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一次生存危机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纪纲绣春刀出鞘,黄观在劫难逃。

    应天城里,各有算盘。

    朱高煦没打算管这事,他刚被朱棣发配边境,心有余悸,区区一个建文余孽,还是文臣,这种功劳让纪纲捞去便是。

    另一边的朱高炽,得管。

    朱高炽受到的教育方式和朱高煦、朱高燧两兄弟孑然相反,那两兄弟几乎都是沙场过来的,唯独朱高炽和,是从墨香里长大的。

    话说回来,读书人朱高炽,靖难之时竟然守住了北平。

    为他争夺储君挣下了大好资本。

    朱高炽要管这事。

    怎么管是个问题。

    他和朱高煦一样,刚被朱棣处罚,如果这个时候去触朱棣的霉头,那储君的位置会离他越来越远。

    随着赛哈智从乾清宫无功而返。

    紧急赶到朱高炽府邸里的某几个文臣立即嗅出了蛛丝马迹。

    很快。

    府邸内豢养的某位江湖好手趁着黑夜,不惜违法犯罪在宵禁时间夜行,去了一趟如今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徐府。

    被许吟拦下。

    片刻后,许吟亦穿着夜行衣出了门,直奔莲花桥畔平康坊。

    ……

    ……

    黄昏不想读书,又不得不读书。

    朱棣的意思很明确。

    想当官?

    想入内阁?

    先过了科举再说。

    永乐二年的科举……真不好考,四百七十多名进士中,江西就有一百一十多名,其中前七名都被江西承包,比之建文二年的科举更过分。

    在中国两千余年的科举史上绝无仅有。

    古代科举,要形容江西,只能用“牛”字来形容。

    江西创造了中国科举史上的很多美谈:临川王安石、曾巩等一门三进士;饶州洪迈一门四进士;乐安流坑董氏家族一门同科五进士;婺源潘钰及子孙“一门十进士”;吉安有“一门六进士,父子探花状元,叔侄榜眼探花,隔河两宰相,五里三状元,九子十知州,十里九布政,百步两尚书”的美誉。

    自唐以来,江西人任宰相二十八位,副宰相六十二位。

    宋代有晏殊、王安石,到了明代,更有“朝士半江西”的说法,从解缙、胡广、杨士奇到费宏、夏言、赵汝愚、严嵩,出任宰辅者达十八人。

    黄昏对一甲二甲不奢望。

    当官嘛……

    同进士也可以。

    实际上漫长历史中,科举一甲在仕途上的成材率要低于二甲、三甲和同进士的。

    所以黄昏的目标是打算考个同进士。

    这也很难。

    全国高考文科前五百名,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好在接下来没事。

    可以专心读书。

    且黄昏才十六岁,正是读书时候,加上超越时代的见识和认知,学起来事半功倍,何况老师是吴溥,陪读是吴与弼。

    这父子俩都是当代教育家。

    今夜吴溥和黄淮两人在文渊阁当值。

    家里就吴与弼和黄昏,两人坐在灯下苦读,没多久黄昏就觉得眼花——煤油灯昏暗且不说,还发出难闻的气味。

    这越发坚定了黄昏想要发电的计划。

    “笃笃笃!”

    有人轻敲着书房门。

    黄昏和吴与弼面面相觑,吴溥回来不会敲门,若是外人,也该敲院子里的门。

    看了一眼略有惊恐的吴与弼。

    黄昏了然。

    吴与弼心中的阴影怕是挥之不去了。

    起身,“谁?”

    “我,许吟。”

    确实是许吟的声音,黄昏开了门,对一身黑衣的许吟道:“快些进来,来的时候没被陛下安排在暗中的人发现吧?”

    许吟闪身入门,也不坐,直接说道:“应该没有。我家小姐让我来通知你,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率领北镇抚司兵马连夜出城去了安庆贵池县,让你早做对策。”

    黄昏一脸无语。

    应该?

    许吟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能靠谱点嘛,问道:“还有哪些人知道?”

    许吟摇头,“我不清楚。”

    黄昏略一沉吟,“回去告诉你家小姐,如果纪纲最后抓回了黄观,御前对质的时候,让她千万别承认见过面。”

    许吟点头。

    黄昏又道:“你能出城不?”

    许吟仔细想了想,“应天城墙虽高,守城兵丁虽多,但要出城的话,还是有很大的可能。”

    黄昏道:“许吟,我问一事,如果你先回一趟徐府,然后即刻出城,是否有可能赶在纪纲之前抵达贵池县向家渡转移黄观。”

    许吟犹豫了。

    他倒是不怕,可似乎没有听黄昏命令的理由,只能说道:“应该是赶不上的。”

    黄昏知道他在犹豫什么。

    挥手,“你先回徐府罢,告诉锦姐姐,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许吟闪身出门,消失在黑暗里。

    黄昏重新坐下。

    穿越到大明后,第一次生存危机来了。

    纪纲这个人是朱棣的抹布,哪里不干净擦哪里,几乎代表着朱棣的意志,他此次去抓黄观,到底是不是朱棣的意思?

    设身处地,如果自己是朱棣,绝对没有对穿越者下手的道理。

    而是据为己用。

    所以朱棣是想把黄观抓回来,然后顺藤摸瓜让自己戴罪,从而不得不臣服于他,可若是如此简单粗暴,那朱棣就不是永乐大帝。

    有一种可能:

    朱棣是否是在借这件事印证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自己说能预知。

    朱棣到时候就会问自己,你不是能预知么,难道没有预见到黄观会被抓。

    怎么回答?

    黄昏毫无压力,在安庆和徐妙锦被抓回应天时,他就预料到了今天,早就运筹帷幄想好了应对之策。

    破局还是从朱棣处着手。

    这件事必须先下手为强,不能给纪纲和朱棣发难的机会,一旦失去朱棣的信任,在大明天下必将寸步难行。

    要在黄观被抓回来之前去见朱棣。

    锦衣卫从应天去往贵池县,以骑马狂奔的速度,最多两日就可以一个来回,所以可以选择在后天上午去见朱棣。

    为了稳妥起见,等明下午去。

    但去见朱棣的理由……得好好想一想。

    不能让朱棣察觉到自己是专门为了黄观的事情去见他,需要有另外一个理由,然后在不经意间让朱棣走入圈套。

    话说,徐妙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怎么知道锦衣卫的动向?

    这件事还有猫腻!

    黄昏找出纸笔,复盘核算。

    吴与弼看黄昏一脸凝重,不敢打扰,悄悄去做了点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