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知虞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舒服日子没过几日,这天宫突然热闹了起来,七月里,容鹤的生辰快到了,除了本来就住在这天宫里的仙官儿,下界各个水君也纷纷上了这九重天来为天帝庆贺。

    容鹤登位快两千年,这两千年里四海升平,六界安定,有好事的臣子会在朝会时提醒容鹤是时候该立天后了。

    说来也奇怪,容鹤不止未曾立后,而且连一个天妃也没有,平时里除了每日的朝会,朝会结束了继续处理庶务,他难道是一个人独处惯了,所以才把我养在身边,他闲时会来与我闲话几句,饮茶吃糕,或是翻一部经书,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了。

    难道他之所以对我好,把我养在身边是觉得我甚是有趣,逗个乐子吗?也罢,反正我本来是灵鸟类,不过我还是对这个认知非常不爽,但是每当我对着容鹤时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他总是笑意盈盈,而他一笑,我也想笑。

    除了四海水君,还有洞庭湖、太湖与驻守五岳灵山的神君也纷纷上了天宫,更有甚者,他们有些还是拖家带口上来的。

    我最最不喜欢那个洞庭水君,上次在凌霄殿听到了容鹤与玄女的谈话,得知他的不臣之心,偏偏他此番是带着自己的女儿来的,听说这洞庭水君和容鹤多少沾了点亲戚关系,不过还是和容鹤的几个兄弟更为亲近一些,他此番带着自己的女儿前来,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

    他那女儿唤做知虞公主,生得倒是花容月貌,不过我自己悄悄腹诽觉得没我好看,她跟容鹤见面是在重华殿,容鹤接见了他父女俩,我从正殿外头路过,正要出去寻司命神君讨教有没有佳人追才子这类的话本子的时候,听到了她唤容鹤一声:“表哥。”

    我心里有些不满,但也不敢多停留,我虽不喜欢那知虞公主,但却绝对做不出听墙角的事情来,而且万一被发现,那会让容鹤难做的。

    是以我到司命宫里时,整只鸟都恹恹的,同从前桃林的鸟雀们倒是相像,话本子浅浅翻了几页,顿时心乱如麻,司命看我不似寻常:“你还是无忧无虑的样子可爱一些,为何今日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了。”

    我把话本的前几页来来去去的翻着,没有抬头去看他,也没有搭话。他却好似来了兴致一般坐到了我对面,把案上的书啊,各种小物什往旁边一抛就要跟我谈人生的样子:“你这惨绿愁红的样子倒是与那求爱而不得的人相似。你这小青鸟难道是红鸾星动了吗?”

    已经这么明显了吗?我呆呆的抬起头看着司命不说话,他又道:“你看上了是哪家神君,给我说说,我给你拿一拿主意。”

    我眨巴了下眼睛,轻轻地说:“我心悦容鹤仙。”

    司命刚端起被茶喝了一口,听见我说的这话,直接把茶喷在了我的脸上,我真是太难过了,在司命的致歉声中,我无奈地抬起袖子把脸擦干净。

    司命平复了一下这才说道:“虽然你心悦的这人是天帝陛下,不过说来男未婚女未嫁的,我看好你,做一只勇敢的青鸟!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我看他脸上带着一丝好笑还有一丝狡黠,就知道他肯定是在揶揄我:“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可能和容鹤仙在一起呢!他对我可好了!你们都不知道!”

    他见我激动了,安抚我道:“是是是,天帝对你可好了,你天真可爱,天宫的人都十分喜欢你呢!”

    我心里气闷那知虞公主的到来,更气闷的还在后面,我回到重华殿时,才知道容鹤让人就在这里给她辟了居所,她也住在重华殿了。

    容鹤见我回来时情绪不高,只以为我在别处受了气,然后他说今日仙侍奉上的花糕不错,还雕成小鸟的形状,为我传了一碟,就在他的寝殿内,他坐在书案上看着竹简,我坐在这边的圆桌上吃着糕。

    他知道我不高兴,但是他以为我不高兴了只要有吃的就会好,虽然平日里我也是这样,可如今不同,我吃醋了!但是我没法告诉他,只好一口咬掉小鸟的头泄愤。他见我三口吃完一个花糕,虽然在看着手里的竹简,但是嘴角边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眼下时辰还早,那知虞公主突然过了来,说自己做了几道洞庭湖的小菜想要献给容鹤,却不想见到我在这里。她大概只愣住了一秒就开口笑道:“早就听说表哥在殿里养了只灵动机敏的小青鸟,却不知这小青鸟化形了也是如此的招人喜欢呢。”

    一上来就夸我,还夸得这么直白,倒叫我不好意思把“不高兴见到你”摆在脸上,因为她是容鹤的表妹又是洞庭水君的千金,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我站起来对着她行了个礼,随后又坐下,没有说话。

    她也不恼,从身边仙侍的手里接过一个精巧的食盒,到了桌前,摆出了四样小菜,一碟是风腌果子狸,一碟鸡髓笋,一碟清蒸鸽子蛋,还施了仙法让每个蛋都立在碟上,还有一碟闻起来像是用枣泥制的山药糕。

    容鹤倒是未曾起身,只是口头上说:“劳烦表妹了。”然后就再无动作,那知虞公主倒是有了些许尴尬。

    我又吃了一块糕的时间,她就称天色晚了,先告退了,从容的行了礼离去,她离去后我一直盯着那盘鸽子蛋,然后打了一个冷战。

    容鹤见我动作觉得有些好笑于是问我怎么了,我道:“我瞧着这鸟蛋有些感慨罢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容鹤被我逗笑了,放下竹简,坐到我身旁,说道:“那这花糕也是小鸟模样,你不也是一口一个,吃得甚是畅快吗?”

    我没有接他的话,说道:“容鹤仙不尝尝知虞公主的手艺吗?”

    他摇了摇头,问我:“那阿栀可要替我尝上几口?”这人好生奇怪,人家为他做的吃食,他自己不吃也就算了,让我吃,我才不吃呢!我们做青鸟的都很有骨气!绝对不吃情敌送的东西!

    我摇摇头坚决不吃的样子让他笑得更深了,他拈了块小鸟花糕喂到我嘴边,我完全没有多想的咬下一口,然后他一挥手,那满桌的菜皆不见了踪影,他重新倒了一杯温茶递给我,说道:“我与阿栀一样,也觉得吃鸟蛋甚是可恶。”

    为什么这个人前一秒做了让我难受的事,但他只要跟我说一说话我就不会跟他生气,反而好像更喜欢了他一点呢?我不过是只将满两千岁的青鸟,我这年纪不算大,但也不能算是幼齿了,这两千年来第一遭心动,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绪,我也不知道容鹤为何对我这么好,想来他大概也是不讨厌我的吧?

    确认了这件事,看来今夜可以做个好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