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桃树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近日我心里装着一桩事,我从昆仑带来的那截桃树枝栽在望水阁中已经抽芽发枝,我想着这天宫里也有一处桃园,是以我琢磨着把它移栽过去,我那日误入桃园,那桃园处没有仙侍看守,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桃园是容鹤登位后新辟的一处地界,每一株桃树都是他亲手所栽。

    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觉得容鹤真是我的良配也,我是吃桃儿长大的鸟儿,我的名字也是与桃子颇有渊源。当我在把桃树枝挖出来准备去往桃园里去的时候,在路上巧遇了司夜神君。

    说来那日我醉在他宫里之后,这么些日子以来我还是头一遭碰到他,他见着我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开口就是笑我:“你是失宠了吗,怎的天帝开始让你去做这些苦力活了吗?”

    我本来心情甚好,听了他的话变得气鼓鼓的:“我还以为我们上次一起饮酒赏花,已经和解了!不想你竟这般小气,说话还是这么带刺!”

    他道:“还说一起赏花,那昙花未开你就醉了,这可不算同赏吧?”

    我一想也是,然后我又记起容鹤抱我这桩事儿了,只是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眼下碰上司夜神君,我带着好奇又八卦的眼神对他道:“那日是容鹤仙来带我回去的吗,他来时可说了什么话?”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他直接白了我一眼:“我一司夜小仙,说来托了你的福,也让天帝驾临我那冷僻处,天帝只以为是我蹿腾着你喝醉的,还给了我好一顿气受!”

    我听完虽然觉得司夜神君挺可怜的,所以我笑着对他行了个礼,我不止见着容鹤会觉得开心,就连听旁人口中谈论他,我也觉得甚是高兴。

    他见我笑得开怀,于是开口道:“你别笑了,你笑得有点欠打。”然后他又问道:“你这厢拎着这桃树是要去哪里?”

    我道:“我要把这小树移栽到桃园里去,不与你多说了。”说罢我行了个礼离去,只留下他在我身后一直看着我的背影消失在路的拐角处。

    我上回在这里下了一场雨之后桃子生长得极好,一个个油光水滑的,我寻了个偏僻的地界,挖好了坑,小心的把树根埋进去,再用土把树根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我怀里踹了个葫芦,葫芦里装着天河水,把水浇灌下去之后我还和它说了会儿话,站起身准备离去,才发现容鹤在我身后,不知道看了我多久。

    我欣喜道:“容鹤仙,你怎么在这里。”

    他脸上笑意不变:“我回重华殿不见你,探了你的气息,所以来寻你。”

    我道:“你事务繁忙,好容易得了空,怎么不在殿中休息,等我回来啊。”

    他的笑意少了两分道:“我若单独在殿内,知虞总在我跟前不走,聒噪得很。”

    我突然想起我移栽的桃树,于是上前去拉了他的袖子扯着他来了那桃树面前道:“这是我从昆仑带来的桃树枝,我之前把它种在望水阁里,可如今我长久的不回去,总放心不下,我知道这片桃园是你的,借你的地方一用,让它在这里长大可好。”

    容鹤望着那株小树道:“等到它长成,开了第一捧桃花,阿栀来与我同赏可好?”

    我随着他一起看着我的桃树:“那到时我剪下一株桃花,回去插在你寝殿里那个琉璃瓶中好不好?”

    我抓着他袖子的手正准备松开的时候,他反手握住了我,他的手掌干燥又温热,力度正好不会让我觉得痛,却也不能让我轻易挣脱开来。我耳边传来风声,和自己的心跳声,容鹤不言语,可我却从此刻的安宁中感受到了什么是永恒,灵魂,情爱,却在下一个瞬间,我什么都不再去想,只感受着容鹤的掌心的温度。

    回去的路上,我们并排走着,我本来想讨几个桃子回来,但是当时的气氛实在是太不适合我向容鹤开口了,我怎么能上一秒才与人家风花雪月着,下一秒就惦记着人家的桃子呢。

    我们进殿之后,知虞正等在殿内,她脸上喜色掩不住,她面前摆着一个金丝的鸟笼,还用深色的帕子盖在笼子的上头,她喜滋滋地走过来,对着容鹤行了礼:“我听人说,表哥似乎喜欢火鸟,我托父君在下界寻觅了一些时日,找来了一只,特来献给表哥。”

    说罢她把那深色的帕子揭开,一只浑身赤色的幼鸟在金丝的笼内,得见了一点光就从喙喷出一道火焰,吓了我一大跳。

    容鹤倒是有点惊讶道:“这火鸟难寻,你有心了。”

    我第一次见能从嘴里吐火的鸟儿,好奇得很,知虞得了容鹤的夸赞,喜不自胜,跟着容鹤踏进殿中,寻了处地方把鸟笼悬挂好,我也跟着她后面看那幼鸟,容鹤犹自坐在书案前,知虞安置好了火鸟,就去到容鹤书桌前,似是想帮他研墨,容鹤出言打断了她:“这侍墨小事就不劳表妹费心了。”

    知虞也不觉得尴尬,于是道:“如今已是立秋,我瞧那荷花应该也是开的最后一捧了,我去采来两朵配上晨露,明日为表哥煮粥吧,知虞先退下了。”

    知虞走后,容鹤见我还在饶有兴致的研究那火鸟,压根就没有要去他跟前的意思,他开口唤我:“阿栀,过来。”

    我虽刚刚一直在看那火鸟,但他们说的话也是听到了几分,于是我搬了一个小凳子到容鹤身边坐下,问他:“容鹤仙,知虞公主看着像是十分喜爱你呢。”

    他打量了我两眼,并不接我的话,开口只说:“你为我研墨可好。”

    然后我就给他研了一个时辰的墨,他在旁边看竹简,直到我睡了过去,他才放下手中庶务,专心的看着我的睡颜,似是若有所思,片刻后,他把我抱起来放在床榻上,然后坐在榻边上望着我。

    天色渐暗,殿内的明珠亮起,仙侍们为容鹤掩上了门。

    我不知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不在自己的房里,定睛一看发现这是容鹤的寝殿,我睡的是他的床。

    我从床上下来,看见容鹤在书案上坐着,右手支着头好像是睡着了,面前摆放着一个似有一尺长的紫檀雕花的锦盒,我不知那锦盒里放的是什么,但那锦盒上头华辉流转,想来里头装的定是个什么宝物。

    我起来的动作吵醒了容鹤,他见我站在离他不远处,先把面前的锦盒合上了,然后问我:“什么时候醒的?”

    那华辉随着锦盒的闭合一瞬间敛起,我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有了异样,来不及去细想这是什么感觉,容鹤已经收起了那锦盒然后走到了我身边,问道:“可是觉得饿了?”

    我闻言两只手抚上肚子:“是有一些饿了。”

    他开了殿门出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身边跟着一个仙侍,仙侍手里的玉盘里装着三个仙桃。

    原来,他知道我想向他讨要桃子,我心里有些感动:“你怎么知道我想吃桃子了。”

    他把玉盘推到我面前来:“今天从桃园出来的时候,你的渴望都写在了脸上,让人很难忽视。”

    我撇了撇嘴,觉得有点没面子:“原来我的表情这么明显了吗?”

    他笑了:“真的很明显,阿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