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青梅2

栀酱Ctrl+D 收藏本站

    天刚刚亮我就醒了,我踌躇着还是回望水阁去跟玄女说,我不想回去,容鹤此刻去了朝会,我拖拖延延,好半天才出了门,还没走到重华殿的门前,就看到在外等着我的玄女。

    她一见我就担忧的开口道:“你是何时住到天帝这里来的,为何昨日不告诉我。”

    我低下头道:“昨日你不是也没问我嘛...你今日何时启程回昆仑?”

    她好气又好笑道:“我有要事要去办,回昆仑也是因无暇分身照看你,才想送你回去,眼下你不愿回去,还劳烦天帝来当了回说客,我自然也是公务要紧。”

    嗯?容鹤竟然去找了玄女,他昨日说的让我安心,竟是这样,我怪不好意思的瞧着她:“天帝他对我可好了,你就放心吧,我待在这儿不会有事儿的。”说完还使劲的眨巴眼,想证明我所言不虚。

    她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你可是对天帝生了不该有心思?”

    我有种心事被拆穿了的羞愧感,何况这四周还有几个小仙侍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她们听去我们的谈话。

    我只说:“你别问我了,我真的不知道。”然后使劲的摇了摇头。

    她倒是也没再说下去,只说让我不可闯祸,她办完事就来寻我,玄女走之前小声的说了句:“这初次命犯桃花就犯到了天帝手里,也不知道对你到底是缘还是劫。”

    她说得很是小声,还用一种祝你好运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有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

    玄女走后,容鹤也一连忙了好几日,我闲时去了司命神君那里,他那里除了凡人的命格簿,还存了许多人界的话本子,他说这凡人有趣,写些曲折离奇的故事好打发长日无聊。这些话本子里更多的是一些风月之事,他说这就更有趣了,有时不知该如何撰写凡人命格时,也会借鉴一些话本子上的故事,他如此职业操守真的让我欷歔不已,我问他:“你把你如此私密的事情告诉了我,我又住在容鹤仙那里,你不怕我万一在容鹤仙那里说漏了点什么,你这神君还当是不当了?”

    他如梦初醒,于是为了堵我的嘴,当下就要把这些话本子全送我,还说以后我再来他宫中,他定倒履相迎,态度恳切,让我当下就答应他不会在容鹤面前透露分毫,他一边说着一言为定君子之约,一边让我发了个誓保证不说。

    我还把那夜未煮的青梅,酿了青梅酒,只得了两小壶,因着答应了那司夜神君再相见时要请他喝桃子酒,可我未回昆仑,不得仙桃,只好拿了一壶青梅酒去饮冰宫探他。

    他见着我还有些好笑:“怎的前几日你这小青鸟才来道别,今日还能见到你,这九重天上这么好让你赖着不走吗?”

    我不跟他一般计较,把酒放在他面前道:“我暂时不回昆仑去了,这酒也是我亲自酿的,虽不是桃子,不过这青梅难得,我可是忍痛割爱,望神君笑纳。”

    我修为虽不精,酿酒的手艺怕是连那杜康仙官儿都比我不上,他随意的揭了盖,淡淡的青梅香气和酒香缠缠绕绕,虽未饮下,倒是生出一股醉人之感,他盖上了盖说道:“劳你心意,这酒我收下了,前几日那司花小仙送了我一株昙花,我以灵力催了花期,想来过几日就要开了,等昙花开了我再饮你这酒,倒也也颇合时宜。”

    我从来没有见过昙花,听他这么一说也来了兴致:“那不若等你的花开了,我也来赏一赏,说来这酒我也还没喝呢,一人独饮多无趣啊,我来与你做个伴吧。”

    他瞧了瞧我,然后笑到:“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若反悔不来,我就把你的羽毛全拔光去织一件锦衣穿在身上。”

    怎么这个人这么动不动就要拔我的毛呢!把我拔秃了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我哼了一声,出了饮冰宫。

    另一壶青梅酿被我埋在了老梅树的底下,等来年芒种,再挖出来了与容鹤对饮,一起煮梅饮酒,再做一对风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