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哟,永乐你要削藩啊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吃了午饭,把朝会后归来的吴溥喊醒,问了他如何去求见朱棣的流程,这才大摇大摆的拿了一块香皂出门。

    平头老百姓哪进得了紫禁城。

    倒是巧了。

    在正阳门外遇见个熟人。

    狗儿太监。

    这位内侍炙手可热的人物刚去了一趟徐府,去看徐辉祖有没有听话。

    和狗太监一起并肩而行。

    听说黄昏是去求见朱棣,狗儿心里活络了些,不着痕迹的说昏哥儿你今日去见万岁爷可要谨慎着些,有些话不能乱说。

    黄昏了然,笑说内阁成立后,狗公公这几日怕是有些繁忙了罢。

    狗太监一脸忧愁,“可不是。”

    万岁爷一般在乾清宫办公,距离文渊阁远着呐,内阁那边论政之后的折子和朱棣批红之后,都是让他往返送递。

    黄昏闻言暗喜。

    果然……

    狗太监恐怕现在还没明白,他这个职责有多重要。

    笑眯眯的道:“等个几年,待我进了内阁,到时候递送折子,恐怕还要多麻烦狗公公,相信那时候狗公公已经在司礼监掌印了。”

    这是故意提醒狗儿。

    狗儿毕竟是读过书的,诚惶诚恐的道了句咱家不敢奢望。

    他明白他这个跑腿对内阁成员有多重要。

    但如今内阁很弱势。

    他再重要,也没什么用,不过司礼监的掌印太监……这确实是他的梦想。

    到了乾清宫外,黄昏等候。

    狗儿去通报。

    朱棣坐在椅子上,面前搁着一张大明版图,现在论政交给了内阁,他只负责决策,时间空余很多,是时候考虑给大明周边友邻一点“关爱”了。

    狗儿先说了徐辉祖的情况,说他在徐府内倒是安分,就是整日酗酒情绪不好而已,又说给妙锦姑娘造成了很大的烦恼,好在还有徐膺绪帮衬。

    徐膺绪是徐达二儿子,靖难之中没啥表现,加上徐皇后说情,倒也保住了他尚宝司卿的官位。

    朱棣冷笑。

    不杀徐辉祖已经是天大的仁慈,有命喝酒就该感谢徐皇后了。

    还要给妙锦添麻烦。

    也没办法。

    长兄为父,徐增寿出了这档子事,徐膺绪忙于公事,家里的事情就只有徐妙锦一力肩挑了,也是难为妙锦了。

    有个天天酗酒的徐辉祖,还有个不懂事的四妹。

    偏生还和黄昏扯上了关系。

    有得她受累的时候。

    思绪收回来,发现狗儿欲言又止,问道:“还有事?”

    狗儿低声道:“万岁爷,黄昏求见。”

    朱棣愣了下,“我没找他,他倒先送上门来了,可曾说因何事求见?”

    狗儿摇头,“小奴不知,在正阳门外碰见他,想着他为内阁组建出了功劳,小奴也不敢怠慢,于是将他一并带了进来,还请万岁爷恕罪。”

    朱棣笑了起来。

    倒确实有趣,区区一介白衣,到乾清宫见天子的次数,比一些京官还多。

    挥手,“让他进来罢。”

    狗儿下去。

    片刻后,黄昏进入乾清宫,老老实实的行礼。

    朱棣面无表情,“免礼。”

    黄昏起身。

    朱棣问道:“今日求见朕,是因为何事?”

    黄昏大声道:“恳请陛下恩准,准许草民去往坤宁宫觐见皇后娘娘,就香皂的诸多事宜,咨询娘娘的一些意见,方便草民改良。”

    紫禁城后宫可不是一般男人能进的。

    天子后院,男人止步。

    太医除外。

    要不然传出什么绯闻,皇家颜面置于何处。

    朱棣不着痕迹的说,这样么,倒也是巧了,朕恰好有事要请徐皇后来乾清宫商量,你也别去坤宁宫了,就在这里等着罢。

    黄昏谢恩之后,默然退到角落里。

    朱棣继续埋头看大明版图。

    目光却并没有落在边疆,而是定定的看着那些藩王势力——建文帝做不到的事,朕来。

    削藩有何难。

    一旁的狗儿见状,立即明白朱棣的意思,一溜小跑去了坤宁宫。

    皇后娘娘没事也得来一趟。

    御书房落针可闻。

    黄昏很快难受起来,暗道朱棣这直男不懂人际交往啊,也不晓得赐个座啥的,话说,组建内阁我那么大的功劳,不配有个椅子么。

    许久,朱棣才从版图上抬起头,看向黄昏,“你没别的话了?”

    黄昏知道,朱棣要发难了。

    不急不缓的上前两步,“倒确实没啥事,如果真要说有——不过想来说了陛下也不会信,毕竟草民和陛下的那位心腹之间,有着巨大的地位鸿沟。”

    朱棣哦了一声,“你说说看。”

    黄昏就等这一句。

    一脸担心的道:“既然陛下发话了,草民就冒着生命危险劝谏陛下一句:提防着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一些,他虽未陛下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将来也会让陛下背上无端骂名。”

    纪纲,对不住了。

    朱棣哭笑不得。

    好你个黄昏,竟然恶人先告状,跑朕这里来参奏纪纲了,纪纲是贪财贪色,但他现在做的事情,除了去捉拿黄观一事,其他都是自己授意。

    就是捉拿黄观,是北镇抚司职权之内的事情,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这且不提。

    问道:“你说你是穿越者,可以预知,那你能否预知,这一两日会发生什么大事?”

    黄昏笑道:“恭喜陛下,又得一奇才!”

    朱棣不动声色,“哦?是谁?”

    黄昏也不动声色,“草民叔父,黄观。”

    朱棣假意问道:“什么意思?”

    黄昏笑道:“草民身为穿越者,偶有预知之能,巧了,昨夜灵犀突来,预知到在安庆人间蒸发的叔父黄观,这一两日会返回应天,将来会被陛下所用,成为编撰那本全书的总裁之一。”

    朱棣倏然抓起桌子上的大明版图,兜头罩脸的丢到黄昏脸上,怒道:“无知竖子,谁给你天大的胆子,竟敢骗朕!”

    真以为我今日让狗儿去徐府是看徐辉祖?

    错了!

    朕今日让狗儿去看徐辉祖的近况只是一个原因,真正的原因是通过这个举动,警戒徐妙锦,让她少掺和政事。

    今晨密报:

    徐妙锦的护卫许吟昨夜去见了黄昏。

    所以黄昏知道黄观会被捉回来,完全不是狗屁的预知能力,而是徐妙锦让许吟去告诉她的,至于徐妙锦如何得知纪纲动向,朱棣不愿意深究。

    这件事,想都不用想,三个儿子肯定掺和到其中了。

    黄昏气定神闲的拿起版图上前摊在御书桌上,牛头不对马嘴的哟了一句,陛下要削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