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娶妻当娶徐妙锦。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内阁制度好不好?

    从历史结论来看,好坏参半,既导致了宦官参政大臣专权,又有杨廷和这种以内阁辅助明武宗朱厚照而保天下平和的好事。

    永乐朝以后,内阁权力加强,从中晚明的历史可以看出,只要内阁中人才济济,皇帝不能再胡来,即使皇帝不上朝理政,国家机器也能依靠一班大臣和一整套政务流程维持正常运转。

    说到底,内阁其实就和中书省加宰相的集合体,是天子分下来的权力。

    内阁权力来自天子。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君王专制。

    就大明目前的局势而看,内阁制度利大于弊。

    黄昏知道内阁的弊端在何处,可以针对这个弊端,在设立之初制定规矩压制,则有可能摆脱宦官专权等后患。

    朱棣眼睛一亮。

    佯怒道:“要你多嘴,朕早有此意,速去!”

    黄昏撇撇嘴。

    你个死钢铁直男,真特么的死要面子。

    要不是老子今天提及,你朱棣有个屁的此意,大概还要累死累活好几个月,才能把内阁折腾出来,得了,这货就这样。

    反正主意给他提出来了,怎么着也该有点印象分。

    刚到家没多久,狗儿太监就带着一堆人来到,说陛下赏赐的东西到了,又压低声音说,“昏哥儿,陛下后来又说了,多赐十匹绢布十石米。”

    明朝时候,称呼小年轻一般是小哥、哥儿,偶尔也会以宋朝的小官人称呼。

    黄昏大乐。

    暗道朱棣这货还不错,嘴上倔强,内心深处还是承认自己功劳的嘛。

    有些为难的道:“狗公公,你看陛下也没赏赐宝钞什么的,绢布和米这些你也没法拿回宫,要不先赊着,下次陛下有赏赐了我一并给你?”

    狗儿心里腹诽。

    昏哥儿,说话的时候诚恳点行么,看你这神情,一点也不想分一口汤给咱家喝啊。

    想是这么想,可就算黄昏给他也不敢要。

    打了个哈哈走了。

    没拒绝,也没接受,留有余地。

    大家都是读书人。

    彼此懂就行了。

    黄昏也暗乐,这狗太监是个妙人儿啊,不错不错,以后少不了要和他打交道,毕竟这货是大明集团的总裁助理。

    以后忽悠朱棣总裁风险投资,还少不了要和这位狗儿助理打交道。

    心中一动,急忙把吴与弼喊到身边,低声交待了几句。

    出门追上狗太监。

    狗儿讶然不解,“昏哥儿还有事?”

    黄昏笑眯眯的说单独聊两句。

    狗儿看了看同行的其他宫中之人,那些人倒很是识趣,毕竟现在大家都知道,狗儿未来很可能会成为司礼监的秉笔太监。

    前途无量。

    黄昏从追上来的吴与弼手中拿过一个小篮子,里面放了几个鸡蛋,递给狗太监,“没啥好东西,送点鸡蛋给狗公公。”

    说完眨了眨眼。

    狗儿恍然,知道黄昏这是要避嫌,暗暗好笑,几个鸡蛋么……

    黄昏压低声音,“狗公公啊,你在宫中也有对食吧,这东西你用浪费了,给对食相好的用,但要谨慎着些,被发现了很可能是个死罪,须知现在整个天下只有四块,一块在皇后娘娘手上,一块在徐妙锦那里,一块在我家,一块在这里。就是皇后娘娘想要,也得等一两个月了。”

    狗儿眼尖,看见鸡蛋之中有个异常的东西。

    心中一惊。

    难道……

    这是黄昏昨日供送给皇后娘娘称之为香皂的东西。

    这可是个豪华大礼包。

    而且烫手。

    他本想推辞拒绝,毕竟今日万岁爷已经说了,以后香皂是皇家采供,只有后宫嫔妃才能使用,自己哪敢给相好的用。

    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死法。

    转念一想。

    这个人情可以有,对食相好的不能用,自己可以把它献给陛下啊。

    “咱家就谢过昏哥儿了。”

    这礼物收的一点也不轻松,意味着今后自己得帮这小哥儿在陛下面前美言,无形之中两人形成了“深厚”的友谊。

    狗儿大笑离去。

    回到乾清殿,狗儿没敢隐瞒,如实送到朱棣的御书桌上,轻声道:“万岁爷,这是黄昏送给小奴的香皂,小奴不敢擅留,请万岁爷收下,听那黄昏说,如今天下只有四块,用完想再买,等一两月后才有,小奴寻思着可以给娘娘备用。”

    朱棣点点头。

    倒是不错,妙心用完了,自己拿这一块给她当礼物,也能哄她高兴。

    问狗儿黄昏当时怎么说的。

    狗儿重复了一遍。

    朱棣先是愣了下,旋即开心大笑。

    这小子……

    就是个人精!

    表面上看,是在贿赂朕身边的太监,实际上看,他是在贿赂天子,要不然也不会着重强调死罪来吓唬狗儿,目的就是通过狗儿的手送到自己这里,再经由自己的手给妙心。

    兜兜转转。

    狗儿赚了自己的人情。

    自己赚了妙心的心情。

    而黄昏既赚了狗儿的人情,又赚了自己的人情。

    他才是大赢家。

    得了,这小子就算不是个可以预知的神棍,也会是个深谙人心的臣子,今后确实可以重用,话说,要不按照他的提议,组个顾问机构,把这小子丢进去?

    转念一想。

    这小子太精怪,且流于言表,若是太早春风得意,极易养出锐气,成为一柄双刃剑,目前尚是一块璞石,还要再打磨一番将之雕琢成玉。

    不能让他太早上青云。

    先继续压着。

    让他去参加科举罢,考得过最好,考不过也能打压一下他的自大气焰,再破格录用,倒叫他知晓,我朱棣一念可以让他一生富贵,也能一念让他永坠深渊。

    黄昏哪里知道,因为这件事他都差点进了内阁。

    他忙着呐。

    米和布都有了,吴溥又发了薪俸,肉也买得起,短期内温饱无忧,等几日再重启香皂的制造,和徐皇后达成采购协议后,钱就源源不断。

    一块香皂一两白银,啧啧,怕不是要一夜暴富。

    然后制造沐浴露,再整个润肤水。

    用这两样取代香皂作为皇家用度,经过后宫这一段时日的酝酿,香皂的市场大概也就成熟了,到时候再民间大肆出售……

    这不是一夜暴富了,是要走上人生巅峰啊。

    有道是饱暖思**。

    黄昏心理上是个八零后的成熟男人,肉体是十六岁的少年,炽热着呐。

    兴冲冲的扛了五匹绢布,直奔徐府。

    要和朱棣抢老婆,一刻都不能耽搁。

    刘裕说,娶妻当娶阴丽华。

    黄昏说,娶妻当娶徐妙锦。