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微雨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从前都是桃树老头给我讲这六界的故事,虽然他的故事都是不全的,我也爱听他絮絮叨叨,反反复复的说,桃林的生活虽然日复一日,但是却并不觉得冗长,我此时在这里待了半日,把我这几个月的见闻都说与了桃树老头听。他久不闻六界事,听得津津有味,那个曾经让我挂心了很久夺位之争,我告诉他是当日的庶子登位掌六界时,他还唏嘘不已。

    说着说着,我就好想容鹤,那时我伤重,玄女说他急得快疯魔了,现下我想告诉他我已经好了,望他不要担心我,可我自己是出不去昆仑的,我的情绪一下子低落,桃树老头本来听得正在兴头上,抬眼看到我突然低着头不再说话。

    他好歹是活了快万年的神仙,又听到我说起与容鹤同住时的点滴,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道:“桃子啊,你这垂头丧气的模样,是喜欢上那庶子天帝了吗?”

    我对容鹤的喜爱之情居然这般外露了吗,见我不说话,他又道:“你心思纯净,想藏也藏不住,说来那庶子天帝,多年前我也是见过一见的,唉。”我听老头这么一说,瞬间起了好奇。

    我拉着他道:“你那时怎么没有告诉过我你认识容鹤仙呢,你快快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见过他的。”

    老头换了个更舒服坐姿,把手里的拐杖放在身旁,我飞身而起摘了个桃,然后在老头的左边顺势坐下,我咬下一口桃子,等着老头给我讲故事。

    他望着前边儿,眼神飘忽,不知是在看什么,他问我:“你可知这片桃林的主人是谁?”

    我在这儿生活了一千多年,从来不知道这片桃林是有主人的,就算是有主人应该也是王母,可桃树老头却道不是,他的思绪飘得远了,竟从他被点化这事儿开始讲起,他是被这片桃林的主人点化,才生了灵智,修得仙身,他说,点化他的人是神鸟青鸾,这片桃林的主人。

    青鸾是上古神鸟,修成上神前与西王母同在三清天上清境学艺,那三清天是什么地方,那里住着除了那批创世神之外身份最为贵重的三位天尊,那三位天尊存于六界之外,不归天道所缚,就连天帝登位这样的大事,这最要紧的也是去三清天去拜谒三天尊,再祭天启下,昭告六界,这才能算礼成。

    青鸾与王母都师承上清境的道德天尊,后来学成,道德天尊将昆仑镜赐与这两位爱徒同住,西王母受那时的天帝礼待,又被尊为无上清灵元君,与九重天一齐过问这六界事,那时的昆仑,何等的风光,后来王母收了九天玄女为徒,玄女本来来自天界,此番行径也更加让九重天与昆仑更加交好。

    昆仑一时风头无二。

    而青鸾身为最后一只上古神鸟,本就为天生地养,不喜受约束,于是在昆仑镜内辟了一处地界,种了许多的桃树,不与九重天上的人有所来往。青鸾身份贵重,道德天尊在青鸾身上施了法,使真身不为外人知,倒也落得自在。

    青鸾种下的桃树结了果,受她神力的影响,仙桃形大如斗,仙人一食可涨千年灵力,朱颜常如十八九,凡人食之白日飞升。这瑶池仙宴,仙来仙往,无人不心向往之。

    王母与青鸾是师姐妹,又同住一处,感情自然十分要好,是以每次瑶池仙宴,青鸾不愿出席也随她而去,从不强求于她。而桃树老头因为青鸾日日伏在他的枝头栖息,沾了青鸾的仙气才生了灵智,他说起初见容鹤,是有一年的蟠桃宴,那时的天帝携诸子前来赴宴,青鸾照例在桃林待着,那天宫的小殿下因不受宠,虽在身在昆仑镜,竟然不顾天家颜面,还是被其他兄弟皆排斥之,是以他途中离席,迷了路,误入桃林。

    因着瑶池仙宴,这林子的桃子被摘去大半,青鸾正歪着头看着空落落的枝头发愣,她拈了片叶子在手中,仙气在周身缭绕着,忽然她轻轻地抬手,袖子上的白纱随着她的动作而稍稍褪下,露出一截光滑的皮肤,她辅以神力,方才在手中的那片叶子化做点点星光散开在桃林上空,片刻间,这桃林竟然落了雨。

    淅淅沥沥间,她察觉到有异样的气息在,转身一看,竟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在不远处呆呆的看着她。

    因这雨只落在了桃林,却不能沾湿青鸾的白衫,她闲庭信步,走向那个少年问道:“你是谁,为何在此。”

    那小殿下虽然年岁不大,见到此人能在昆仑境中拈水成雨,却也知眼前这人定然不是普通的小仙,是以恭敬地对着青鸾行了个礼道:“容鹤见过仙上,此番随着父君来赴宴,误闯这片桃林,扰了仙上清修,望仙上赎罪。”

    青鸾平日里少见外人,见他少年模样却如此老成有些好笑道:“你父君是谁?”

    那小殿下依然一副恭敬的样子,不卑不亢的开口:“我父君是天帝。”

    天帝的儿子,却不骄不躁,青鸾对这个少年有了些好感,却见他身边并没有仙侍跟着,有些奇怪,问他是否迷了路,他点点头。青鸾要送他出了这桃林,他却说不想立刻回席去。青鸾只觉得他年纪小小,却不想性子到颇合自己的脾胃,于是摘了一个还算大的桃子递与他道:“请你吃个桃。”

    他恭敬的接过来,想再对青鸾行礼,青鸾略抬了手,他正准备拜下去就被一股灵气扶起,听见她道:“不过就是一个桃子罢了,你不用拜我。”

    那少年也不拘礼了,把桃子握在手中对着青鸾道:“不知仙上如何称呼。”

    青鸾想了想道:“我没有名字,不过我师尊唤我阿鸾。”

    桃树老头想起那时的所见,与我说道,当日的容鹤看起来颇为落魄,身边连个服侍的仙童都没有,如今听我提起他的际遇,也只感叹到天道难测,谁能知道当日那个落魄的孩童如今能执掌六界,成为这天地的君父。我以前听容鹤提起他曾随着他母妃住在人界,却不想他幼时的日子居然如此难过,出门做个客也要被兄弟们所排斥,等我再见到容鹤,我一定要加倍的对他好,再也不让他担忧于我。

    我之前还十分疑惑过,为何那神鸟青鸾会将自己的尾羽赠与容鹤,保他登位,却不想他们竟然还有这样一段缘分,那青鸾既然师承于上清境,又是这桃林的主人,却为何如今不见她呢。我问桃树老头,他也只说不知,青鸾与少时的容鹤初遇后不多久,她辞了王母,独自回了上清境去,之后的几千年再也没有见过她。

    桃树老头说自己那时只得了灵智,还未修得仙身,而后青鸾再未回过桃林,他说起自己能化形时还颇有遗憾,未能向尊神行八拜之礼,侍奉在侧,以报点化之恩。

    我看着他一副伤感不已的样子,安慰道:“你别遗憾了,你修了这么久还只是个地仙,青鸾是上神,她应该也不需要你侍奉她吧。”

    我看着桃树老头伸手要把拐杖拿起来,赶紧化成原形飞走,只留他在原地气得不行。

    是夜,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小翠鸟已经睡了,我坐在院中难以入睡,身侧潭水如墨,印出一寸星空。玄女明日就要离开昆仑,我白日里看着她的神情,知晓此番定有大事发生,可我在此处,不闻六界事,虽心系容鹤,却也无可奈何。

    夜里的风有些凉意,我想起数月前容鹤就是这样坐在他殿中那颗老梅树底下等着贪玩的我回家。我双手放在石桌上撑着脑袋,从初见容鹤时候开始想起,一直想到我受伤,到尽头处又重新开始想起,反反复复,把那些日夜在脑中过了两遍,我可能是太思念容鹤了,不然我怎么好像听到身后似乎传来了脚步声呢。

    此处是我的住处,只有小翠鸟与我同住,王母在闭关,玄女此刻也是不会来我这里的,我还是转头过去看了看,却发现四下无人,我心中燃起了一点小火苗熄灭,不曾想转回身来却发现我的对面坐着!

    司夜神君,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