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生财有道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智者预事。

    意思就是说,聪明的人,能够预先想到事情的诸多方面,并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朱棣发现黄昏确实很聪明。

    今天明明是因为黄观的事情来找自己,偏生拉上了徐皇后,一顿天花乱坠的吹嘘下,说沐浴露和润肤水如何如何的好,什么保养肌肤、养生、返老还童、青春永驻的效果,各种夸大其词,甚至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娘娘你要是用了的我产品,要不了多久,就能娇艳如少女,不比妙锦姐姐差……

    皇后听得是笑意盈盈满心欢喜。

    女子么……

    谁不喜欢青春永驻。

    朱棣很久没看见妻子如此开怀。

    越发觉得自己包容黄昏是正确的——妻子对黄昏的喜好溢于言表,就差没说你这孩子没爹没娘,要不我认你当义子得了。

    好在徐皇后识大体,不是那种无德无能的皇后。

    饶是如此,还是上套。

    黄昏最后说,要生产沐浴露的话,材料、设备都要草民一力创造出来,压力颇大,人力、物力、财力极为紧张。

    言下之意,皇后你先投资?

    因为切身体会到了香皂带来的益处,徐皇后对这个沐浴露和润肤水极有期望值,想当然的挥手笑着说,这不算什么难题,人可以请,材料可以买,钱的话,我先预支你一年宫中采购的额度。

    朱棣暗暗腹诽,我的老婆嘞,你都还没问价格。

    香皂就一两白银一块。

    如今这个啥沐浴露和润肤水怕不是卖出十两白银一份的天价来。

    果然,黄昏笑得脸都烂了。

    行礼后道:“还是按照香皂的额度,宫中半年采购沐浴露和润肤水,大概需要两千五百白银,宝钞就不用了,太多了难得数,拿金子吧。”

    朱棣钱多,不薅他的羊毛薅谁的?

    两千五百两白银!

    徐皇后愣了下,毕竟掌后宫,还是心疼钱,“这么多?”

    黄昏一脸正色,“娘娘可不要这么说,沐浴露和润肤水有价,但女人的青春和美丽无价,像娘娘贵为一国之母,为国为民操心劳累,万民感恩。可娘娘终究也是个女子,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不要因为这一点点的钱财,而让青春和美丽在岁月的磨砺下渐渐消逝,须知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又道:“且宫中其他贵妃嫔妃都能永驻青春的话,岂非是陛下之福。”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朱棣。

    朱棣黑脸无语。

    徐皇后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女人辛苦一辈子,对自己好一点也不算什么,况且这钱又不是出不起,于是转头看向朱棣,“陛下以为如何?”

    两千五百两白银,不是小数目。

    朱棣默默算了一下,那什么润肤水和沐浴露竟然十两白银一份,这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五口之家一两个月的用度。

    名副其实的超级奢侈品。

    可妻子喜欢。

    朱棣也没有办法,脸上只好挤出笑意,说皇后你喜欢就行。

    老子拥有整座天下。

    还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们享受一下了?

    笑话!

    黄昏立马从兜里掏出一章宣纸,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皇室预购沐浴露和润肤水的合同条约,一式两份。

    他的名字和画押已经签好,递给了徐皇后。

    徐皇后忍俊不禁,这少年早有准备呐。

    愉快的签字。

    她来乾清宫,并没有带章印,朱棣温柔的将他的私章递过去,说盖我的也行。

    于是合作愉快。

    徐皇后和朱棣也不怕黄昏带了钱潜逃。

    大明都是他老朱家的,黄昏能跑到哪里去。

    徐皇后走了没多久,坤宁宫一位宫女带着人匆匆赶来,送来六十多两黄金,也就是四斤左右,黄昏收下之后笑眯眯的对宫女说,请姐姐回去告诉皇后娘娘,大概还需要等几个月,我还要研究一下。

    宫女告退。

    朱棣又是一脸黑线,感情你根本还没弄出来,这就敢来紫禁城圈钱了?

    好大的胆子。

    倒也不是很不反感,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魄力。

    略有好奇的道:“黄昏,朕就想知道一点,你那个香皂的成本价格是多少,这是圣意,必须回答!”

    黄昏一脸愁苦,“接近一两白银。”

    商业机密,怎么能随随便便告诉你。

    朱棣微怒,“你敢欺朕?”

    黄昏丝毫不惧,大声道:“虽然材料成本没有这么多,但是陛下,有个东西叫人力成本,这其中包括知识成本,要知道为了制造香皂,草民付出了陛下您想象不到的努力和辛苦!”

    朱棣顿时没了脾气,语气软了下来,“那你说说,除了人力成本,材料成本大概是多少。”

    黄昏算了一下,“因为用了葡萄酒的缘故,一块香皂的成本在一百文左右,如果不用葡萄酒,成本大概只有三四十文。”

    朱棣瞠目结舌。

    这利润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但效果确实不错,朱棣那身皮肤饱经沙场风霜,他用过几次后,发现肌肤确实比用肥皂团什么的好了太多。

    点点头,挥手示意你可以退了。

    黄昏也不想呆。

    伴君如伴虎,自己又没有保命的丹书铁券,现在还是少和朱棣打交道。

    功成身退。

    待黄昏提着四斤的黄金走后,朱棣开始忙正事,将狗儿唤来,说道:“传朕旨意,给徐府赏些酒罢,嗯……不要再赏赐西域进贡的葡萄酒了。”

    让徐辉祖继续喝酒罢,反正他也废了。

    葡萄酒就不给了。

    之前听锦衣卫密报,黄昏去徐府拿过葡萄酒,当时没在意,现在想来应该是用来制造香皂。我再赏赐葡萄酒给徐府,黄昏又去拿,然后让徐皇后高价买回去?

    没这个道理嘛。

    黄昏想要葡萄酒?

    可以。

    朕也卖给你。

    出了正阳门,黄昏有点飘——怀揣四斤黄金,相当于近两百万软妹币的购买力,名副其实的一笔巨款。

    这是风投资金。

    不过怎么花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况且制造沐浴露和润肤水的成本并不高。

    要不……去青楼浪一下?

    穿越到大明,还没去秦淮河上浪过嘞,须知明宋两朝,逛青楼是士子风流。

    可惜去不得。

    今晚,最迟明天上午,纪纲就会带着叔父黄观回到应天城,到时候怕是会有一场风波,必须早做准备,不能再被有心人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