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殉道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我到底还是握着月风赠我的玉佩唤来了他,我对玄女食了言,我来到昆仑边境之前,去王母的殿中认认真真的磕了头,告知了她我此刻不得不离去的原因,王母的殿门依然不开,我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我头一次使唤潮咒,我把玉佩握在手里,念道:“须弥四方,东弗婆提,南阎弗提,西瞿陀尼,北郁单越。”一音刚落,我的脚下不知从哪儿生出许多的水,水珠沸起,结成珠串,包住了我,我心下大惊,以为自己哪里念错了。片刻后,远方有一束光直直的冲着王母设下的术法而落下,跟月风离去那时一样。我大喜,他果然来了。

    他在快落地时化成了人形,紫衣神君,翩翩出尘,他第一句话就是:“你总算是唤我了,你可知道这几个月发生了何事?”

    他这句话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容鹤定是出了事,我赶紧让他把我从这术法结界中救出去,他轻松的使了个决,我就从这结界中安然的走出。我出去之后问道,天界可是出了事?

    他道:“原来你也不算耳目闭塞,你可知玄女带你来天宫是为何吗?”我当然知道,我那时藏在容鹤的袖中都听了个明白,容鹤登位前的诸兄弟联合洞庭水君,私下练兵,玄女把我安顿在天后之后下凡查探,发现此事与魔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后知虞上九重天,赠火鸟于容鹤,因我贪玩,放火鸟出笼,发现竟是上古凶兽九婴,只是那九婴刚出笼时甚为虚弱,除了伤到了我也没有造成什么实际的损失。

    可这桩桩件件,无不彰显出那洞庭水君与诸兄弟的狼子野心。

    他们不知道从何处寻到了凶兽气息,又不知是如何解封了凶兽,除了九婴,他们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怪不得,怪不得玄女离开昆仑的时候,她的神情那般异样。

    月风告诉我,玄女查探出在洞庭湖底,发了魔皇蚩尤的气息,那洞庭水君与魔界勾结,日日活祭一个魔人给蚩尤,助他出世,玄女把此事禀告给容鹤后,容鹤火速集结了十万天兵,于一千六百里洞庭湖的边界设下结界,不扰人间。

    他亲自领兵下界,在洞庭湖内,与诸魔大战,洞庭水君因勾结魔界,早有防备,容鹤虽然出其不意,但未讨到什么便宜,双方兵力损失惨重。

    这一战打了三个月,结界外,四海升平,结界内,仙魔的尸体遍布,洞庭湖底微微异动,他们日日活祭魔人给蚩尤的举动似乎有了效用。

    天帝出征,天宫无首,战事日日传到天宫来,就是传不到昆仑去。

    容鹤前几日把洞庭水君斩于剑下,先前登位时候因为种种原因甚至给了封地的那几个兄弟疯魔般的用自己的肉身活祭蚩尤。

    地底传来大动,这一千六百里的结界隐隐有破碎之感,魔皇出世,毁天灭地,容鹤是仁君,必不会眼看着此事发生。他深入洞庭湖,已经失去音信了两日。

    我心下一惊,容鹤是天帝,修的是大道,他心中有大爱,此番举动,不难猜出他想做什么,道的尽头,是殉。他为了阻止蚩尤出世,竟然是要以身相殉,得以再把那蚩尤封印个万万年吗。

    我想到与容鹤的最后一次见面,我那时受了伤,说不出话来,我只记得他抱着我,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些什么,他不能死,我不想让他死。

    说话间月风已经带着我腾云驾雾,八百里加急赶到了洞庭湖的边界。

    这洞庭湖外的结界十分坚固,我轻轻地把手贴了上去,感受那股灵力流动,此刻结界未碎,想来容鹤还有几分时间,我已经不能再等了,我虽修为不高,但还是吊起全身的灵力往里冲。

    这结界是容鹤所设,感受到有外力想要突破,自然竭尽全力阻挡,可我想见容鹤之心比着结界更加坚定,它要挡我,却挡不住我,一时的拉锯,那结界仿佛生出无数的利刃,我的青衫眨眼间血迹斑斑。

    月风站在结界外看着我固执的想要闯进去,他问道:“你便是这般喜欢他吗,也罢,既然是你所选,我再助你一次又何妨?”说罢,他抬手运气神力,蓝色的光束还没有击中结界,这结界就因碰到了我的血迹而霎时间破裂,化作点点火红星光,复而又凝成一股火红的光束冲向洞庭湖底。

    我大喜,想来那光束所归处,就是此刻容鹤的所在。我来不及跟月风说话,化成青鸟跟着那光束而下,我余光看到这结界内的惨境,玄女也跟着众天兵在与残留的魔族中人最后的缠斗。她看见了我,大喊了我一声:“桃栀!”

    可我来不及回答她,我要去找容鹤,我凝起一股灵力把自己包住,随着那红色的光束冲进洞庭湖中。

    我是飞禽类,从来没有下过水,这滋味一点不好受,飞速下沉了大约一时二刻,方才见底,在上头还看不出来,这湖底的水都已经沸起,若不是我设了灵力保护,都可以把我给煮熟了。那束光顺着这湖底的石林中的一处裂缝而下,不见了踪影。我恢复人形,然后念了个微然决,化成一束青色光顺着那裂缝进去。

    方才见到这地底下的样子,此处很黑,十分空旷,却魔气环绕,一缕一缕的黑色怨气在乱窜,我小心的避开,此刻没有那束光给我引路,这偌大的地底,我如何才能找到容鹤呢。

    我想起我不过是落在月风那里一支羽毛,他就能在那么大的昆仑里准确的找到我,我也赠了一只翎羽给容鹤,是以我闭上眼睛,用心感受,桃树老头说我的翎羽不仅仅只是一只羽毛而已,更是我的一缕神魂,容鹤此番亲征,却带着我的翎羽,让我心中有一丝感慨,还好,他带着我的翎羽,还好。

    我跟着心中的指引,往前一步步走着,越到前时越是感觉到压抑,想来是走对了。

    说来这洞庭湖也是一处灵气所在,谁能想到这湖底地下竟封印着上古魔皇,自那创世的神灵身归鸿蒙来,这天地已经万万年未曾出过什么大事儿,除了几千年前的诸兄弟之战,不过想来在那三清天的诸位天尊面前,也不过是小儿的打闹般罢了,三清天尊不问六界事,王母也在千年前避世,不想这几个乱臣贼子竟然仗此,生出如此多的是非,竟然为了拉容鹤下马,连魔皇的主意都打上了。

    我走了也不知多久,走到一具具白骨堆砌而成的地界,洞庭水君联合魔界日日活祭,想来这些白骨的归处就是那些无辜的魔人,说来个个生而为仙,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竟半点慈悲心肠都没有,真是让人心寒。

    那白骨封了路,我不得而进,不过我能感受得到我那缕神魂的所在,很近。

    容鹤定然就在这白骨境内。

    我以前从未见过此阵仗,累累白骨,飞沙走石,离那入口处越近,四周乱窜的怨气越是遍布得密密麻麻,刚下来之时还不觉得,这里的阴森之感到了顶峰,我的青衫衣裙在强闯结界之时被割破,连皮肉也被划破,点点血迹渗透出来,不知道为何那些怨气一直在我身边环绕着。

    我想起之前还在瑶池之时,王母每逢满月都会叫我吐纳修炼之法,她说我生而为仙,应该对万事万物都心怀慈悲,方不负这天赐的恩泽,此刻我站在白骨境外,见此场景,心中悲凉,我当下盘腿而坐,想着当时王母教我的超渡之法,心中默念,当我念起口诀之时,一束灵光从我此处照亮,渐渐扩散,我此刻心中怀着对那些枉死的魔人的悲悯,灵光越来越亮,渐渐四散到整个地底,照亮了这阴森可怖之处,当灵光照到那境内入口之处,白骨化成点点绿色的萤火,约是一盏茶的功夫,整个入口处坍塌,现出里头的所在。

    “阿栀?”

    那入口消弭之后,我听见有人在叫我,我睁开眼看到,那个穿着银白战甲,面目看着甚是疲惫,但是风采不减的,一如我在桃园初见的那个容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