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对答

二子从周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八十八章对答

    梁屹多埋也觉得眼前这娃实在是有些悲催,好端端一个人,因为纨绔一场游戏,便成了有家难归,甚至有国难投。

    就听巢谷说道:“小人无处可去,只好重回陕西,找寻老战友,希望能得一口生计。”

    说完语气有些变得悲凉:“活该小人运交黄盖,陕西好啊,青盐好啊,加上有些门路,重操旧业,也算是有了些起色。”

    “可他苏明润又来了!搞起了榷市,走贩青盐再没活路了!”

    嵬名浪遇手握着腰带:“见你像条汉子,怎地如此懦弱?听闻他喜欢微服私行,只需三尺白刃,当街便可了断这场怨恨!”

    巢谷冷笑道:“大宋的官员,最是惜命。他苏明润骤得富贵,岂能例外?呵呵,别看他表面上装得和蔼亲民,不带随从。其实身边都是伪装成普通行人的卫士,他管他们叫‘便衣’!”

    嵬名浪遇和梁格嵬对视一眼,这个可是没有掌握的最新情报。

    梁格嵬也叹了一口气:“既然你精擅箭术……”

    嵬名浪遇一抬手,制止了梁格嵬继续说下去:“既然有备,想必难近百步之内。屹多埋的伤势如此之重,怎地还这么有精神?你的伤口处理之法,端是神奇啊。”

    巢谷悲怆地叹了一口气:“大奸大恶之徒,必是大能大智之辈,说的就是苏明润了。”

    “早在眉山,此人就善于营造声势,顶着一个神童的名声,收养了几十号孤儿,早早就传出了仁性天生的名头。”

    “此子多技,先拿各种好东西的生产法子,得到眉山江卿世家的支持,然后用这些货品,与二林部那个阿囤弥交好,再通过阿囤弥的线,与大理小高相爷攀上交情,他一句话,在眉山重如九鼎。”

    “你当他的探花怎么来的?眉山江卿,每年都有新奇货品进贡宫中,蜀中几任都转运使,都给眉山的资财喂得饱了,回到朝中朝中净帮他说话,因此才得以高中。”

    “贵人们,此子轻视不得,这烈酒,貌似眉山程家的出产,其实是苏明润的发明。还有我给郎君用的药粉,也是蜀中玉局观的上品,玉局观张天师跟苏明润好得穿一条裤子,这药粉的主材,即使苏明润从小高相公那里弄到的。”

    各种情报层出不穷,嵬名浪遇不由得越来越重视:“这苏明润,听闻善于治军?在夔州曾用两千乡勇,杀了五千夷人?”

    巢谷冷笑道:“贵人也不用看苏明润太高,他就是一个投机之徒,手无缚鸡之力。所谓的两千乡勇,不过是借来的兵,拿银子喂饱了,替他卖命而已。”

    “如今那囤安军和控鹤军,控鹤军还好些,毕竟有一份乡情在。”

    “那囤安军,呵呵呵,听闻霸占了渭州茶马古道上一处草场,这是要走在二林部的老路子,扼守交通,和蕃人做生意发财,哪里还有什么战心?”

    “不过那控鹤军也轻视不得,他们的鹤胫弩犀利非常,如今大宋传得沸沸扬扬,探花郎在汴梁用鹤胫弩力压两国大使,是有这事儿吧?”

    梁格嵬问道:“你也听说了?”

    巢谷冷笑道:“小人虽然只听了个大概,却也知道鹤胫弩这东西,需要经过训练,方可成军。”

    “他苏明润手无缚鸡之力,断然不可能如此厉害。大宋人看重文士,想来苏明润最多就是适逢其会,鼓如簧之舌瞎说一通,宋人就什么事情都往他身上安……”

    说完恨恨地一捶大腿:“这就是他苏明润的性子!投机取巧,夺占他人的功劳,无耻之尤!”

    嵬名浪遇又和梁格嵬相视一眼,心道这汉子对苏明润还真是了解,最了解自己的乃是对手,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巢谷又说道:“这永春露要成好伤药,还需一道工艺,苏明润视作最高机密,不过却也瞒不过眉山的乡亲。”

    说完拱手道:“巢谷投夏,并无寸功,愿以此法相献!”

    嵬名浪遇说道:“好!那鹤胫弩呢?巢先生可知那鹤胫弩的制法?”

    巢谷说道:“鹤胫弩并不难,与普通弓弩相似,然其弩臂制法,乃顶级机密,其法所成钢臂,带有弹性,当年巢谷多番打听,也不知道其制法。”

    嵬名浪遇正有些失望,却又听巢谷说道:“不过眉山造钢之法,巢谷倒是探听得了一二。”

    嵬名浪遇不禁大喜:“如何制得?”

    巢谷说道:“说穿了也简单,冶炉直接出来的铁,叫生铁。生铁经过反复锻打,除去杂质,便是熟铁。”

    “只需将熟铁片盘入砂箱,直接淋入生铁水,所得之铁,便是生熟相间,可得钢材。”

    “不过贵人,那鹤胫弩其实不合夏人所用,巢谷认为,不如弃之,完全不用打听。”

    “为何?”

    巢谷说道:“西夏立国,靠的什么?弓马!用弩乃投机取巧之举!”

    “宋人用弩,那是为了武装农人,不得已而行之。西夏二十六州,耕牧各半,六岁孩童,多能盘马弯弓。故而天性凶野好战,平日里以游猎夸饰,战时以斩获叙功,岂可弃己长而逐彼短?”

    “弩非不好用,但是善之于步卒而弱效于骑军。巢谷怕不但效果不显,反而让西夏骑军丁壮失了战心野性,这是得不偿失。”

    “巢谷往来边境,也知道大夏军制:民一家号一帐,男年登十五为丁,二丁取正军一人,负赡一人,为一抄。”

    “负赡者,随军杂役也。四丁为两抄,余号空丁。空丁愿隶正军者,可以以他丁为负赡,无则许正军之疲弱者为之。故壮者皆习战斗,而得正军为多。”

    “凡正军给长生马、驼各一。团练使以上,帐一、弓一、箭五百、马一、橐驼五,旗、鼓、枪、剑、棍棓、粆袋、披毡、浑脱、背索、锹镬、斤斧、箭牌、铁爪篱各一。”

    “刺史以下,无帐无旗鼓,人各橐驼一,箭三百,幕梁一。兵三人同一幕梁。”

    “此正是精兵之道,立国之本。辽国那种路子走不得。辽宋澶渊之盟才多少年?辽国军力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梁屹多埋是真心为了这救命恩人好:“巢先生莫要如此耿介,如今兀卒正复兴汉制,处处与宋辽两国学习。”

    巢谷笑道:“兀卒才是真正的明白人,他复兴汉制,只是穿汉服,行汉礼而已。弓马之途,战伐之道,可有一日放松?”

    “师宋之长,反以制宋;师辽之长,反以制辽。力不及者,折冲纵横。兵战不绝于边彊,使者不绝于驿路。此乃难得的务实明君,也正是巢谷来投的原因。”

    嵬名浪遇说道:“与先生一席话,所获颇丰啊,只恨宋朝奸臣当道,君上昏庸,有先生这样的大才而不用。如然不弃,便请在军中,当任参军如何?”

    巢谷拱手道:“巢谷在宋朝,也曾入过文武举试,读过兵书战策。知道功必赏,过必罚,乃强军之道也。”

    “巢谷新投,未立寸功,岂可任此要职?巢谷也自信弓马娴熟,大白高国重武事,军中公平,必有好男儿出头之日。”

    “因此皇叔的恩遇,巢谷不敢领受。现就请在郎君帐下,料理好诸多军士和郎君的伤势,再以事功报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