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女魃现身

求真问道Ctrl+D 收藏本站

    此人长的有些像女人,肌肤白皙,身上穿的是一件花衣,腰间别着一支玉笛,眼神中透着皎洁的精明,刀削的下巴比之后世整容的明星还要美上几分。

    见到此人的瞬间,吴行风怒火上涌。

    此人化成火他都认得,就是他杀了玄女,要不是自己有还魂丹,玄女早已入土多时,原来当日在军营中杀的真的是他的分身。

    魁忈。

    魁隗氏有二十多个子女,成器的没几个,魁忈算是其中一个。

    此人修炼的是正统的秘术,分身术只是众多秘术之一,魁隗氏活着时修为与共工比肩,最厉害的是定身术与移山之法。

    面对仇人,吴行风双目通红提剑就刺,此人不但有分身术还修炼了另人忌惮的定身之术,主攻秘术又能移山填海,当真了得。

    玄铁神剑没有给魁忈一丝喘息机会,风驰电挚,狂轰乱炸,在持剑挥舞的同时,吴行风趁机虚掐指诀,降下雷电。

    雷电刚刚落下,龙卷风又呼呼刮起,一时间搅的魁忈好生难受。他没想到吴行风会用这等疯狂的招式,没有任何迟疑,连一句屁话都没有。

    “你的女人中了沧吉的玄阴九冥诀,随时都会魂飞魄散,你不去救她还跟我在此消耗时间,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

    魁忈的一席话,听在吴行风耳朵里如同针扎。

    难道白氿真中了沧吉的邪术?白氿真乃六神修为,何人可以在她身上施展邪术?吴行风不相信。

    “叫你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吴行风捏诀作法,电芒闪过,虚空陡现一条黑色巨龙。

    “信不信由你,死了关我毛事。”魁忈暴怒,提气凌空挥出手中兵器对着虚空中盘旋咆哮的黑龙斩去。

    由于心中有事,吴行风对战魁忈时便失去了准头,尽管秘术频频施展,却无法伤到魁忈分毫。

    魁忈见机靠近吴行风十步范围,捏诀作法。

    定身术唯一弊处,就是在施展之时必须近身,否则法术无效。

    魁忈以太玄修为施展定身术,其效果等同于与自己一样修为的人比拼灵气。吴行风愣神之际,被魁忈定住身形,魁忈也是个狠辣之辈,在吴行风被定的瞬间抽出随身神兵对着吴行风的脑袋就斩了下去。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修为,吴行风虽然被定,却只是受其定身术影响,失去了移动能力,但没有对神府失去掌控。

    在魁忈落下神兵利器的瞬间,魁忈周身哆嗦,神兵落地。

    封神咒。

    这是拒敌克敌,护卫自身,最厉害的一招。

    “我的修为?”魁忈大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此等诡异的事情,是什么样的手段可以永久封锁一个人的修为?

    永久封锁,不就等于废了此人修为?

    “沧吉如何对大荒之神施下玄阴九冥诀?”吴行风像看待死人一样,冷视魁忈。

    魁忈尚在失去修为的震惊中,听吴行风问话,只是膛目结舌,愣神发呆。

    “玄阴九冥诀是什么东西?”吴行风换了个问法,厉声喝斥。

    “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魁忈终于回过神来,开始提条件。

    吴行风冷哼一声,手起刀落,一条白皙的手臂硬生生人魁忈身上掉落地上。

    杀猪般的哀嚎,响彻云空。

    吴行风挥手布下灵气屏障,防止蚩尤大军听到。

    “说。玄阴九冥诀是什么东西?”语气冰冷刺骨,没有任何反驳空间,吴行风第一次心乱如麻,白氿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是一种借尸还魂的秘术,以化尸之法攻击神念消耗过度之人,一旦附身成功,三日后便进入假死状态,魂魄被拘,修为再高也没有用。”魁忈脸上通红,龇牙咧嘴,本来就白的脸上,此刻比鬼还要难看。

    吴行风想到了鬼婴附身白氿真的场景,又想到刨坟化尸的过程,心中一凉,是他害了白氿真。

    “可有化解之法。”吴行风面如死灰,心中无比剧痛。“说出解法,今日饶你不死。”

    魁忈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吴行风会为了一只狐狸精放弃为玄女报仇,忙是开口。“找到施法者,将其焚烧至死,被施法之人的魂魄自会摆脱束缚,回归本体。”

    “若有半句谎言,天涯海角也定斩你首级。”吴行风说完,瞬移消失。

    在吴行风走后不久,一女子从黑暗中走出。

    “我的儿,此计也是逼不得已,为娘险些害了你。”魁隗氏之妻,応灿。扶起瘫坐在地上的魁忈,语带颤音。

    “只要能为父王报仇,受再大的罪,我也愿意。”

    魁忈自怀中掏出一枚解封穴位的丹药。“太险了,吴行风那斯究竟用的什么手段,封神咒为何从未听说过,要不是有高人指点,事先封了奇门二脉,恐怕我的一身修为真的要被废掉了。”

    応灿微微点头,“此事之后,你当重谢恩人。”

    魁忈点头,吞下一颗奇怪的丹药,丹田气海缓缓游转。

    “为娘为你疗伤。”応灿气走心经,凝指探出,挥动灵气,魁忈手臂以肉眼可见之势迅速再生。

    “吴行风一走,连山必破,我要把神玄二女关在笼子里揉捏个三百日,以解我心头之恨。”魁忈活动臂膀,与之前的一样。

    “为娘替你留着,这次吴行风即使不死,也会被鬼帝拖住。失去了那只騒狐狸的保护,他什么也不是。还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忈儿可要记住,但凡成就大业者,至亲亦可杀,万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耽误前程。”

    応灿说话之时,眼中喷射出狠辣神情。一身黑衣裙裤在此人身上更显凌厉,鼻梁上高挺的鹰骨如同妖魔的眼睛,渗人凄冷。

    傻鸭说此人长的很丑,也许是傻鸭没看清応灿的脸谱,如果看清了脸谱,傻鸭一定会另作评价。

    “玄阴九冥诀真的能克制住那只狐狸?”魁忈不由担忧的问道。

    “如果不能,死的也不会是我们,而是鬼帝自己。走吧,你舅舅的兽军马上就要攻城了,我们打外围就行。城破之后,屠城三日。”応灿说话之时,嘴角微微上扬,笑的那叫一个自信。

    四千里外的北荒康城。

    吴行风面对阴气密布,死寂沉沉的千座坟茔。捏诀之后,天际云雷炸响,狂风暴起,没一会,下起漂泊大雨。

    “鬼婴,出来受死。”

    空气中只有阴沉的黑气,无人理会即将崩溃的吴行风,瞭望四野,只有鬼泣,吴行风双目充血发指眦裂,怒不可遏,其心境之愤慨已无词可形。

    “天地无极,玄黄道法,太玄气运,三元封凝。给我起......”吴行风咒语念完,千座坟茔犹如失去庇护的蚂蚱,穿云破雾自虚空爆裂。

    砰砰砰砰砰......

    未等坟堆尽数炸裂,再起咒语。“五行天地,奉台清云,神光如始,咒法云霆。给我死......”

    嘭嘭嘭嘭嘭......

    埋在地下的棺木尽数被炸,真正的粉生碎骨。

    “别在浪费灵气了,鬼婴在你身后!”一个女人从尘土中走来,只能用妖艳来形容。

    吴行风生怕有诈,他师父辛望山曾经说过,越美的女人越毒,越毒的女人越爱。眼前的女人即美又毒,与神玄二女的气质截然相反,此人身上充满了邪气。

    “何人?”吴行风往左侧退了一步,用余光看到身后果真站着一个女娃娃,此时这个女娃娃正撅着嘴巴好像刚刚哭过。

    “你不记得我了?”女子边说边走,直到离吴行风十步外这才停下来。

    “何人?”吴行风再问,与此同时抽出手中玄铁神剑,屏息凝神,只要鬼婴一动,他会毫不犹豫的斩下她的脑袋。

    “你来到这个世界,是我助你脱困。”女子邪气外露,嘴唇酱紫,仿佛得了某种怪病,但她的美却是真的,这是一种妖艳的美,不符合正常人。

    经此女提示,吴行风眉头再起。“你是旱神女魃?”

    “旱神?”女子微微点头,似乎对吴行风起的称谓很是满意。“你喜欢叫我旱神也可以。”

    “你真的是女魃?”吴行风瞪目打量,尽管他不想再回到来时的地方,但他必须搞清楚自己是如何来到的五千年前。

    女魃点头。“是我。”

    经女魃承认,吴行风指着后方问道:“这是你的女娃?”

    吴行风的无礼,女魃并不生气,轻轻摇头说道:“我为她而来,却不认得她。”

    “此话怎讲?”吴行风想到白氿真命悬一线,心中焦急。“她害得我的女人昏迷不醒,还被施展了玄阴九冥诀。”

    “她是由康城中的怨气所化,不会伤人。玄阴九冥诀是鬼帝控制阴魂的一种秘术,想必你的女人被鬼帝借用鬼婴的手拘走了三魂。”女魃分析之后说道。

    “此话当真?”吴行风气恼,瞪着鬼婴。

    “你把康城人的祖坟都刨了,鬼婴只能吓的嚎啕大哭,她要是真有害人的本事,早就把你给吃了。”女魃说的不无道理。

    “你刚才说,为她而来,是怎么回事?”吴行风疑惑发问,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女魃的修为他看不透,不能因为她曾经救了自己就全然相信此人。

    “我与她是同类,只有我知道怎么教导她。如果由她自生自灭,待她长了本事,世间很难找到打败她的人。”

    “你如此熟悉阴魂,可有破解玄阴九冥诀的方法?”吴行风只能选择相信她,至于魁忈的谎言,他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

    “你算是找对人了。”女魃走向鬼婴将其抱在怀里。“别怕,他跟你闹着玩呢!”

    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鬼婴还小,只得点头。“大哥哥,你为什么要炸坏我们族人的坟墓?”

    吴行风脸红低头,不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