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瑶儿被擒

逍遥云中子Ctrl+D 收藏本站

    马铁道:“姑娘问得好,但你要知道的是,所谓的武功都是有根本的,各个流派都有所本,我只要见识过琼瑶仙子与青虚道人的武功,也就够了。”

    甄梦瑶怒道:“胡说,你今年才几岁,竟然敢胯下海口见过家师与青虚道人?”

    马铁笑吟吟的说道:“我一点也没有胡说,只怪你没有想到而已,我不一定非要亲自见识过他们的武功,如果我的师父与他们曾经交过手,把这个经验告诉我后,岂不是等于我亲自与他们交手一样吗?”

    甄梦瑶一皱眉头,道:“你这绕的圈子也太大了一点吧,据我所知,数十年来,天下间没有能与家师与青虚道人相抗衡的的,令师是谁?”

    马铁道:“你的话当然没有夸大,他们也确实是天下举世无双的能人,但要知道的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他们现在遇到我,那可就说不定了,根本用不着我的长辈出头。”

    甄梦瑶不但尊敬师父,更是把她当做阿娘一般的人看待,听了这话,不由得勃然大怒,连续向前几步,逼近马铁,冷笑道:“好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且尝尝我的乌金鞭再说……”

    只听呼的一声,便挥鞭而出,左手同时拔出明晃晃的短剑,伺机而动。

    她自从出道以来,罕见用这把短剑,由此可以知道她心中何其看重这个对手。

    马铁出剑招架,只见他的招式身法很是空灵飘逸,犹如行云流水一般连续将甄梦瑶的杀手破解,这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她完全看不清楚他是如何办到的,所以鞭法不由得微微乱了起来,转眼间竟已被马铁逼退了几步。

    马铁笑道:“甄姑娘,你早就该出手了,可以省去许多口舌,我只要将你打败,那个什么云飞我看他还敢故作姿态,竟然不路面。”

    甄梦瑶尽力的平静下来,一连换个几次攻势,仍然是不能挫败敌人的剑势,只觉得这马铁的剑法十分精妙,好像是不食人间一般,她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面前的这个敌人,简直就不存在一样,犹如空中之镜一般虚无缥缈却又纯净的让人没有任何邪念。

    周瑜等人看得简直是目瞪口呆,大有叹为观止之感,自然周瑜心中十分着急,因为甄梦瑶分明是用尽了全力,却无法打败马铁,在这样下去的话,当然只有失败一条路可走。

    红海棠突然恨声道:“真是急死人了,说来说去都是怪那云飞不好……”

    周瑜惊讶道:“云兄哪里不好了?”

    红海棠道:“如果不是他变成现在这样,便可以去帮助瑶姊姊了。你说是不是应该怪他,我真是被急死了。”

    周瑜无奈道:“他也不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怎么能怪他呢?”

    幸好那马铁的剑法虽然高明一时间,但杀气不盛,只要是甄姑娘不要逃急于求胜,或者太逼马铁就行了。

    这样的话,最多也只是受伤落败,不至于有什么性命之忧。

    红海棠到:“怎么样才算是逼人太甚。”

    周瑜道:“如果甄姑娘如果一直拿不下他,一怒之下,使出一些两败俱伤的恶毒招数,这就叫做逼人太甚。其时马铁为了自保,剑法上自然而然的生出抵抗之力。甄姑娘如果是招架不住,可就难保性命了,此所以我只希望她能心平气和的打,万万不可着急乱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甄梦瑶却已经生出着急之念,果真打算用处最为凶恶的招数,孤注一掷,以便能分出胜负来。

    她知道对方的剑法虽然是精妙,但其功力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甚至单单比较功力的身后,他还要差一点。全然是由于他的剑术非常精妙,所以导致如此。因此她打算用出左手的短剑,作为最为狠毒的一击。

    两人又激战了十几招,甄梦瑶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机会,猛然一鞭扫过去,运足了全身的力气,务必想要圈住马铁手中的剑,让他露出空隙来。

    鞭丝嗤的一声划出,果然是缠住了剑身,鞭上强大的内力也同时向剑上压去。

    马铁一点也不知道甄梦瑶的用心,因此长剑虽然被缠住,却丝毫不为所动,心想你若是与我拼狠,岂不是自取其辱吗?他剑锋微微一斜,竟用十分巧妙的手法,皮杰了甄梦瑶大半的劲道,同时,暗中运起功力,随时准备发剑伤人。

    这个时候他的剑刃果然是微微歪开,露出了一道缝隙,甄梦瑶可以趁机攻击,靠近他的身体使用短剑。

    但她这么做的话,一定会被马铁一剑刺中,甚至可能是两剑。这是因为马铁的剑已经具有反击之力,自然而然的会封闭了这个空隙。

    如果是往常,甄梦瑶当然不会硬闯,但眼下她乃是故意要这样,所以空隙一旦露出,她身形随之一动,双脚运力,便要冲入剑圈之中。

    猛然感到手腕上一紧,原来是乌金鞭系在手上的皮带传来了马铁剑上的劲道,竟然是强大的很,前所未见。

    她心中不由得大惊,一口真气集聚在丹田,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身形钉在地上,瞬时间就刹住了冲去之势,,一缕剑光从她身旁掠过,没有伤到她。

    但如果她当时没有停下来的话,对方这一剑便将会刺入她的小腹,生死存亡,一时间无法预料。

    甄梦瑶哪里能不明白刚才那一招的凶险,实在是生死之间,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不由得吓得除了一身冷汗。

    那马铁就在她大惊之时,左右一拍直接点中了她的穴道。

    他回头望去,只见周瑜脸色骤变,红海棠也是面色惊恐,貂蝉则是愤愤不平的跃跃欲试,要不是被周瑜拉着,早就冲了过来。

    马铁一见如此情形,立即机灵的抬手举剑抵住甄梦瑶的胸口,冷冷道:“你们哪一个敢上来,我就先下了甄姑娘。”

    此言一出,周瑜三人立即不敢妄动。马铁一见他们果然是受到控制,心中甚是得意,仰天一笑,道:“公瑾兄,你乃是真君子,所以如果不是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绝不会以败军之将的身份,向我动手。只有那个莽撞的丫头,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冲上来,我如果一出手对付她,则公瑾兄与红姑娘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这样以来又将是一场恶战,真是讨厌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