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也想进内阁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朱高炽和朱高煦两人如履深渊。

    朱棣敢不敢杀他俩?

    当然敢。

    死了朱高炽和朱高煦,还有个朱高燧。

    天家皇室的儿女亲情在那张龙椅面前,脆弱不堪一击,古往今来,死在天子手上的皇子数不胜数。

    朱棣的目光从黄昏身上收回来。

    看也不看两个儿子,对狗儿太监道:“传朕旨意,着令朱高煦去往开平驻防边境,明晨出发,不得半点延误!”

    犹豫了下,终究还是有些温情,让朱高炽去驻守边疆,就他那身体,只怕再也回不了应天城,冷声道:“朱高炽府中闭门思过,锦衣卫严加看管,非朕旨意,不得出府,亦不得接见任何臣工。”

    最后一句是废话。

    如今朱棣登基,谁敢光天化日的去拜访朱高炽,这不摆明了往朱棣的枪口上撞吗。

    旨意一出,朱高煦浑身冷汗脸色刷白,朱高炽甚至站立不稳,坐倒在地。

    一个驻守边疆。

    一个软禁。

    这处罚之重,其中的意味令人不寒而栗。

    两人也不敢求饶。

    此刻父皇正在盛怒之下,再求饶的话,只会让父皇越发愤怒——这种求情的事,还是得交给拥趸去办比较妥当。

    然而朱棣刚登基,心腹臣子并不多。

    张玉、朱能倒是敢。

    但现在分封他们的旨意还没下来,这两人也不会冒着得罪朱棣的危险去为朱高煦和朱高炽求情。

    已成定局。

    朱棣冷哼一声,“还不滚回去,要朕请你们吃晚膳吗?”

    朱高煦行退礼而出。

    朱高炽想爬起来……然而他太胖了,几次都没能起来,朱棣又没有旨意,旁边的两个太监不敢去扶,深怕朱棣一怒之下把他俩喀嚓了。

    朱棣看在眼里,越发厌恶的同时又有些可怜。

    终究是亲生儿子。

    叹了口气,瞪着两个太监,不怒自威,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拍,“眼睛瞎吗?”

    被贬斥的皇子就不是殿下了?!

    两个太监慌不迭扶起朱高炽退去。

    朱棣挥挥手。

    纪纲放下托盘,和狗儿太监一起退下,黄昏见状,也准备悄无声息的行退礼,打算跟着这位大明集团未来的公司总部纪检委员、安保经理一起溜出去。

    朱棣头也不回,“朕让你走了吗?”

    黄昏僵住。

    我擦……

    老子也要被无辜牵连吗。

    只能继续呆着。

    朱棣沉默着,暂时没有理睬黄昏,黄昏也陷入沉思之中,御书房内一片安静。

    许久,朱棣才道:“你怎么看?”

    黄昏心里苦啊……

    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在历史范围了,我用什么看?

    话说回来,朱高煦在建文四年靖难成功之后去开平驻防,这是历史事件,但朱高炽被软禁,建文四年并没有这件事。

    属于自己这个穿越者带来的蝴蝶效应。

    沉吟半晌,道:“陛下,草民就说一句,草民确实见过二殿下,但真没见过大殿下,至于两位殿下送的东西,草民也确实不知情,吴溥也不是这种人。”

    除了砚台和玉佩,那两叠宝钞根本就不值钱。

    朱棣冷哼一声,“朕知道。”

    要不然朱高煦和朱高炽都被重罚,你还能平安站在这里?

    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黄昏无语。

    感情朱棣这货是趁机敲打朱高炽和朱高煦兄弟俩。

    朱棣毫无情绪的道:“这兄弟俩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如此明目长大的拉拢你,更不会送出一眼就能判断来路的贵重财物给你,这件事幕后主谋另有其人。”

    朱棣阴狠的盯着黄昏,“朕要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朱棣一字一句的道:“朱允炆在应天城是否还留有力量,这股力量能否威胁到朕的——”顿了一下,改了用辞,“能否威胁到大明江山的安稳?”

    黄昏一惊。

    终于明白朱棣今日的意图了。

    朱棣怀疑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是建文帝的残余势力,此举若是得逞,不仅解决掉朱棣靖难的两大功臣,甚至能将储君之争提前牵动,到时候若是乱了……

    建文帝趁机东山再起,天下指日可待。

    朱棣在借这个事敲打朱高煦和朱高炽两兄弟之余,逼迫自己说出一些未来的事。

    自己若是不说……

    走不出紫禁城!

    深思熟虑了许久,才道:“陛下已经旨意传告天下,建文帝死于奉天殿自焚之大火,如今天下皆已是陛下囊中之物,何惧区区余孽?”

    朱棣冷哼一声,“回答朕!”

    拒绝被忽悠。

    黄昏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道:“草民只能说一件事,未来的几十年里,大明天下将在永乐那张大旗下,成长为四海来朝的大明帝国,开创一个辉煌的盛世!”

    没办法了,保命要紧。

    朱棣眼睛一亮,“你可知欺君的后果?”

    黄昏心一横,脑子有些发热,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胆道:“若有虚假,陛下诛我十族又何妨!”

    这话……

    很狂。

    但这句话又很妙。

    在朱棣眼中,黄昏作为一个有预知能力的穿越者,肯定能预知到关于他自己的事情,敢明目长胆的为方孝孺鸣不平而不怕被杀,那就说明黄昏知道自己不会因此而死。

    现在连诛十族的话都敢说,更证明其所言之辞的真实性。

    朱棣面无表情,心中却长出了口气,想了想,“今日之事莫要外泄,朕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暗中布局,胆敢将我父子三人戏弄于股掌之间!”

    黄昏心思电转。

    这件事朱高煦和朱高炽都受到了重创,谁受益?

    朱高燧啊!

    可那家伙在历史上就是个弱鸡,跟在朱高煦屁股后面摇旗呐喊助威,根本没折腾出这么大的浪花来,他若是有这本事,永乐时代的储君之争会更残酷。

    朱棣先入为主,已经认定是建文余孽在挑拨,有些疲倦的道:“内阁之事,朕还要思虑一番,你之建言颇有道理,朕赏罚分明……这样罢,依了你的意思,届时内阁组建,吴溥可据一位。”

    黄昏啊了一声。

    吴溥这就要进内阁了?

    这天大的好事……竟然因为自己一句话?

    旋即笑容灿烂,“陛下啊,您看草民怎么样,虽然草民还没功名,但将来科举考个进士还是易如反掌,要不让草民也去内阁溜达一圈?”

    我也想进内阁啊。

    有狗儿公公这个卧底帮忙传递折子和批条,老子进了内阁,岂非要只手遮天?

    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

    朱棣冷哼一声,“你给朕滚回去好好读书,就你那被水溺坏了的脑子,如今还在学蒙学,连吴与弼尚且不如,还想高中?”

    黄昏出了一身冷汗。

    我擦……

    感情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在朱棣的监视下。

    好卑鄙的永乐!

    ——————

    PS: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