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小色胚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徐府的门子看见黄昏来了,立即笑着请进去。

    又殷勤的帮忙扛绢布。

    黄昏甚爽。

    这就是万恶的封建社会,人呐,只要有了地位有了名声,瞬间就能成为人上人,还有机会和国民女神双宿双飞,甚至还能再讨几个妾室。

    老实说,黄昏有点享受。

    竞争压力小。

    反正穿越者就我一个,发育贼快。

    徐妙锦看见不请自来的黄昏,哭笑不得的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你又来干什么啊,都快饭点了,来蹭吃蹭喝?”

    这种感觉……

    像极了乡下时候,村上出了个美貌姑娘,然后村里的小流氓隔三差五的去姑娘家献殷勤,恨不得踏破门槛。

    当然,徐府的门槛是踏不破的。

    太尼玛高大了。

    仅仅是门槛,都齐膝盖上了,高门大户就是这么来的。

    一旁的小丫鬟捂嘴直笑。

    换作一般读书人,大概脸皮要被怼成驴屁股。

    黄昏是谁?

    一个敢在高中时期写三十多封情书,且每一封情书对象都不一样的厚脸皮人——基本上看见一个好看的女孩,不管是学姐还是学妹,都要写一封情书。

    广撒网。

    当然,一个没成。

    在他那群狐朋狗友各种宾馆享受青春的时候,他只能孤独的在台球室大杀四方。

    这货没恒心,情商也还没锻炼出来。

    一般对面姑娘矜持着回一封信说我们可以先做朋友啊,如此明显的暗示,这货竟然会觉得没戏,果断换下一张网,加上后来QQ流行,这货就在网吧里和对面的小姑娘聊些“你是谁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多大啊”、“你家在哪里啊”……

    能聊一夜。

    再后来《传奇》盛行,黄昏就彻底沉沦了。

    好在高四悬崖勒马。

    闻言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作为一个有良心的生产商,我必须要对自己的产品负责啊,今天是来给锦姐姐做售后服务的,况且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创业者,我要时刻告诉风投老板公司的财务状况,今天也是来给锦姐姐分红的。”

    徐妙锦:“???”

    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黄昏都胡言乱语说什么。

    完全不懂。

    黄昏呵呵笑着说:“我是来咨询下你,香皂使用效果如何,有没有不适应,有没有什么过敏反应,又或者是有没有什么缺陷。”

    徐妙锦沉吟半晌,“没有。”

    确实没有。

    用了两日,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只要不出汗,香皂的香味能在身上弥留一两个时辰之久,且肌肤一直水润如蜜桃。

    光滑得很。

    昨夜沐浴时,水滴流过肌肤,竟然没有留下痕迹。

    当然,天赋很重要。

    徐妙锦的肌肤本来就晶莹如玉滑腻如油,你若是换个农村妇女来,断然不可能有这种效果。

    徐妙锦又看着放在一旁的绢布,不解,“我姐赏的?”

    姐姐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怎么着也该是高端丝绸和西域进贡的毛毯才对,怎的用这种绢布,倒不是说这个绢布质量不好,也是上等货色。

    只是比起丝绸和西域毛毯,还是差得有点远。

    黄昏摇头,“陛下。”

    徐妙锦呵呵。

    表示讽刺。

    堂堂大明天子,竟然如此小气,果然比不了建文帝。

    叹了口气,语气无奈,神情却极为捉狭和狡黠,又透着一丝小女儿的娇俏得意,“唉,你命真好,天子赏赐绢布呢,同样是供上香皂,皇后今天就只赏了我三十匹丝绸,十张波斯地毯,以及五瓶葡萄酒,还有几个和田玉材质的小佩饰而已。”

    黄昏:“……”

    而已……

    就欲拍案而起,老子不干了,同样的事情,凭啥你得到的都是高端的,我就一些绢布和米,这特么待遇也太天差地壤之别了。

    徐妙锦特享受黄昏这种反应。

    笑呵呵的。

    黄昏被徐妙锦这笑容勾得魂都飞了,得了,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那些丝绸啊毛毯啊葡萄酒啊,迟早我都能享受到。

    也笑着说,“那这五匹绢布我带回去了?”

    还分什么红。

    徐妙锦嗯了一声,“带回去吧,我一般不用绢布,丝绸的都穿不过来呢。”

    黄昏:“……”

    起身,“那我回了,对了,把你手伸出来。”

    徐妙锦警惕的道:“干嘛。”

    干……吗?

    黄昏心里一漾,我倒是想啊。

    笑道:“我看看香皂的使用效果,确定你是否适合这一款,再根据你肌肤的油碱特性,在下次制作香皂时,有针对性的选择材料。”

    徐妙锦不疑有他,“还能做得更好?”

    本能的把手伸到黄昏面前。

    在封建时代,这个举动已经很大胆很开放。

    在她想来,男女有别,且黄昏是黄观的侄儿,正儿八经的读书人,骨子里应该恪守儒家非礼勿观非礼勿视的圣贤之训。

    最多也就看看。

    然而她低估黄昏了。

    这货一看,哟,这小手真白,这小手真细腻,纤纤细手白嫩若葱。

    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

    好软。

    好嫩。

    好凉。

    这种感觉是黄昏很少有过的。

    什么叫尤物?

    这就是了。

    一副正经模样,用另一只手在手心手背摩挲,装模作样的道:“嗯,效果还可以,这一次制造的香皂本身偏油性多一些,可以推断出你的肌肤偏碱性,可以继续用……以后洗衣服洗碗记得戴手套,不过没关系,我会制作洗手液、洗碗液的……”

    这货开始不走心的乱说了。

    徐妙锦一脸黑线。

    七窍冒烟。

    一旁的小丫鬟不停的咳嗽,咳得腰都弯了,黄昏依然没有松开的意思。

    徐妙锦忍无可忍,问道:“安逸嘛?”

    黄昏想都不想,“安逸。”

    “够了吗?”

    “不够,这哪摸得——锦姐姐你这是作甚,是瞧不起我么,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在做售后服务,绝无半点非分之想,你且歇着,我先回了,快到夜禁时间了。”

    黄昏猛然察觉到徐妙锦杀人的眼光,急忙送开手,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然后扛起绢布撒腿就跑。

    徐妙锦信了他的邪!

    目送黄昏跑掉后,恨得牙痒痒的。

    脸蛋儿滚烫的很。

    小丫鬟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自以为贴心的提醒,“小姐,要不要去洗个冷水脸?”

    脸都红成彩霞啦。

    徐妙锦大羞,羞恼成怒,“绯春你个死丫头,还不去收衣服。”

    无辜遭殃的小丫鬟绯春怏怏着去了。

    心里暗暗嘀咕。

    小姐你这样子,可一点也不良家淑女啊,被黄昏那登徒子摸了手,正常反应不是应该给一巴掌,然后赶紧去洗手么?

    徐妙锦一溜烟跑去洗了手,恨不得把手上的皮搓下来一层,回到闺房后扑到被子上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芳心凌乱,恼怒的很。

    小色胚!

    怎的就上了你的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