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婚约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容鹤生辰宴的那日,十分热闹,我总算体验到了桃树老头口中的热闹喧哗,生辰宴在紫晨宫设席,天宫里叫得上名的仙官儿都到了,下界的四海水君,五岳神君,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生脸仙官都按着自己的品阶坐到了容鹤的下首。

    我自然也是去了,容鹤本来想在自己的席位下方为我单独设一席,可我觉得天帝生辰,六界同庆,我不过是一个小仙,此举恐会为他惹来非议,所以拒绝了他,只跟着司命同席而坐,他随我去了。

    流水的仙侍举着琼浆玉液和各色灵果侍奉在各个仙君的身侧,将手中的玉盘摆放在每人的案上后复又离去。

    一时间君臣同乐,倒是个极欢喜的日子,我一高兴也饮了好几杯酒下肚,酒到兴起时,各个仙官儿纷纷举杯向容鹤敬酒,说些祝词,容鹤也一一回应了。

    偏偏那洞庭水君站起来祝祷后不肯坐下,佯装着醉酒的姿态说道:“当初上任天帝为陛下和小女定过一门亲,臣虽感沐天家恩德,只是当时小女还未长成,不曾想几千年过去,陛下如今登位,小女也不肯许嫁入别家。”

    那洞庭水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容鹤打断:“父君当时给本座定下这门婚约时,表妹还尚小,小孩儿家懂得什么,如今表妹年岁大了,若是舅舅觉得哪家的仙上不错,定然要告知本座,本座自是不会让表妹委屈了去。”

    那洞庭水君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容鹤只道:“今日本座生辰,众仙君同乐,本座一杯敬天地,望六界安宁,四海升平。”

    众仙官也附议,纷纷举起酒杯道:“愿六界安宁,四海升平。”

    洞庭水君得了个没脸,只好坐下,不再言语。可我瞧见了这一幕,确是有些酸酸的,我只道是那洞庭水君和知虞公主的单方面有这样的心思,却不曾想,容鹤竟然跟她定过亲,我拿着酒杯的手愣住,我直直地看着容鹤,他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也看向我,他看向我的一瞬,我就低下头去不再看他。

    当日席散之后,我没有回重华殿,我绕着高墙一路走,路过桃园,路过司命的宫门,直到高墙不再,忽然感觉到好大的水汽,我才发觉自己竟然是走了那么远,到了天河边上。

    天河很长很长,河上架着月白色的桥,此时月色正好,月亮倒映在蓝色的天河水里十分好看,我站在桥上望着这一幕看了好久,有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怎么哪儿都有你这只傻鸟?”

    我不用回头都知道说话这么尖酸刻薄的人除了那司夜神君还能有谁?我开口:“我方才席间多喝了两杯,此刻来醒醒酒,你也是来醒酒的吗?”

    他嗤笑一声:“那席间的酒甚是普通,依我看还不如你送我那壶青梅酿,你在这儿正好,恰好今日是那昙花的花期,想来子夜时分就会开花,你那时说要一起共赏,你来是不来?”

    我此刻正好不想回重华殿,却也不知道去哪儿消磨时光,司夜神君来得正如及时雨一般,我随着他去了饮冰宫,那昙花含苞待放,他把那壶青梅酒拿出来,今晚的月亮很好,可惜同赏的人不是容鹤。

    他倒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抬头看着星空,想起他的仙职于是问他:“这布夜挂星是日日都是布一样的星星吗?”

    他兴致甚好的回答我:“能以灵力催动的都是没有主的散星,而这散星颇多,又细分出了二十八星宿。”

    我没想过星星竟然也有这么讲究:“是哪二十八星宿啊?”

    他答:“东方青龙七宿分为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分为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分为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七宿分为井、鬼、柳、星、张、翼、轸,此为二十八星宿也。”

    我点点头,表示听不懂,好难记啊,他对着我翻了个白眼,于是不再理我。他刚刚说的这些事无主之星,难道这星星还有主人的不成?

    于是我又问道:“星宿也是有主人的吗?”

    他道:“有主的星宿十分少,不过也不是没有。”

    我道:“有自己的星宿的仙人一定十分厉害吧,不知道容鹤仙有没有自己的星宿呢。”

    他像是笑话我居然连这也不懂:“天地之主,六界君父自然是有自己的星宿的,再来无非就是一些上古之神,若这上古之神身归混沌后,他的星宿就会落下,无人知晓掉去哪里,也只有这些星宿是不受我控制的。就比如你看那一颗,那是鸾星,主神鸟青鸾,虽然青鸾未曾出世,她的星宿虽然暗淡,却不灭,想来是等她出世之时,这星宿会大放异彩吧。”

    我饮下一杯青梅酒,眯着眼睛看过去,这鸾星主神鸟青鸾,而青鸾主四海升平,六界安宁,只是这神鸟若是真未曾出世,又怎么会有尾羽现世,容鹤登位是因为青鸾尾羽,他帝位不稳是因为青鸾本人,我想到这里就觉得生气,这神鸟一定不是什么好鸟!我借着醉意,聚了灵力在指尖,催动过后对着那鸾星施法丢出,用尽我最后一丝意识对着那颗星星骂了一句:“你这星星真是甚丑!”

    之后我不胜酒力,趴在桌上睡了过去,只有司夜神君看见了那一瞬间似见亮起,复又黯淡下去的鸾星,他坐在我的旁边,满脸的吃惊与不敢相信。

    第二日我醒过来时,是在重华殿我的寝殿里,我头有点痛,想来又是容鹤去寻我把我变成青鸟揣回来的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喝醉了被抓了,想来容鹤是待我很好,我以前在昆仑若是喝多了酒,多睡了个几日的,玄女就会来把我从床上拎起来,然后训我,便是那化形不久的小翠鸟见我如此的自由散漫,不把心思放在修为上也是长叹一口气,仿佛见怪不怪了的样子。

    昨日是容鹤的生辰,我还没有来得及把贺礼给他,还醉在了别的神君宫里,劳他去把我带回来了,我心中有一些愧对他,是以我今日待在殿中等他,并没有出去。只是待在这殿中我才发现,这知虞公主昨天席毕却没有随那洞庭水君下界去,居然还住在这里,我并不想跟她产生联系,但是她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容鹤虽然在处理庶务,不在重华殿,但他料想到我醉酒之后必定头痛,是以他吩咐了仙侍给我温着粥,让我醒来要把这一碗都吃下。

    仙侍按照我的习惯把膳食摆放在了老梅树的底下,我远远的瞧见那玉石做成的碗,敞口正好,胎壁轻薄,可透光线,腹处雕着数支玉兰倒是与这玉碗相衬,容鹤果然知道我的口味,这糯米想来定是泡了一整夜,此刻下肚粒粒饱满又粘连,用来调味用的红枣仔细的去了皮,炖得烂烂的,一口下去满腔甜腻。

    我这厢刚吃完了早膳,仙侍上来收拾,我帮着她一起打理的时候,知虞公主正好从殿中踏出,瞧见了我,便向我走过来。

    我瞧她的样子定是有话要跟我说,仙侍对着她行了礼就退下,我也对着她行了个礼:“公主刚起身吗?”

    她假意虚扶了我一把,然后说:“桃栀妹妹你是刚起来吧,我早上与陛下同用早膳时,见今天的粥做得好,便让仙侍给你留了一碗。”

    我一听愣了,我那日在容鹤寝殿中初见她时,便知她不喜欢我,不过因为容鹤在旁,她才与我虚以尾蛇罢了,确不知此番我吃个早饭,她也想要我难受一番。她以为她这么说我就信了吗,她怎知我喜甜喜咸呢?

    虽然我介意昨日洞庭水君说的她与容鹤婚约一事,可是我们做青鸟的也不傻,这怎么看都是她单方面痴念容鹤,还因为容鹤与我相处得好就想打击于我,我虽不知道容鹤对这有着不臣之心的洞庭水君有何动作,但我此刻还是不要与这知虞公主起了口角,以免让容鹤难做。

    是以我摆出一副青鸟假笑!对着她道:“竟是这样吗,那公主对我也太好了些吧,谢谢你呀!”

    这知虞还未上九重天时就听说了,天帝养了一只灵鸟在自己宫中,十分喜爱,只是却不知是只能化形的鸟,是以那日初见我与容鹤相处时,瞧着我们有点不是滋味,她此番来这天宫是奉了她父君之令要入主这九重天的,却不曾想初见容鹤便倾心,当时与容鹤有了婚约之时,他还是个不受宠的庶子,那是自己还对这婚约嗤之以鼻。

    此番她虽不知道父君为何对这婚约之事旧事重提,但是自己确是生了要嫁与容鹤之心,她本来以为我这青鸟是她的挡路石,却不想我看起来一副呆傻的模样,她当时就放下了心来。

    她道:“我日后要在九重天上长住,不过我不熟悉这里,你现在可曾有空,我想出去转转,劳你领路可好?”

    我寻思着你住就住呗,怎么还要我给你当向导呢,我眼下还有一桩要紧事办,可没空陪着情敌去闲逛,是以我找了个理由说要去司命的宫中,然后赶紧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