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勒索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黄昏到家后,把黄金丢到书桌上,让他保管好。

    吴与弼看着黄金,懵逼中……

    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钱。

    这一堆黄金,怕是得有六十多两,就算父亲吴溥不吃不喝工作几十年的薪俸,也拿不到这么多,黄昏哥哥从哪里弄的?

    黄昏铺好宣纸,磨着墨说这是我从朱棣老婆那里拉的风投,你只管拿去用便是,想要什么就买,咱们现在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吴与弼倒吸了一口凉气。

    皇后娘娘拿的。

    他万万没想到,黄昏哥哥发明了个香皂,竟然赚了这么多钱回来。

    黄昏沾了墨,用笔豪在宣纸上写工艺流程,并在另外的纸张上记录下需要的材料,如果临时有什么想法,也立即记录下来。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在大明制造香皂不难,制造沐浴露和润肤水稍微有些难度。

    必须有完整的工艺流程。

    工业设备达不到要求的话,自己还要想办法改进。

    这是个大工程。

    四斤黄金,小两百万的软妹币不是那么好赚的,所以先前在乾清宫真没骗朱棣,材料成本低,但知识成本高。

    吴溥睡了大半天,悠悠醒来。

    他今夜不用去文渊阁当值,打算监督两个孩子读书。

    走进书房看见这一幕愣了下。

    金光刺眼。

    急声问道:“这钱是谁送来的?”

    还以为有人贿赂他。

    吴与弼笑着说是黄昏哥哥从皇后娘娘拿得到的赏赐。

    吴溥不信。

    这得多大的功劳才能有如此巨大的一笔赏赐。

    黄昏笑眯眯的掏出合约,笑着说吴叔叔别害怕,这钱来的光明正大,只不过算是经商所得,不要见笑就是了。

    商人地位低下……

    吴溥仔细看了,看见上面有朱棣的私印,这才放心。

    这没人敢假冒。

    将合约递给黄昏让他收好,吴溥不解的道:“所以你现在要制造那什么沐浴露和润肤水,比制造香皂更麻烦?”

    黄昏点头,“但是钱赚的多啊。”

    等沐浴露和润肤水出炉,就该建一个小作坊,然后大量生产香皂,把这份超越时代的产品推广到民间中去。

    吴溥沉吟半晌,“那书房先给你用罢。”

    晚上和与弼换一个房间看书。

    黄昏忽然想起这事,头也不抬的说道:“吴叔,找人重新装修一下,给吴与弼和我都弄一个单独的书房吧,毕竟我们也老大不小了,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

    吴溥一脸黑线。

    我限制你们自由了,还私人空间!

    也没反对。

    门口忽然传来阴沉的声音,“谁是黄昏?”

    吴溥父子和黄昏同时侧首看去,见书房门口站了一个中年男人,面容阴鸷,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书桌上的黄金。

    贪婪之色无以遮掩。

    三人心中一惊。

    锦衣卫!

    门口的中年男子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气势逼人,青面无须,颧骨突兀而无肉,给人极其刻薄的印象。

    这种形象的人,一般都比较阴森。

    不是好人!

    黄昏不着痕迹的站起来,用宣纸盖住黄金,淡然道:“我是黄昏,你是?”

    中年男子阴沉沉的一笑。

    没说话。

    吴溥在一旁不卑不亢的道:“不知道庞瑛镇抚使到寒舍有何贵干。”

    吴溥在朝中当官。

    锦衣卫的那些高官他基本上都认识。

    这人叫庞瑛。

    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官职五品,因掌管北镇抚司,在锦衣卫中的地位极高,这段时日跟着纪纲,在应天城杀出了赫赫凶名。

    私下里都叫他青面阎罗。

    纪纲麾下“锦衣二凶”之一,可止小儿夜啼。

    纪纲的发迹起家是因为主动投靠朱棣,庞瑛则早就在锦衣卫中,建文帝时他只是一名千户,掌管某地方卫所。

    对建文帝忠心耿耿。

    朱棣入应天城后,先让纪纲去锦衣卫担任锦衣千户,没过几日,调任北镇抚司镇抚使,前段时日更是直接擢升为锦衣卫都指挥使。

    庞瑛嗅觉敏锐。

    朱棣登基后大肆屠戮建文余党,纪纲奉旨外出捉拿重要犯人时在庞瑛的锦衣卫卫所停留了一日,玩了个昏天黑地。

    纪纲回到应天城没几日,庞瑛就被一纸文书调入应天城锦衣卫。

    纪纲出任指挥使后,庞瑛补缺北镇抚司镇抚使。

    这里面的黑暗不言而喻。

    黄昏知道庞瑛,这人在《纪纲传》里出现过,这段时日纪纲办事,不方便亲自出面的时候,几乎都交给庞瑛。

    他就是纪纲的狗。

    庞瑛自顾自的进门,大马金刀的坐在黄昏先前的位置上,啪的一声,腰间绣春刀怕在书桌上,五指如鹰爪,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阴沉而缓缓的道:“想活还是想死。”

    吴溥一脸茫然。

    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刚入内阁就惹来了北镇抚司。

    黄昏懂。

    庞瑛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他是来帮纪纲赚钱——这是纪纲得势之后最常用的敛财手段。

    示意吴与弼去做饭。

    吴与弼悄悄的问做几个人的饭。

    黄昏笑着说三个。

    用宣纸将黄金包裹起来,毫不忌讳庞瑛贪婪的目光,将黄金放到角落里,在另外一边坐下,“人嘛,谁不想活。”

    一边眼神示意吴溥,让他暂时别说话。

    吴溥懂了。

    感情锦衣卫是针对黄昏来的,有些不解,黄昏是谁?

    如今简在帝心。

    纪纲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黄昏下手?

    庞瑛冷笑,“你好像很镇定。”

    黄昏故意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有什么可畏惧的,话说,我又没违纪犯法,有必要慌乱吗?”

    这是谎话。

    实际上经历过溺亡,黄昏是很畏惧死亡的。

    庞瑛没有绕圈子,直奔主题,语气十分不屑,“你既然是可以预知的穿越者,难道没有预知到纪都指挥使今夜就会返回应天城,而且是带着罪臣黄观。”

    黄昏不动声色,“所以?”

    庞瑛沉声道:“可知齐泰、黄子澄、练子宁等人的下场,他们全被灭族,你叔父黄观和这几人同列文职奸臣,亦难逃此命,被灭族在所难免!”

    杀马威!

    若是一般人家,被庞瑛这么一恐吓直接懵逼,然后说什么答应什么,而被纪纲大肆敲诈,所以纪纲这段日子敛财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