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大明最强辅助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朱棣削藩?

    在当今大明天下,怕是没几个人敢这么认为。

    朱棣本是藩王靖难而得天下。

    建文帝削藩,完全背弃了他曾经对朱元璋说过的,先怀柔政策,道理讲不通后再上暴力手段,上来直接搞死了几个叔叔。

    然后……

    建文帝挂了。

    朱棣登基,作为藩王他最清楚不过,若是削藩极有可能引得其他藩王效仿他的做法,若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建文帝再趁机出现,振臂一呼……

    他的江山要完。

    朱棣内心天翻地覆,默然看了一眼书房外。

    没人。

    放下心来,盯着黄昏,“你如何看出来的?”

    黄昏笑眯眯的,“这种事情不需要看,也不需要预知,陛下欲要江山稳固千秋万代,就得解决掉藩王这个尾大不掉的东西,避免陷入唐朝藩镇割据的困境之中,所以待时局稳定,削藩势不可免。”

    道理是这个道理。

    朝中那些臣子不知道?

    也知道。

    可问题是朱棣面对的局势,并不比建文帝朱允炆好,当然,最大的麻烦,还是朱允炆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是一个随时可以让朱棣江山土崩瓦解的定时炸弹。

    所以当今大明,没人想到朱棣会削藩。

    朱棣也知道这些道理。

    他确实想削藩。

    但这个事情不能操之过急,避免那些藩王们狗急跳墙。

    沉默了一阵,道:“你认为应该如何削藩?”

    黄昏呵呵一乐,“不急不急,草民还没功名,更没入内阁,可不敢妄议朝政,待过几年,草民进入内阁了,再说此事不迟。”

    朱棣一脸黑线。

    这货得寸进尺了啊,摆明了就是你朱棣想听我削藩的建议,要不先给我恩赐个同进士啥的。

    异想天开!

    倒也没怒。

    朱棣这人有两面性格,对于敌人,他冷血而残酷,对于自己人极为温和。

    他是越来越欣赏黄昏了。

    这小子就好像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总是能说到心坎上去。

    把版图册收到一边,道:“纪纲去捉黄观了。”

    削藩的事情不急。

    先看看黄昏这小子有什么招能应对这个难题。

    黄昏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态,长吁了口气,“唉,这是必然的事,草民当初故意让叔父供奉建文帝的灵位,就是为了今日。万幸万幸,被陛下搁在脖子上的这把铡刀终于被纪纲纪大人帮我除去了,先前我还在陛下面前说他坏话,真是惭愧啊。”

    朱棣:“???”

    什么意思。

    你还故意让黄观供奉朱允炆的灵位?

    黄昏见状暗暗腹诽,你朱棣如此人精,可能会不知道么。

    你不过是不想说。

    因为这种话需要臣子自己说出来,而当天子的是不能给臣子当面说,有损天子高大上伟光正的形象,徒然寒了朝臣心。

    只得道:“叔父黄观藏身在安庆贵池县,这确实是草民的主意,其初衷仅仅是为陛下保存下这一位三元奇才,为将来编纂全书做人才储备。”

    朱棣大感意外。

    没想到黄昏竟然主动承认了这件事,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将他和黄观一并杀了?

    哪知黄昏继续道:“陛下英明神武,乃是千古帝王,慧眼如炬岂能察觉不到草民的这点小伎俩,陛下的不做声张,是因为心怀仁慈且惜才……”

    这是屁话。

    对于敌人,朱棣以前没有仁慈过,以后对蒙元余孽也不会仁慈。

    仁慈的下场,建文帝就是前例。

    黄昏:“陛下惜才,一者是珍惜叔父黄观的三元连中之大才,另一个原因嘛,也觉得草民将来能为陛下所用,然而草民穿越者的身份有点敏感,所以陛下故意保留这个把柄,草民若是违纪犯法,陛下便可以这件事为由,要了草民的小命。草民才认为这是一柄永远不会落下来,但却让草民永远无法安心的铡刀。”

    朱棣哈哈大笑。

    这小子揣摩圣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竟然被他一丝不差的说中了他的心意。

    越发喜欢了。

    问道:“为何永远不会落下来?”

    黄昏发自肺腑理所当然不假思索一气呵成,“因为在陛下这等明君的治御下,大明臣子谁敢有不法之心?谁又敢有不臣之举?草民也应如此,忠君爱国心怀天下,永远不会违纪犯法!”

    好简单的道理。

    顺便自我吹嘘了一把。

    朱棣浑身舒泰。

    黄昏啊……会说话你就多说点。

    戏谑笑道:“所以,你还感谢纪纲了?”

    黄昏正气凛然,“我等皆是陛下治下的臣民,要感谢也轮不上纪纲,而应感谢陛下,只是不知道陛下打算怎么处置叔父和奖励草民呢?”

    问题来了。

    怎么处置黄观,朱棣早有应对,如黄昏所说,他现在确实想编纂一本全书,黄观可以戴罪去领总裁之事。

    但怎么处置黄昏,朱棣还没想过。

    不解的问道:“我还要奖励你?”

    黄昏啊了一声,“这么一个千古罕见的六首第一三元连中奇才,在草民一番操作猛如虎下,将会成为陛下编撰全书的功臣,草民为陛下为大明劳心劳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朱棣可没被忽悠晕,闻言哭笑不得。

    得了。

    感情你屁事都没有,倒头过来我还要奖励你。

    不带这么玩的。

    你欺君的事情我还没有追究你呐。

    脸一沉,“要不要给你个国子监监生的身份,或者干脆恩赐你个同进士,再把你丢进翰林院,然后等一两年再入内阁?”

    黄昏刚想说陛下英明,发现朱棣神情不对,立即改口,“陛下,我们还是来谈谈削藩的事情吧。”

    朱棣没好气的挥手,“平民不得参政!”

    黄昏被噎得么有一点脾气。

    只能干瞪眼。

    朱棣心里暗爽,就是看不惯你小子这么嘚瑟。

    削藩的事情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狗儿太监适时在门外露了个脸,应该是徐皇后到了。

    朱棣最后说道:“黄观的事情朕会处理,纪纲那边,他是秉公办事,你不要对他心有怨恨,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又压低声音,“待过些时期,朕再找你。”

    找黄昏干什么?

    当然是问他对于削藩有什么见解和计划——毕竟组建内阁一事,让朱棣确实感受到了黄昏这个穿越者的能力。

    黄昏大喜。

    得了。

    年号是我提的建议,《永乐大典》是我启发的朱棣,内阁是我的主意,现在连削藩也要咨询我了,感情老子才是朱棣真正的内阁啊!

    如果说朱棣是大明最强输出,老子就是大明最强辅助。

    大明……

    你该起帆了,在这个世界上,书写一个帝国该有的辉煌!

    黄昏满心舒爽。

    已经简在帝心。

    将来想不发达都难,更对不起这一番骚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