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灾难

殇哀霜Ctrl+D 收藏本站

    “搞什么啊,这人。”

    这是发生在七月末的一天,陈默打得一场solo里面。

    故事的起因很简单,陈醒开了一局solo,结果肚子痛上厕所去了,只能叫陈默帮忙打一下。

    但是,问题就是在这一局游戏身上。

    “什么鬼啊。”陈默面露疑惑。

    陈醒上完厕所走到他身边:“结束没。”

    在他的潜意识里,陈默是不可能输的,顶多是时间长短而已。

    但是,就像是在打他的脸一样,大大的“失败”两个字,印在了屏幕上。

    “什么???”陈醒傻了,他可不是拿什么大号叫陈默打,就是用“青梅不竹马”,“你输了?”

    陈默微微点了点头,但他的脸色很凝重。

    “什么人啊,能让你输了。”陈醒纳闷了,“你是没睡醒吗?”

    陈默没理陈醒的冷笑话,点了点刚下好的demo。

    这场比赛,对手也是个剑圣,名字叫“怨恨”,很负能量的名字啊。

    地图是“熔岩竞技场”,就是那个每走一步会让一个地图块变为岩浆的地图。

    由于双方都是剑圣这种短手职业,两人开局也没做什么战术走位,就奔着中心去了。

    相遇就是相杀,青梅不竹马率先崩山击打过去。

    怨恨很明显反应慢了半拍,面对青梅不竹马的攻势,居然呆在了原地。

    然后,他就在崩山击即将打中他的时候,他一个七段斩拉了出去,几乎是贴着脸躲开了那一记崩山击。

    “嗯?”陈醒一个皱眉。

    陈默哪里会放过到手的猎物,青梅不竹马一个扭身,七段斩追了出去。

    但他的七段斩刚出手,剑才刚抬起来,怨恨直接一记升龙击,撞在了毫无防备的青梅不竹马胸口。

    “怎么这么奇怪啊。”陈醒说道。

    demo上,陈默操纵的青梅不竹马虽然先中了一招,但也没慌,立刻用银光落刃破掉自己的浮空状态。

    “裂波斩”,“月光斩”,“满月斩”。但是,青梅不竹马刚摆出银光落刃的姿势,怨恨的剑就已经到了,三个小技能,极为普通的连招,就这么破坏了陈默破浮空的打算。

    青梅不竹马狼狈的落地,也借助了落地的姿势,把手中的剑收回剑鞘中。

    这一记拔刀斩很隐秘,甚至陈醒看第一视角都没意识到拔刀斩已经冷却了。

    拔刀斩站出的角度也很隐秘,居然选择对手靠近他中间的一个小灌木,拔刀斩的剑气很巧妙的隐藏在了灌木之中,可以确定,这是一记无声无息的拔刀,对手是没可能躲避的。

    然而,怨恨他躲过了,一个没有任何缘由的后跳,就化解了陈默这个蓄谋已久的拔刀斩。

    “怎么会。”陈醒叫了出来。

    但是,事情的确已经发生了,那个叫做“怨恨”的剑圣,的的确确躲过了这一记隐形的拔刀斩。

    青梅不竹马显然也愣了,居然没有立刻接上攻击。

    怨恨不乐意了,一个“断空斩”穿过了青梅不竹马的身体,然后直接“幻影剑舞”,衔接之快,陈默甚至来不及转身格挡。

    大量的伤害倾泻在青梅不竹马身上。

    青梅不竹马也不是一个任人鱼肉的货色,居然在这剑舞之中,用出了“升龙击”。

    这个霸体技能气势汹汹的对着怨恨就冲过去。

    打中了吗?并没有,怨恨居然直接取消了幻影剑舞,反手用出了“阿尔法突袭”。

    阿尔法突袭能够拥有0.5秒无法被选中的时间,怨恨选择用他来躲避升龙击。

    但是,阿尔法突袭有个缺点,那就是落地必定会背对敌人。

    怨恨消失了,无数的刀光在青梅不竹马身上闪烁着。

    青梅不竹马几乎是在怨恨消失了的一瞬间,就开始转视角,无论如何,这种不带控制效果的技能,是没办法限制自己转身的。

    前一世陈默见过剑圣用这招转身最快的是fk,他只用0.2秒就能转过来,很快,但fk还是不喜欢这个技能,零点二秒,很容易給对手乘机而入。就比如陈默,他可以用零点二秒,干很多事。

    陈醒玩剑圣这么久,自然也知道这个技能的机制,从前面的战斗不难看出,这个怨恨很强,而且不是一般的强,居然一滴血不掉,就换掉了陈默将近百分之三十的血量。

    “他会用几秒?”陈醒自己需要用上零点四或者零点五秒,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和零点二秒差不了多少,实际上,当你专注在游戏上的时候,这种将近一倍的时间差,感觉是特别明显的。

    怨恨的身体出现了,只是,他并不是背朝青梅不竹马的,而是面朝青梅不竹马,而且,直接一记上挑。

    “怎么可能!”陈醒吃惊了。

    剑圣阿尔法突袭之后是会背对敌人的,这是游戏机制问题,是不可逆的,但是,那个怨恨,居然是直接面朝青梅不竹马出现的。

    “就是这里让我觉得很奇怪。”陈默皱着眉头,把时间挑了回去,又看了一遍那个阿尔法突袭。

    依旧是看不到背对。

    “这是,改了机制了么?”陈醒嘟囔着。

    “不,没可能。”陈默摇摇头,“这种事情,一般要发公告的。”

    “那是什么?”陈醒疑惑的望着陈默。

    “要是我知道的话,也就不用下载demo了。”陈默耸了耸肩。

    然后他们一遍一遍慢放了刚刚那一段。

    直到,他们用1/32速度播放是,他们看到了,那个怨恨的背身。

    “喂喂喂,这顶多一两帧吧。”陈醒评论到。

    “差不多。”陈默表示。

    “一帧转身,什么鼠标能做到啊。”陈醒表示,“而且预判的时间得刚刚好。”

    “光有鼠标还不够吧。”陈默的眼神异常严肃。

    “啊?”

    “恐怕,我们遇到神仙了。”陈默很不爽的说。

    所谓的神仙,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神仙,而是带有讽刺意思的,去批判那些使用辅助软件的人。

    没错,那个怨恨,应该就是一个外挂使用者。

    “真烦这种人。”陈默表示。

    虚荣并不是没有外挂,只要是游戏,就会有外挂,因为没有一家公司,能保证自己设计的游戏完全没有漏洞。

    从古至今,无数的游戏因为外挂而没落,特别是fps游戏,是重灾区。

    虚荣从出现到至今,也有不少年头了,说没有外挂,是不现实的。

    秒图挂,爆伤挂,数据修改起,等等,都是外挂,但一般人会吧那种外挂用在pve上,而且大部分为了刷记录用的,这种使用者,为了避免封号的问题,会单人游戏,不会影响到他人游戏体验,而且因为路人认知里材料什么的没什么软用,所以刷图外挂使用者也不多。

    可是,既然能开发出对电脑专用的外挂,那肯定能出现对玩家专用的,也就是pvp外挂。

    pve外挂当然不好在pvp时使用,太容易看破封号了。pvp,自然有他的一套外挂体系了。

    而刚刚那个怨恨,很显然,就是脚本外挂。

    这种外挂会识别一切的伤害,并且自动躲闪,也可以设计连招,达到常人所达不到的操作。

    虚荣公司在外挂这方面还是做的不错的,几年下来也没有泛滥的问题,但难免有漏网之鱼。

    “外挂吗。”陈醒咬了咬手指,“挺新鲜的。”

    “唉,你这分丢的也冤。”陈默苦笑道,“先举报吧,应该很快就封的吧。”

    “唉,真晦气。”陈醒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打两把把分赚回来。”

    他又点开了一局比赛,也许因为是工作日吧,玩的人比较少,排了很长时间。

    终于,在排了将近三分钟后,总算是排到了一个人了。

    “这……”陈醒呆住了,陈默也呆住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陈默苦笑道。

    没有错,陈醒这一次排到的敌人,就是刚刚把陈默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怨恨。

    “真是的,这人真的恶心,大工作日不上班,来恶心人。”陈醒吐了吐舌头,“肯定是个废宅。”

    “我们好像没资格说他吧。”陈默笑了笑。

    “还是个开挂没实力的废材。”陈醒的怨气很大啊,他才适合对面头顶的那个名字。

    “不过嘛,这种外挂也不是没有解法。”陈默笑了笑。

    “啊,有解法吗?”陈醒扭过头问。

    “嗯,有解法的。”陈默示意陈醒选图。

    “就选这张吧。”陈默说。

    “这张?有用吗,刚刚你不是。”陈醒疑惑。

    “我刚刚那是不知道他是神仙,现在知道了,那也还可以治一治。”陈默表示,这让他想起了以前被游戏公司抓取当监管的几周,他可是和不少瓜斗争过呢。

    陈醒将信将疑的点下确定。

    地图锁定“熔岩竞技场”,陈默被暴打的那张图。

    “这个外挂是会自动躲避一切伤害的。”陈默解释道,“但熔岩竞技场有一点,那就是岩浆。我也不知道他对岩浆有没有躲避的机制。但是,不管他躲不躲,只要让他没法挣脱就行了。”

    “原来如此啊。”陈醒恍然大悟,“如果他不躲岩浆,那就烫死他,躲了的话,只要地图足够小,那他也没处站了是吧。”

    “挺聪明的嘛。”陈默笑了笑。

    “好嘞,搞起来搞起来。”陈醒扭动了一下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