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站在对面窗户后面的女人

叶叔尘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家的一路上,我都在想着这句话。

    “宁强,我看不起你!”

    是啊,我自己也有点看不起自己了。就算是与玉婷素昧平生的于曼丽,都知道该去救一条生命,可是,我呢?难道,就因为玉婷不爱我,我就放弃努力了吗?

    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就算是玉婷与我没有任何交集,我也不应该就此退缩,而不去救她了啊?

    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我都快麻木了!有时候,我甚至希望这手表坏了,这样,我就不用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过去了。或者,我应该直接把手表还给于曼丽,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

    有了这手表,我就比一般人多了一个特权,我可以一次次地像玩游戏一样地重启。可是,我只是一个玩家,我并不是游戏的制作者,或许,在一开始,这个游戏的规则就被设定好了。

    这个规则就是——玉婷必须死!

    可是,我却傻乎乎地一直试图挑战这个游戏规则?结果呢,每一次都是失败,彻底的失败!

    无助的挫败感,已经彻底击垮了我。回到家中,躺在沙发上,我拿起易拉罐啤酒,就放肆地喝了起来。

    酒精,一点一点地麻痹了我的大脑,我已经慢慢地忘记了一切,沉沉地睡去了。

    这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很急促。

    我一惊,马上醒了过来,到了门边。

    “是谁?”

    门外却没有任何响声,我通过门上的猫眼看了出去,却没看到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是打开了门,在门边的一个猫眼看不到的死角之处,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低着头,头发散落着,遮住了整个脸。

    我吓了一跳,突然想到了《午夜凶铃》里的贞子!

    那个女人慢慢地抬起头,长发也分开了,我终于看到了她的脸!

    “玉婷?”我叫出了声来。

    没错,那个白衣女子正是玉婷。

    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貌似前几次,都是在我们谈了恋爱之后,我才会带她到这里的呀?可是,在这次的平行时空里,貌似我们连手都没拉过吧?

    可是,接下来,我再一看玉婷的脸,我却惊呆了。

    她那张原本白皙的脸上,竟然留下了清晰的血痕。

    “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脸到底是怎么了?”我一把就搂住了她。

    这个动作真是很怪异,我和玉婷现在还不是男女朋友,我竟然就这么主动?

    奇怪的是,玉婷似乎也不反抗,而是哭了起来。

    “玉婷,你怎么哭了?”我的心一软,“你说,是谁打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师文那家伙?”

    不对啊,师文不是已经和玉婷分手了吗?难道,他们还没分手?难道,早上玉婷的跳江,不是因为师文和她提出分手?

    可是,玉婷还是不说话,而是把头埋进我的胸膛里,身子还在抽泣着。

    我的胸口,感觉到一种怪异而又温热的气息。我和玉婷,孤男寡女,就在这楼道里,这样抱在一起,就像一对情侣?

    一瞬间,我后悔了。为什么我会动起了不去救她的念头呢?那一刻,宁强,你真的退缩了吗?

    把头枕在我怀里的玉婷还在抽泣着,声音细细弱弱的,就像猫儿一般。在夜晚,在这空旷的楼道里,显得特别的凄凉。

    “玉婷,别哭了,别哭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玉婷,我上午跟你说的是真心话,我爱你!玉婷,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真的吗?”玉婷慢慢地抬起头。

    “真的。”我点了点头,可是,再和那抬起头的她一个目光接触,我却吓得叫了起来,“怎么,怎么是你?”

    玉婷,竟然变成了于曼丽?那张脸,还带着某种诡异的笑容,只是右半边脸上还是带着那清晰的血痕!

    我看错人了?我错把于曼丽看成了玉婷?

    我呆住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这个被我搂在怀里的女人,并不是玉婷,而是于曼丽!

    我吓得要推开这个女人,可她却死死地缠住了我。

    “是你说的,要照顾我一生一世?是你的说的啊?”于曼丽的嘴角咧着,目光显得有点犀利而恐怖。

    “不,不,不是你!”我大叫道,“玉婷,玉婷呢?”

    “你想反悔?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突然,这个“于曼丽”尖叫了起来,“都给我下地狱吧!”

    只见,她那张带着血痕的脸,突然就好像一层薄皮一样,裂了开来。接着,一张血肉模糊的,只看到那两只白里带黑的眼球在盯着我!还有无数的蛆虫,从那脸上掉落了下来,并迅速爬上了我的身体。

    “不,不,救命啊!”我大叫了起来。

    “去死吧!”楼道里,回荡着这个仿佛是从地狱来的女人的尖叫声······

    “啊!”

    我大叫了一声,从梦中惊醒。

    心脏,猛烈地跳动着。胸口,就如被地狱之火灼烧过一般,火辣辣的痛。

    原来,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啊!

    我长长地喘了一口气,环视着周围。

    突然,手机铃声刺耳地响了起来,我的心脏一下子又悬了起来。

    手机铃声还在响着,我只得站起身,拿起了手机。

    可是,再一看这来电的号码,我却大吃了一惊!

    这个电话,竟然是玉婷打过来的!

    我没看错吧?怎么会是她打来的电话?

    我确实没看错,这电话,千真万确,就是我的女神——玉婷打来的!

    我突又有想到了刚才的那个可怕的噩梦,虽然那只是梦,可是,它似乎在预示着什么?难道,玉婷出事了?

    我接起了电话,那一头,传来了玉婷的声音。

    “宁强,刚才,刚才是我对不起你。”

    听到这句话,我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这段话这么熟悉?

    “你在听着吗?”玉婷又问了一声。

    “哦,我,我在听着呢。”我有点结巴了。

    不过,这一刻,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过去的情节,又重演了一遍。

    于曼丽并没有说错,这个平行时空里的人,包括玉婷,都还是按照他们的惯性生活着。玉婷给我打电话的这个桥段,她似乎也无法抗拒,这个电话,是她必须打的。

    “宁强,很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哎,那算什么啊,别说我是你的,你的同学,就是一个过路人也会下去救你的。”

    上一次,我也这么说的。

    那么,接下来,她是不是要请我吃饭呢?

    果然,剧本就是这么演的。

    “宁强,要不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可以吗?”

    “好吧”我又看了看放在茶几上的手表。

    一切,就像手表上的那指针一样,都在无法抗拒地向前发展着。

    但是,这一次我选择了——坚强!

    就算是素昧平生之人,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去拯救一条生命!我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这一次,我又见到了熟悉的剧本。这一次,我无力再去抗拒自己与玉婷的命运。这一次,我还是如飞蛾扑火一般,再次坠入了情网之中。

    故事,还是如以前一样地向前发展着。玉婷,这个曾被我视为无法接近的女神,再一次与我成为了情侣。我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与挣扎,就被拖进了那个看不见的时空轨道里。

    不过,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兴奋与期盼。相反,我却感到了恐慌与迷茫。

    这一次,会和上面的几次,有什么不同呢?

    似乎,只要我去救下要跳江的玉婷,我就只能成为她的男朋友,成为她未来的丈夫。这就好像是在键盘上按下某个字母的按钮,屏幕上就只可能冒出这个字母一样。一切都是精心安排好的剧本,而我,则成为这个剧本里一成不变的那个角色。只有我知道这个剧本,哦,不,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于曼丽。可是,无论是我还是她,都只能看着这出戏就这样,一直演下去了。

    难道,这就是我未来的人生?

    可能是因为经历了无数次,我竟然已经感觉不到爱了,我发现自己对玉婷的那种感觉越来越淡漠了。这是真的,我害怕了,我恐惧了,我也厌倦了,可是,我还是要继续走下去,我不能退出!因为,我需要救下她的生命,仅此而已。

    梦,是唯一骗不了人的东西。

    这天晚上,在我的屋里,玉婷就睡在我的身边。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人,她的每一寸肌肤,在亲密时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声呼吸,都像电脑游戏里的程序一样,令我感到厌倦与疲惫。

    我还记得,在上大学时,我曾迷上一款网络游戏。可是,最终我还是放弃它了。

    玩网络游戏的那种感觉,就好像吸毒一般,虽然你知道这东西对你的身体与精神都不好,可你已经习惯了它,你离不开它了。

    可是,一次次重复又重复的机械操作,最终还是耗尽了我最后的那一点快乐。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三天没上这个游戏了,但三天之后,我就完全不去碰它了。就这样,我和这个我曾发誓玩一辈子的游戏“分手”了。

    看着睡在我身边的这个女人,我突然有一种奇怪而可怕的念头。

    她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不早点死去呢?

    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就被吓坏了。

    宁强,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念头呢?

    然而,越是强行压抑,我的这个念头就越强烈。我吓坏了,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蠢事,于是,这天晚上,我下了床,穿上睡衣,走到窗边。

    对面,依然是那灰色的房屋,还有那就像眼睛一样,在看着我的窗户。

    我仰起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厌倦与疲惫袭来,我却不敢去睡。

    突然,我看到对面的窗子打开了,一个人的脸露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可是,再一看,我却惊呆了。

    那个住在对面的旅馆里,靠在窗边的女人,竟然不是别人,她,就是于曼丽!

    我没看错吧?

    很快,对面窗子里的那个女人,没错,就是于曼丽,她也看到了我。

    她好像被吓坏了,马上关上了窗户,可是,那张脸,还是被我给记住了!

    于曼丽,竟然就住在我的对面?就在对面那个旅馆里,就在对面那扇窗户的后面?

    难道,她一直都在那边,窥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