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可怜兮兮

萌萌的卤蛋Ctrl+D 收藏本站

    “我说姑娘,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赵全蹙眉。

    但苏苏接下来这番话,让赵全大吃一惊。

    “我不管,你到底卖不卖?我告诉你,我家里很有钱,很有势力,我哥哥更是厉害的不得了!你要是不卖给我,信不信我打电话回家,找人来弄死你啊?”

    威胁我?

    有钱有势力?

    还要找人弄死我?

    赵全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些话是怎么从一个大眼甜甜的小巧女生口中蹦出来的。

    这他娘的就是杨主厨口中的命苦??

    “弄死我?这么牛掰是吗?来啊,打电话啊!!”赵全也来火了。

    “好,好!你等着,别以为姚叔可以护住你,我就是……”

    苏苏一边恶狠狠的指着赵全的鼻子叫嚣威胁,一边在掏手机。

    可话说一半,手机刚掏出,来电铃声响了。

    这娘们一看来电显示,瘦弱的身子竟然微微一颤,而后立马深吸呼,在调整自己的情绪,刻意的挤出笑容之后,才按了接听键。

    “喂?阿姨啊?我刚刚回西川,是生活费又不够了吗?”语气唯唯诺诺,完全就是在讨好。

    赵全揉了揉眉心,满脑子的问号。

    刚刚要死要活的狂躁暴力,整个接个电话,又成了这副讨好卖乖的模样了?

    这两个极端的情绪也能这么自如的切换?

    “没没,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有没有,阿姨你不要生气。”

    “那我现在就过来好吗?没有的,啊?不是不是……是我亏欠你们的。”

    “那我马上就过来。”

    挂了电话。

    苏苏整个人变得异常的焦躁不安,低着头,向左走两步,又向右走两步。两只掌心满是血渍的手颤抖的厉害,很明显的无处安放。

    嘴里头不停的小声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已经很努力了,真的已经很努力了,药,药,我的药呢……”

    赵全站在一边,脑海中突然就冒出了一个精神医学名词:

    狂躁型抑郁症!

    简称躁郁症,又名情感性精神病。

    赵全以前在书上看过,这是一种很痛苦折磨人的精神障碍症,有两种极端的精神表现,要么抑郁,要么狂躁。

    杨主厨说她命苦,小雪说她忧伤,应该见到了都是苏苏抑郁时候的表现。

    而被苏苏咬了一口的赵全,见识的则是狂躁发作的一面。

    赵全莫名间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就那么怔怔看着眼下这位个头还不及赵全下巴高度的瘦小女生,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瓶药,胡乱的吃了几颗。

    如果不是为情所困。

    苏苏应该也是一位很美好很美好的姑娘吧。

    “你,你跟我一起,跟我一起!”

    苏苏突然又抓住了赵全的手,很用力,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拽着赵全就往停车位走。

    但没走两步,突然又撒手,低着头就往Masya里头冲。

    “苏苏,包这儿。”杨主厨轻声唤道。

    “谢谢杨叔叔,谢谢杨叔叔!”

    苏苏接过包,冲着杨主厨连鞠三个九十度的躬,然后又低着头朝着赵全冲过来。

    赵全看了一眼杨主厨,在偷偷抹泪。

    又是连拖带拽,根本不给赵全说话的意思,将赵全拽到了那辆宾利边上,掏出车钥匙给赵全,道:

    “你,你来开,去悦榕湾。”

    “我不会开车。”赵全摇头。

    “那你上车,我开。”

    赵全没有拒绝。

    他能感觉到苏苏此时的状态很不对劲儿,让人很不放心。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赵全目前唯一产业的合伙人,还是一个姑娘家的,于情于理都应该陪她走一遭。

    赵全很干脆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这辆宾利的外观是橘色的,内饰也是橘色的。

    质感和乘坐感都完全刷新了赵全对于车的认知!

    大概是药效作用起来了,苏苏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翻下遮阳板,对着镜子在补着妆。

    赵全扭头静静的看着,才发现苏苏的侧脸其实真的很完美,平心而论,也是一位天字号的大美女。

    只是不像秦诗婉、尤雅还有梓靓学姐……那种裸高动不动就一米七起步的大女人美的那么有冲击力和压迫感!

    赵全突然间发现啊。

    越是不错的家境,就越是容易生出好看的皮囊和聪明的大脑。

    上一辈的原始资本积累,让他们有能力去挑选更优秀美丽的基因,从而遗传给了下一代。

    呱呱一声,顶配落地。

    你说气人不气人?

    苏苏补完妆,直接发动了车子,全程不理会赵全,像是副驾驶坐了一位空气人似得。

    赵全也懒得主动搭讪。

    他看了一下时间,刚刚六点,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用来挥霍浪费。

    车子大概开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从西虹江岸一路开到西川南部的高新区,在一片刚建成没多久的高档小区门口减了速。

    赵全瞥了一眼小区名字,悦榕湾。

    进门的时候,苏苏只是按了一下喇叭,两保安笔挺挺的立在敬礼,啥也不问的就直接放行。

    大概……这就是宾利的独特魅力吧。

    车子进了小区,转了两个弯,停在了一栋高层楼下。

    苏苏破天荒的开口问了赵全一句:

    “你,要不是跟我一起上去?”

    既然问了,内心就是想要赵全陪着她一起上去。

    “我跟你一起吧。”赵全点头。

    这上头住着的应该就是之前打电话给苏苏的那所谓的阿姨。

    赵全很好奇,能让这位连姚先生似乎都不怎么当回事的大小姐唯唯诺诺讨好着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等下上去了,你就站在我的身后,不要乱说话行不行?一定要一直站在我的身后哦。”

    此时的苏苏,不狂躁,也不抑郁,就是有点可怜兮兮。

    “嗯。”赵全还是点头。

    下车。

    苏苏走在前头,赵全跟在后面,过了门禁进电梯,按了16楼层。

    这是高层里头最好最贵的楼层之一。

    出了电梯后的苏苏迟疑了整整一分钟,努力调整好笑脸,这才迈开了步子,按响了边户1601户的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挂着一副尖酸刻薄的死相,上来就阴沉沉的瞪了苏苏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