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内阁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吴溥回家一看,有点懵。

    家里怎么莫名其妙多了十五石大米,十五匹绢布,拉住儿子一问,听说是朱棣赏赐下来的,就因为黄昏给徐皇后献上了那什么香皂。

    吴溥不可思议。

    做香皂的成本低得可怜,竟然换了这么大一堆东西回来。

    看见扛着五匹绢布嘿哧嘿哧进门的黄昏,吴溥识趣的没有追问,这小子满面春光,不知道又有什么好事。

    心中打定主意,以后黄昏要做什么,自己支持就完事了。

    这一夜,应天城颇为安宁。

    朱棣批改折子到深夜,累成狗后认真思索黄昏的建议,确实应该把这些琐碎事分派给有识之士,老子夺江山不是来当苦力的!

    徐妙锦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对爱情的憧憬。

    二十二岁的大闺女,已到思春年龄。

    黄昏读书之余,开始策划如何批量生产香皂,又不断回想掌握的知识,如何在制造香皂的同时,利用原材料制造沐浴露。

    还有人也没闲着。

    踏月夜行,悄然潜入吴溥家。

    第二日一大早,几封关于吴溥和黄昏的折子送递到朱棣的御书桌上。

    朱棣看过,留中不发。

    午饭后小憩一阵醒来,唤来狗儿,道:“你去把老大和老二喊过来,再着人去平康坊宣黄昏觐见,通知纪纲,待黄昏离开平康坊后即刻封锁吴溥家,搜索每一个角落,所有可疑之物皆送过来!”

    朱棣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狗太监急忙去办。

    没过多久,朱高煦意气风华的来到御书房,见礼之时发现父亲朱棣脸色阴沉,心里暗叫不好,难道朱高炽那废物下手为强了?

    没过多久,朱高炽到来。

    朱高炽是真胖。

    尽管没走多远的路,且身旁左右各有太监搀扶,依然出了一身的大汗,见礼之后,也惴惴不安的望了一眼朱高煦。

    两人一头雾水。

    都以为是对面先下手,导致父皇如此态度。

    平日里父皇对两人态度极好,尤其是朱高炽,因为身体缘故,久站极累,朱棣总会叫人赐座,今日却毫无赐座的意思。

    朱棣不着痕迹的看着两个儿子,不得不说,二儿子英明神武极类自己,目光落在大儿子那臃肿身躯上,朱棣没来由的有些厌恶,甚至一度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可事实却是如此。

    朱棣从来不怀疑皇后的忠诚,怪只怪大儿子小时候得过的那场病。

    又不得不承认,两个儿子在靖难中表现都不错。

    朱高炽守住了北平。

    朱高煦救朱棣于危难之中。

    但是今天……

    朱棣深呼吸一口气,老子还年轻得很,这才刚登基多久,屁股在龙椅上都还没坐热乎,你们就急不可耐了么!

    没有立即发作。

    继续低着头批阅折子,御书房里一片死寂,只有朱豪在纸上划过的沙沙声。

    却更添死寂。

    朱高炽和朱高煦心里越发惴惴。

    未几,狗儿跑进书房,轻声道:“万岁爷,黄昏已在外侯见。”

    朱棣头也不抬,“宣。”

    这一幕落在朱高炽和朱高煦眼里,心中都打了个咯噔,都接触过黄昏,要说对黄昏的预知能力没点想法,那是骗鬼。

    脸上挂着两个大写“懵逼”的黄昏进来后见礼,他是真没料到,这才多久,怎么朱棣又要见自己,而且来时路上,狗太监的心腹好心暗示:陛下心情不好,小心着些。

    香皂的贿赂还是有效果的。

    朱棣也没免礼。

    直视黄昏,问道:“你昨日说组建个类似司礼监的机构,深谙朕之初衷,你倒是说说看,这个机构如何组建,将具有何种功能。”

    朱棣想放权。

    但又不愿意放权过多,天子的瘾才刚上来,没过足。

    黄昏恍然。

    感情是因为内阁的事情啊。

    这个不难。

    轻声道:“大明疆域千万里,黎民兆亿,鸡鸭牛狗的州县事务琐碎无比,乃至于州县官吏的升迁考核,或是小型民生水利事宜,若事事皆由陛下定断,那陛下哪还有时间去安定大明四疆扫荡蒙元余孽,又如何有时间去开疆拓土,打造一个举世无敌四方来朝的大明帝国?”

    朱棣眉眼一挑。

    虽然今日很怒,但确实喜欢黄昏这一番说辞,他是老子肚子里的蛔虫?

    话说……

    大明帝国这个称呼让人感觉浑身舒爽!

    嗯了一声,道:“所以呢?”

    黄昏深呼吸一口气,“所以,组建一个内阁,为陛下分忧便是当务之急。”

    “内阁?”

    朱棣暗暗点头,想不到黄昏连这个机构的名字都想好了。

    黄昏大胆的抬起头直视朱棣,眼角余光瞥见了朱高煦,还有一个臃肿的青年,估摸着是朱高炽,此时无暇他顾,沉稳的说道:“不错,就是内阁。陛下可能要问了,何谓内阁,在草民思绪里,内阁就是一个咨询机构,可议政而不能决政。陛下可还记得洪武二十年左右,太祖置文华殿大学士,征耆儒鲍恂、余诠、张长年等人担任,以辅导懿文太子,品秩皆为正五品,其主要权力只是顾问?”

    朱棣对这事记忆犹新。

    点点头,“继续说,朕听着。”

    黄昏继续道:“正是这件事给了草民启迪,陛下可效太祖之法,选数位有才之士,赐其大学士。但这些入内阁者须从编、检、讲读官署中选拔,且不得置官属,不得专制诸司,诸司奏事,亦不得相互关白。如此,决政之权依然在陛下手中。”

    关白,就是陈述、禀告之意。

    朱棣陷入沉思。

    不得不说,黄昏关于内阁的解释很符合他的心意。

    议政而不决政。

    这能保证天子的绝对权力。

    内阁成员官职不高,且只有议政功能,职权上只能算一个顾问机构,不能干涉到三司和六部,更无法达到中书省和宰相的地位。

    内阁,只是一个减轻自己工作量的秘书机构,而不是权力机构。

    可行。

    至于人选么……

    朱棣嘴角噙起一抹阴沉的笑意,问黄昏,“那你觉得第一届内阁成员可由哪些人来担任。”

    有杀气!

    黄昏心里想起了狗太监对自己的提醒。

    朱棣不是心情不好。

    而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