪,才踏出这里。

    我想到容鹤还在桃林里等我,王母说不用带着容鹤去见她了,可是桃树老头总得要见一见的,眼下天光正好,顺着这玉白的阶梯走下就是桃林,阶梯的两旁是桃之夭夭,微风拂过,花瓣被吹落在地上,不一会儿这地上的落花就化去了踪影,再不见一点痕迹。

    我化作原形朝桃林飞去,桃林虽大,可我从小就长在这儿,这基本就是我的地盘,每一处我都极熟。我想着眼下可能是我最后一遭在昆仑里头了,心头其实有点难过,此番我从上头掠过这桃林的每一处地界,不觉发出一声啼叫,这霜降时节里,桃林空旷,隐隐传来回响。

    这时节桃子都落了,树上光秃秃的,只有一些残叶挂在枝头上,被我的啼叫声惊落了些许,更觉苍凉。

    很轻易就找到容鹤,他站在一处石亭外,只呆呆的瞧着,并不进去那亭中。我飞过去落在这石亭的顶上落定,看着他,他瞧着的那处地方什么也没有,可他的眼中却并不空落,只瞧他的眼神,怕是会觉得他在瞧着那处站着的某个人一般。

    是以我站在这石亭顶上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化成人形,走到他瞧的那处。他恍然回过神来,对我笑道:“阿栀。”

    容鹤总是一见我就笑,可我却记挂着他方才的样子,所以问道:“容鹤仙你方才在看什么看得那样入神?”

    他敛起一丝笑意,转个方向,看着前方,并不瞧我道:“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罢。”

    我又转到他的跟前,像他方才那般呆呆的瞧着他,不说话。

    他见我呆傻的样子,又笑了起来道:“你怎的这么久才来,你可是去见了王母?”

    我心中本来就有点难过,他这厢提起,我就更难过了,我不再去想他方才的模样,把王母对我说的话都道与他听,尤其是,王母说我以后无事不用再回昆仑了,他听罢见我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觉得有些心疼,我对他说:“容鹤仙,我以后没有家了。”

    他将我拥入怀里,还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天宫就是你的家呀,我在哪里,哪里都是你的家呀。”

    我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我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心中的难受少了几分,他松开了环绕住我的手,与我拉开了一点距离,虽然含着笑意但是语气很肯定问我道:“阿栀,你可愿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我突然记起来,我初遇容鹤的时候,是在天宫的桃园里,我闯了祸事,他襄救于我,那时候的桃园,桃花刚谢,结了新果,可我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场最盛大的花开。眼下快入冬的时节,万物俱寂,他问我愿不愿意我做他的妻子,这萧瑟的桃林中,因为他这一句话,让我觉得此处竟然比那春日里桃花开得最好的时候还要明艳上三分。

    他望着我笑,我也望着他笑,正准备答应他时,前头的林子传来动静,竟是小翠鸟带着桃树老头过来寻我来了。

    桃树老头一个地仙,虽然是活了这许多年吧,但是怎么说也是神仙,可他总是一副老态,九重天上那些年老的神仙也不似他这般,他总是拐杖不离手的样子,我每次惹了他生气,最怕他顺手将这拐杖抄起给我一棍。

    我对着那头的小翠鸟和桃树老头挥挥手,谁知桃树老头却停下来不走了,只望着容鹤,再望着我,嘴里好似说着什么,但听不清。

    我见他不走了,于是朝着他跑过去,然后对他道:“桃树仙,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他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一边喃喃自语着:“原来竟是这般,我居然如此老眼昏花,有眼不识泰山。”

    我绕着他转了两圈的时间,容鹤也朝着我们走来。我之前将我是如何在这桃林中长大的事情告诉了容鹤,也说了那千年出不去这桃林的日子里,也只得一个桃树老头相伴,就连我这名字都是他桃子桃子的喊着才有的。

    桃树仙虽然比我大上许多,但是我细想着若是只从化形算起,好像还是容鹤的年岁更大些,我叫着桃树仙这么久的老头,现下居然要嫁给比桃树老头年纪还大的容鹤??

    容鹤到了跟前站定后,桃树老头才回过神来瞧着他,然后后知后觉的行了个礼,容鹤扶住了他:“桃树仙人不必多礼。”

    桃树老手颤颤巍巍的起了身,对着容鹤道:“方才老朽眼花,见陛下与桃子站在那石亭外的光景,竟像是多年前老朽初见陛下之时。”

    容鹤并不曾见过桃树老头,桃树老头是在青鸾离开昆仑之后才得化形,他此番话让容鹤有些疑惑,上次容鹤踏进这林子,不就是少时来昆仑赴宴,误入桃花林偶遇青鸾之时吗?

    容鹤不知这桃树老头到底知道些什么,是以只说了些场面话,我见他们二人一来一句,说着些说了不如不说的话,于是打断道:“桃树仙,我与容鹤决定结下长生之好,到时请你吃酒。”

    桃树老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容鹤,上回他勘破了我的心思,还只以为是我单方面思慕容鹤,不想我的一腔情意却不是东流水,竟然得了这个结果。他对着容鹤道:“天帝陛下,老朽是看着这小青鸟长大的,她幼时王母将她送入这桃林,我得王母嘱咐好生照看她,她幼时就爱缠着我讲故事,我与她说了些您的事迹,不想她记挂了这么长久。如今您与她既然有这个机缘,望您好生善待于她,不要让她受到什么伤害。”

    我瞧着桃树老头这般伤感的模样,也跟着有些伤感,我此番回来昆仑,是想将容鹤引见给王母,告诉她这桩对我十分重要的事情,可王母没有见容鹤,还连我也不想再见了。

    桃树老头这番言辞,着实让我十分伤感,然后掉下了眼泪来。

    后半段时间里,容鹤在边上,见着我与小翠鸟和桃树老头一同抱头垂泪,桃树老头说自己本就是这昆仑境的桃树成的仙,不得王母命令出不去这昆仑,所以他千般万般嘱咐我,等我与容鹤礼成那日,千万不要忘记送一杯水酒来给他。

    离开昆仑之前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昆仑的边境,遥遥对着王母的殿中的方向拜了三拜,才与容鹤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