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键盘侠

殇哀霜Ctrl+D 收藏本站

    “真过分啊。”陈醒气呼呼的说道。

    “又咋啦,怎么你每次进我房间不是这就是那得。”陈默从床上爬起来,倒不是说在睡觉,只是想要休息一下。

    “这种人就应该被拖出去枪毙一百遍。”陈醒也不搭理陈默,自顾自坐到了陈默电脑桌前,盯着电脑屏幕发扰骚。

    “你有事倒是说啊。”陈默看到陈醒一字不提发生了什么,就这么自言自语。

    “太过分了。”陈醒狠狠一跺脚。

    “你别搞啊。”陈默这下真的懵了,这小子发什么神经啊,“你说出来,我能帮就帮一下。”

    听到陈默这么说,陈醒才慢慢的看向他:“神煌不是刚打完一场比赛嘛,对风芝的。”

    “哦,看了一会儿,不是赢了嘛。”陈默没有明白陈醒的用意。

    “赢是赢了,但不是差一点输了嘛。”陈醒提醒了一下,“最后团队战,王峰和胡涛两个人打对面宋哲元一个人差点被翻。”

    “有嘛,看完单挑赛我就没看了,不大清楚。”陈默说。

    “二打一差点输了,刚刚我逛论坛的时候,就有个人针对这个点发了一篇两千字左右的文章。”陈醒继续说道,“说什么神煌伪强队什么的。”

    “不是,你还真无聊啊,去看一篇两千字的文章。”陈默一听到两千字,就已经开始打哈欠了,这小子居然把这两千字看完了。

    “关于神煌的帖子我都会好好看的。”陈醒瞪了陈默一眼,“我到不是因为他的这个帖子生气什么,而是因为他下面还有很多很多支持者,明白吧。”

    “你还有心情去看评论哒。”陈默的眼皮有些沉重起来。

    “有一个人的评论很过分,说什么神煌也就嚣张一时,队员都是软脚虾,大赛只会白给什么的。”陈醒说,“我当时气不过,就在他下面评论了一局“云玩家”。”

    “然后嘞。”其实陈默大概已经猜到后面发生乐什么了。

    “谁知道这货居然回我了,就骂我煌杂出来了,什么现实中唯唯诺诺,网络上重拳出击什么的。”陈醒越说越气,拳头都握紧了,恨不得跟对手线下真人pk,“更难听的都有,等一下你自己去看。”

    “我还以为什么呢,不就是键盘侠嘛。”陈默又倒回床上。

    “键盘侠,什么是键盘侠。”陈醒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你连着都不知道啊,键盘侠,就是在网络上疯狂输出的人呗。”陈默笑道,“和这种人网上对喷,一般没什么好结果。”

    “我也没骂他啊,本来想好好找他理论一下的,结果他反手就喷起我来。”陈醒表示。

    “嘛,你只要不赞同他的观点,就会这样。”陈默耸了耸肩。

    “但他的观点就是错的啊。”陈醒反驳。

    “错不错不是看你的,而是看他的。”陈默看着手机,“我猜哦,有这么多人支持他,肯定是因为你们神煌有不理智的粉丝到处宣扬神煌多么多么吊,然后影响到他们了,他们又找不到宣扬的人,只能把怨恨积攒在神煌身上。”

    “滴。”陈醒的手机响了,陈醒打开手机,是一条留言。

    “我都不搭理他这么久了,还来啊。”陈醒无语了。

    留言的人叫做“键来”,就是那个辱骂神煌和陈醒的人。

    “怎么,怂了,不敢对线了?”

    “我能怂你?”陈醒怒目中烧,手指快速的在手机键盘上舞动,敲下了了十几个字。

    “诶,别回他,他就是要这种效果,你们吵得越凶他越开心。”陈默阻止乐陈醒。

    “但我总不能忍气吞声吧。”陈醒说。

    “忍一忍嘛,退一步海阔天空是不是。”陈默表示,“网络巨人不可取啊。”

    “滴”又是一条留言。

    “神煌是个软脚虾,他的粉丝也是啊,只会一句云玩家,我看,真云的是你吧,要不要大爷我给你看看我虚荣的段位啊,爆出来不吓死你。”

    陈醒毕竟还是尴尬升上高中的小孩子,心气比较高,这哪里受得了,手速刷的一下上去了,瞬间,一排字,按下了发送键。

    “你说我怂?敢不敢来碰一碰?我拿小号都虐你。来竞技场啊。”

    “哟哟哟,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跑了呢,想单挑啊,我奉陪啊,你知道我id吗?新区的死神知道不。”

    “我管你什么死神,报id,来。”陈醒的额头青筋蠕动,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生气。

    “看来你还不认识我,我就是“龙宫汪洋”区的那个赴此行,这下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什么赴此…”陈醒打字大到一半愣住了,“你叫啥?”

    “吓傻了吧,我就是赴此行,你小号也是新区的吧,不会也被我杀过吧。”

    “老哥,你在干嘛啊。”陈醒问陈默。

    “我,在准备睡觉啊。”陈默倒在床上闭着眼睛。

    “也就是说没在玩手机是吧。”陈醒问。

    “对啊。”陈默表示。

    “给你看个东西。”陈醒走到陈默身边,把刚刚的留言消息给陈默看了一眼。

    “有趣。”陈默笑了,“这个人很有想法。”

    “有趣吗,我到感觉挺蠢的。”陈醒嘟囔着。

    “还好啦,你这不是找到了反击的点了吗?弄他啊。”陈默说道,“对付键盘侠,能打死就别手下留情。”

    “不过你怎么对这些网络巨人这么熟悉啊。”陈醒突然有了一些疑问,“以前有和他们对过线?”

    “那倒不至于。”陈默笑了笑。

    他何止是对过线啊,准确的说,他也是键盘侠的其中一员呢。

    “不过这小子这是撞到了铁板了,他大概想不到赴此行是你的帐号吧。”陈醒邪恶的笑起来,这笑容,颇有几分陈默的意思。

    “谁知道呢。”陈默也邪恶的笑起来,看笑容,这两货是亲兄弟无疑了。

    …

    “你,你就是那个赴此行。”

    “怎么,怕了,怂了,不是说要solo的吗?”

    “我,我打不过你。”陈醒边笑边打着字,“你前几天才刚刚把我的装备爆走。”

    “吼~,没想到几天前就见过面了啊,怎么样,怂了吧。”

    “那件装备请你还给我。”

    “到我手里的东西还能还给你吗?你脑子瓦特了啊。”

    “但他对我真的很重要,我妈妈治病的钱就靠他了。”

    “哈,治病,什么国际玩笑啊。”

    “真的,求你了,我本来想着爆橙武换点人民币去筹最后的一点药钱,但才刚爆到就被你抢走了,本来也不急,但这几天妈妈的病情加重了,我真的很需要这件橙武。”

    “哪有这么巧合啊,你当我傻吗?”

    “可我真的很需要那把橙武。”陈醒偷笑。

    “兄弟,你还给他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一个陌生的网友突然跳了出来说道。

    “就是啊,反正你一般不是只要材料的嘛。”又一个人跳了出来,“前几天还和我商量材料交易的说。”

    “对啊兄弟,万一人家家里人真的病了呢,橙武嘛,你打了这么久游戏还没有一把吗?”

    “你们说这个人不会是假的赴此行吧,据我所知,赴此行他一般不会去要材料以外的地方,虽然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人很脑残。”

    “对啊对啊,前段时间我被他杀了,爆出来的三十级橙武,结果找到他的时候他把武器丢还给我,说什么不需要之类的。”

    “也不知道他找材料干什么,难道是卖给职业俱乐部还钱吗?”

    “你没听说吗,赴此行手上的那把武器好像是不存在于虚荣档案库里的,和最近职业比赛上面平凡出现的那个陌生的白字武器一样。”

    “这样吗,难怪他能这么强。”

    “我还听说经常和赴此行一起行动的那几个人武器也不一般啊,会不会这就和他收集材料有关。”

    “不会是职业战队的小号吧。”

    “喂喂喂@键来,你把你手中的武器亮出来证实一下身份呗,不然就把人家的武器还给人家。”

    一瞬间,无数的网游站在了陈醒这一边,数不清的言论矛头指向了键来。

    “你们别听他瞎说,我根本没有爆出过什么武器,我刚刚检查了一下库存。”

    “那你就自正一下身份嘛,刚好也可以瞅瞅大神手里的武器长啥样。”

    “那不行,这东西要是给研究透了,我还怎么混。”键来真的是倔强啊,即使面对八方围剿,依旧是舌战群儒。

    “可你就这样自称赴此行让我们也很困扰啊,其实我们挺多人都想找赴此行商谈一二的。”

    “那个。”陈醒突然又冒泡了,“我收到了赴此行的邮件了,他说这几天我都没去找他,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我的名字,把武器寄回来给我了。”

    “对对对,我刚刚就是在找你名字。”键来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那我叫什么。”陈醒直接扯断了那根稻草。

    键来没有再说话了,准确的说,他无话可说,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陈醒的游戏id叫什么。

    “这种人真的,网络巨人。”有一个网友不屑的说道。

    “就是,键盘侠。”陈醒附和道。

    “键盘侠,好名字我,在键盘前才是真英雄的小人,很贴切。”

    “键盘侠,键盘侠,哈哈哈哈。”

    自那以后,键盘侠这全新的字眼,再虚荣的圈子里逐渐扩散开来,到后来,在全世界都应用了起来。

    当然,创始人陈醒,并不知道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