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留一手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黄昏走了几步,回头期期艾艾的看一眼朱棣,又看一眼桌子。

    朱棣心知肚明,“别做梦了。”

    那是赃款!

    黄昏欲哭无泪,那厚厚的两大叠宝钞,若是能忽悠到手,我还急着造个屁的香皂,先去青楼里浪荡个几日几夜再说。

    还没出门,撞见狗儿太监。

    狗太监眨眼。

    黄昏也眨眼,示意我没事。

    狗儿嘴角微微扯起一抹笑意,小碎步上前,低声道:“万岁爷,皇后娘娘求见。”

    朱棣讶然,“皇后来干嘛?”

    狗儿心领神会,急忙道:“小奴在外面候着时,隐约看见和皇后娘娘走在一起的,似乎是妙锦姑娘,不过她没来乾清殿。”

    朱棣更讶然,“是来给黄昏求情的?”

    这里面曲折一目了然。

    徐辉祖被圈禁,徐妙锦是自由的,她可能知晓锦衣卫封锁吴溥家的消息,认定是黄昏出了事,所以急忙去找徐皇后来求情。

    总不会是来给朱高炽和朱高煦求情,徐妙锦和他俩完全不认识。

    她和黄昏到底什么关系?

    朱棣内心甚是不爽。

    外面又有个小太监碎步跑进来,说翰林院编修吴溥求见。

    朱棣哭笑不得。

    又来个求情的。

    无奈的瞪了一眼还没走出门的黄昏,也是个不明白,为何这小子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能让吴溥和徐妙锦为他不惜冒犯天子。

    人格魅力这么高?

    略一沉思,对狗儿道:“宣吴溥,皇后娘娘那边,就告诉我晚点会去坤宁宫。”

    狗儿领命。

    黄昏走出乾清宫,看见一堆人,有个身后跟着两宫女的美貌少妇,穿着大红宫装,三十四五的年纪,风韵犹存,五官和徐妙锦有些相似。

    一左一右围着朱高炽和朱高煦。

    稍远一点,是如热锅上蚂蚁的吴溥。

    黄昏心里微暖,笑眯眯的道:“吴叔叔是来见陛下么,我先回去?”

    吴溥大喜过望,又万分尴尬。

    黄昏这小子都没事了,我一个翰林院编修,现在去见陛下搞毛。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在狗儿太监出来了,大声道:“陛下有旨,请娘娘回宫,晚些陛下会去坤宁宫。”又尖锐着声音喊道:“陛下有旨,宣吴溥觐见。”

    吴溥一脸愁苦的进去了,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朱棣愤怒的咆哮,“吴溥,你好大的胆子!”

    黄昏暗笑。

    朱棣这是要先抑后扬,压住吴叔叔之后,再说起让他进内阁的事情。

    帝王心术啊……

    徐皇后看见黄昏安全出来,又听说朱棣不见她,便已了然,对黄昏微笑示意,转身带着两宫女离开,从远处的一片树荫下,走出个女子,汇合后一起远去。

    黄昏看清后大喜。

    那个女子是妙锦。

    她知道自己出事,所以去请徐皇后来救自己?

    这岂非说明她心里有我。

    有戏!

    希望这不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

    徐皇后一走,朱高炽和朱高煦两人也欲走——事到如今,两人哪还敢见黄昏,何况这还是乾清宫外,避嫌都来不及。

    黄昏倒是不怕,快速几步,从两人身畔路过时,毫不含蓄的说了句,两位殿下可小心着些,莫要当了那鹬蚌。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谁是渔人。

    黄昏怀疑是朱高燧,可惜没有证据。

    朱高炽和朱高煦两人对视一眼,如果是其他人说这句话,两人打死也不会怀疑那个天天跟在朱高煦屁股后面的朱高燧。

    但黄昏说的话就不一样了。

    他是穿越者,有预知能力。

    黄昏回家,院子里静悄悄。

    在书房里找见吴与弼,他正默默无语的收拾被锦衣卫士卒翻箱倒柜后一片狼藉的书屋,看见黄昏归来,眼眸立即红了。

    终究还只是个小小少年,心理还不成熟。

    黄昏暗暗叹气。

    方孝孺等文人被诛,已经在吴与弼心中留下阴影,今天这件事再次打击了他对仕途的念想,吴与弼小小的心里只怕再也不想科举入仕了。

    也罢,好事。

    毕竟他未来的成就不在官场。

    从吴与弼手中接过一堆书慢慢整理,笑道:“与弼,咱家今天有大好事,你出门去买点肉,最好买点猪头肉,凉拌好吃,再买点小酒,今晚我们小小的庆祝一下。”

    吴与弼不解,“什么好事?”

    黄昏卖了个关子,“等你爹回来就知道了。”

    阁臣啊。

    别看大明的内阁阁臣官职不高,今后可是要权兼六部的,混得好的话,没准就是下一个张居正!

    误打误撞让吴溥得了这个好事。

    傍晚时分吴溥归家,满面春风。

    家里酒菜满桌。

    笑眯眯的上桌,对吴与弼道:“与弼,你怎么知道为父有好事要庆祝?”

    吴与弼努努嘴,“黄昏哥哥说的。”

    吴溥笑了。

    举杯,“虽然正式的吏部文书还没下来,但陛下今日已经告知于我,这些时日他会组建一个叫内阁的部门,我将是第一届内阁成员之一,官职不会太高,大概是五到七品,但终究是升了,今日破例一次,黄昏可以饮酒,与弼不能。”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吴溥已经不再直呼朱棣两字。

    黄昏笑呵呵的,“吴叔叔,你这可不叫简单的高升,这是名垂千古的机会,别看如今内阁微小,他日必成中枢部门,其重要性不逊色于曾经的中书省。”

    朱元璋把中书省这个部门撤了。

    吴溥愣了下,“不至于罢?”

    但这是黄昏说的话,他又不得不认真斟酌——毕竟黄昏确实预知了方孝孺的死和朱棣的年号,他说出来的话,没准会成真。

    黄昏哈哈一乐,“内阁成员,还会有谢缙和胡广、杨荣等人,所以吴叔叔千万不要小看内阁,等几十年后我们再看结果。”

    朱棣手中的内阁,仅仅是秘书机构。

    朱高炽登基后,内阁就重要起来,成治、弘化年间,内阁甚至可以对抗皇权。

    如果活得够长,吴溥真有机会。

    没有机会,我难道不会创造机会?

    我也想进内阁。

    所以在对朱棣说内阁的组建时,黄昏并没有说如何杜绝内阁成员和宦官勾结——他还给自己留了后手,万一以后有机会进内阁,就可以和狗太监配合嘛。

    进不了内阁?

    告诉朱棣解决这个问题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